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家有鲜妻

作者:桂仁 | 灵异恐怖

收藏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大户人家规矩多,愁煞换魂杀猪女。大字只识那几个,小姐规矩不不懂得。娘家婆家皆黑心,相公但是纨绔子。狐朋狗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顽劣货。发出警告你们——别惹我!小蜻蜓也不是以前那朵池中荷,谁若让我不不好过,亮出自己杀猪刀,管你是谁一样剁!不舍得一身剐,敢把这大宅门里各路人马通通拿到!(本书为《冲囍》姊妹篇,宅斗,轻喜剧。)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张蜻蜓也没被人嫌弃巧云脸上的胎记,打定主意要她留下的,但巧云却并也没整体表现出任何的欣慰洋洋得意,或者对她的感恩戴德,而已冲张蜻蜓正正经常的行了一礼,便仍然退向了队伍里。银子低声作出解释,“姑娘您这儿定了,我们五姨奶奶自然而然也没要说,而已还得送去给夫人瞅瞅,才能作银子小声解释,“姑娘您这儿定了,我们五姨奶奶自然没有话说,只是还得送去给夫人瞧瞧,才能作数的。要不,您再挑一个预备着?”。...

    张蜻蜓没有嫌弃巧云脸上的胎记,决意要她留下,但巧云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欣喜得意,或是对她的感恩戴德,只是冲张蜻蜓正正常常的行了一礼,便仍旧退到了队伍里。

    银子小声解释,“姑娘您这儿定了,我们五姨奶奶自然没有话说,只是还得送去给夫人瞧瞧,才能作数的。要不,您再挑一个预备着?”

    嘁!张蜻蜓差点就当着众人的面嗤之以鼻了。既是如此,还让她来选个屁呀?

    到底忍不住刺了一句,“你们既是按着母亲大人的吩咐把人领来的,她若是不同意,那可不逗人玩么?我倒是无所谓,不过看几眼的工夫。只是可怜这些丫头们,平白折腾一场。你去母亲那儿,替我请个安。就说我相中这丫头了,她要是觉得不好,就看她喜欢谁,爱指谁过来就是谁吧!”

    张蜻蜓欲待拂袖而去,银子却忙不迭地补了一句,“姑娘,我们姨奶奶请您有空的时候过去坐坐。有些您嫁妆上的事情,要跟您商量一声。”

    行啊!张蜻蜓闲着也是闲着,“那我现在过去方便么?”

    “瞧您说的!”银子很是殷勤,“姑娘您只要有空,随时欢迎!我们姨奶奶就是再忙,也得先把您的事放在头一位!”

    张蜻蜓嘿嘿一笑,不置可否。冯嬷嬷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登来必有所求。那五姨娘是看上自己什么了?且会会她去!

    掬芳斋内,胡姨娘其实也不忙,明义上说是她管家,实际上却不过是林夫人的传声筒而已。不过,她也看准了一条路子,想要把手插进去。只这桩事,还得让人帮忙搭个台,她才好唱戏。

    “三姑娘来了?那些小丫鬟可有中意的?原本我的意思是让他们在外头买几个出挑的进来,可处处都跟我抱怨,说节下使费大,哪里都匀不开。姑娘若是相不中,也只好先拣一两个回去打杂,等秋后家里宽裕了,再给你换好的也不迟。你看可使得么?”

    胡姨娘这一番话,张蜻蜓现在经过学习,也能听出些言下之意了,知道她不想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因此事多生事端,便笑回道,“姨娘说得很是。可纵然家生子们粗笨一些,毕竟靠得住。我那儿其实也不过是缺些干活的丫头,要那些好门脸的干什么?倒是本分的更好。也不用换了,家里既有人,免得又破费!”

    胡姨娘听完很是满意,挥手让丫头们都出去了,才小声道,“其实这也不是想委屈姑娘,咱们说句推心置腹的话,姑娘身边的人都是要带出去的。太扎眼了虽然体面,但也有扎眼的坏处在里面。”

    张蜻蜓知道她指的是纳妾收房等事,“还是姨娘顾虑得周全,我竟没有想到这一层。”

    胡姨娘正好有话可接,“虽然老爷和夫人都在,但毕竟周姨娘不在,没个亲娘在身边的孩子总是难的。唉!若是她能亲眼看到姑娘出阁……”

    她语带哽咽,瞬间泪珠就在眼眶里开始打转了,却硬撑着不掉下来,就等着人来劝。

    “人都走了这么这多年了,姨娘也别再提了。”张蜻蜓没她好本事,实在是哭不出来,赶紧把话题岔开。

    “是我不该提起姑娘的伤心事!”胡姨娘瞬间就把眼泪收了回去,作一副掏心挖肺状,“我虽人微言轻,但能帮姑娘的,一定帮忙。”

    她故作神秘的掏出份单子,“姑娘你瞧,这也不是我说,夫人在这事上面,实在有些过分了!”

