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家有鲜妻

作者:桂仁 | 灵异恐怖

收藏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大户人家规矩多,愁煞换魂杀猪女。大字只识那几个,小姐规矩不不懂得。娘家婆家皆黑心,相公但是纨绔子。狐朋狗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顽劣货。发出警告你们——别惹我!小蜻蜓也不是以前那朵池中荷,谁若让我不不好过,亮出自己杀猪刀,管你是谁一样剁!不舍得一身剐,敢把这大宅门里各路人马通通拿到!(本书为《冲囍》姊妹篇,宅斗,轻喜剧。)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午饭时候,所以说错话始终良心焦躁的大张姑娘左思右想,让蕙心把那只卤好的鸡包上,“给三少爷送去!”这总该没做错了吧?人生病了了不就得吃些好的?可没想起,大张姑娘一片好心却依旧用错了地方。蕙心回去时除了这只烧鸡,袖里还多了两块饼,“三少爷的嬷嬷说可怜的丫头,自从上回犯了错之后,一直夹着尾巴做人,连一块饼也不敢偷吃。。...

    午饭时候,因为说错话一直良心不安的张大姑娘左思右想,让蕙心把那只卤好的鸡包上,“给三少爷送去!”

    这总该没做错了吧?人生病了不就得吃些好的?

    可没想到,张大姑娘一片好心却依旧用错了地方。蕙心回来时除了这只卤鸡,袖里还多了两块饼,“三少爷的嬷嬷说他病着,得忌口,不能吃鸡这样发物。三少爷说谢谢姑娘的好意了,改日有空,再来探望姑娘,这饼是他赏我的。”

    可怜的丫头,自从上回犯了错之后,一直夹着尾巴做人,连一块饼也不敢偷吃。

    张蜻蜓挥挥手,没好气的道,“自己吃吧!”

    却又继续生起闷气,怎么自己怎么做都不对?

    绿枝过来劝道,“姑娘,您可别恼三少爷。他那屋子离上房近,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立马那儿就能知道。纵是他有心想收下您的东西,可若没嬷嬷们发话,定是断然不敢的。况且他现在还要吃药,确实有些食材是跟药村相冲,不能随便吃的。您若是真想送些什么东西过去,不如我晚些时候过去打听打听,咱们再做了送去,岂不好些?”

    也只能这样了。张蜻蜓其实也不是恼章泰寅不收她的东西,是苦于自己的一番心意不被人接受,反让人觉得是恶意,这就让人非常憋屈了。

    不觉多问了几句,“那孩子到底是什么毛病?怎么瘦成这样?”

    绿枝叹息,“这是胎里作下的毛病,沈姨娘生他们时难产,还搭上一条性命。打小没了娘的孩子,总是难养活的。唉!当年还说她有旺夫益子之相,可到底过不去那个鬼门关。”

    周奶娘到底忍不住,等绿枝出去了,私下在张蜻蜓耳边嘀咕,“其实那两孩子生下来时也还好,只是渐渐养大了,就总说三少爷有病,成天竟是拿药焙着呢,越发弱了。但你看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四小姐,怎么就一点事没有?”她撇了撇嘴,“所以呀,那房里的事情咱们管不了,也不能管!”

    什么?张蜻蜓腾地火了,“你是说林夫人故意拿好人当坏人治?这也太缺德了!”

    周奶娘顿时慌了神,“我的好姑娘,你怎么就嚷嚷起来了?这事不过是我胡乱猜的,作不得准的!”

    见张蜻蜓还待追究,周奶娘急了,“难道你想害死奶娘么?那索性先拿个绳子给我自己吊死算了!”

    张蜻蜓闻言一下冷静了,是啊,若是自己一闹,首先就又是自己身边的人遭殃,那为了救人又搭些人进来,如何使得?

    再一琢磨,她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家里除了死去的沈姨娘,从来就没有姨娘能生出儿子的,难道全是林夫人在搞鬼?

    周奶娘低声密语,“这府里的事情有些咱们心里清楚就行了,可没有半句多话的份儿!姑娘,反正你都要出嫁了,能太太平平渡过这段日子就行了,还管那些闲事做什么?”

    张蜻蜓无法,只得暂时丢开手了,可心里到底有些过意不去。若是如此,那个小大人儿也太可怜了!

    午休过后,银子带着十几个丫头过来荷风轩了。上前给张蜻蜓见礼,嘴里跟抹了蜜似的,“我们姨奶奶问三姑娘好!这些丫头们全是按着夫人的吩咐,从家生子里选出来的。我们姨奶奶怕她选的您不中意,特送来给姑娘亲自过目。”

    她格外咬重了“夫人”二字,意思就是告诉张蜻蜓,五姨娘不过是个傀儡,从林夫人手里怎么进来,还怎么出去。要不然,一般这样的挑人都是由当家的选了就完事,很少直接送到姑娘面前,让她自个儿选的。

    周奶娘还想从外头挑人,那可是痴人说梦。反正就这些人了,你爱要不要!张蜻蜓留神细看,还当真没什么好货色。

    不是说一个人生得不美就不好,只是眼前这些丫头们,一个个双目闪躲,缩头缩脑,跟歪瓜裂枣似的。想来好的肯定早就分进各房当差去了,这些挑剩下的,连粗使都轮不上,现在搪塞到她这儿来,也就是为了应付了事。

    可张蜻蜓没有一棍子把人全部打死,手托着下巴想了想,“你们一个个说说,自己叫什么,多大了,都会干些什么。就从你开始吧!”

    她随手指了最左边的一个丫头,那丫头愣了愣,一下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道,“我……我叫春桃,我……五岁了!”

    旁人听得哄堂大笑,那丫头半天还没反应过来。

    兰心在那儿起哄,“你五岁长这么大个子?”

    那丫头脸烧得都快滴出血来,更加结结巴巴的不会说话了,“我……我……”眼见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笑什么?”张蜻蜓蓦地吼了一嗓子,把众人全都镇住了。

    就见三姑娘冷着脸训斥兰心,“不过是说错句话,有这么可乐的吗?这么喜欢