    糟糕!张大姑娘有点犯窘,她不识字啊!

    接都没接就先叹气,找句话搪塞着,“不用看,我也知道我跟二姐不能比,可是争又有什么用?谁叫她是当家的!”

    幸喜胡姨娘倒没有多心,直接将那单子撂桌上了,替张蜻蜓抱不平,“我就不服这口气!若是大姑奶奶,那也倒罢了。毕竟她当年嫁的不过是个穷书生,虽然是个探花,毕竟门楣有限。但姑娘你就不一样了,潘老爷好歹是一品大员,就算是武官之家,怎么也不能比二姑奶奶差太远的不是?说起来,二姑奶奶家的老爷也才三品呢!不过拖赖着祖上的名声,挣下一个国公的名头。不过也就能袭三代,到了二姑爷这代就没了。还不如潘老爷,说不定过几年挣个国公,那可正旺着你们呢!”

    她噼里啪啦说这么多,张蜻蜓消化得还有点困难。不过有一点她却是知道的,“就算是潘老爷挣回国公来,那也是该大哥袭的,可轮不到别人头上。”

    胡姨娘一哽,却随即又道,“就算是潘家大少爷袭了职,但他那么疼爱弟弟,还能不照顾着你们?再有,你们身后还有谢家呢!这陈郡谢氏可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虽然谢老爷从兵部尚书的位置退下来了,但你们几个舅爷都还在朝中,哪里还用担心往后的功名?”

    这些消息倒是张蜻蜓没有听说过的,不免要费神琢磨一番。她当然知道冯嬷嬷不会将潘家的消息那么详尽的告诉她,只别人倒无所谓了,这潘云豹却不能不打听打听。

    “只听说潘二少爷很是不争气,纵是有家人扶持,想来也难以成材吧?”

    胡姨娘少不得只好耐心的解释,“其实潘二少爷虽然有些名声在外,却不是很差。不过是年少任性,有些脾气而已。听说他在京城那些公子哥之中人缘却是极好!象武烈侯、昌平王,还有好些王侯家的子弟全是他的好友呢!”

    哟!还挺会拉帮结派的,该不会是些狐朋狗友吧?那些名字张蜻蜓一个没记住,只心里有个数,且看胡姨娘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所以啊,夫人这嫁妆委实有些寒酸了!尤其是这些衣裳布匹,和二姑娘那时根本就不能比!还说什么针线上的人手少,不够使,这种大事怎么能耽误呢?”

    胡姨娘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我就很看不惯针线房那边磨磨蹭蹭的样儿,一个正经管事的都没有,看着就让人生气!前儿你屋里的绿枝来打听节下的新衣裳,我都没好意思说。你说这大节下的,别的倒没什么,连件新衣裳也不给,这就太过分了!若说咱们倒也罢了,只姑娘可是娇客,又快出阁了,还这么着,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你要真替我抱不平,怎么不找她去,跟我有什么说头?

    张蜻蜓长叹一声,“我知道姨娘疼我,只这可怎么办呢?历来都是如此,象姨娘所说,横竖在家还能过几个节呢,就这么着吧!”

    胡姨娘没想到费这么多的唇舌,张蜻蜓还是不上套,不由得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她一心想谋的就是针线房的管事之职,这个表面上看起来事不大,但全府上上下下几百口子加起来,就很是吓人了。

    “不过嘛!”张蜻蜓忽然又补了一句,“姨娘,咱们在这儿说什么都没用,就是要说,也得在爹面前说去,您说是不是?”

    胡姨娘脸上一僵,莫非这丫头还想反过来让自己去当那只出头鸟?

    错!张蜻蜓另有个主意,“当然啦,爹也忙,拿这些小事去烦他也太不懂事了。不就是过个中秋么?咱们拣件干净衣裳去就行了,还显得节俭。您说,是不是?”

    胡姨娘长长的眼睫毛抖了两下,当即就明白过来了,和张蜻蜓对一对眼,笑得心领神会,“到底是三姑娘体恤人,可不是这个理儿?”

    张蜻蜓也不久留,“那我就先告辞了,对了姨娘,这个单子能让我带回去瞧瞧么?”

    她还惦记着自己的嫁妆呢!

    胡姨娘微怔,你在这看完不就得了,还非带回去做什么?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亲自送她到门口,“有空来坐啊!”

    张蜻蜓听得好笑,还真当我是来串门子的了。这大户人家是一个姓,可出了个门就不是一条心了。

    正要回去,却迎头撞见最不想撞见的人了。

    张大姑娘心中哀怨,今儿真是流年不利么,怎么会这么冤家路窄的?

    (PS:刚看到书评区里有人说不要写太长了,擦汗,偶这才开坑啊!难道大家都是追追怕鸟?呃……本文不会有那么长,偶会尽量更好的把握节奏,加快进度的。亲们表担心,放心来追吧!:P)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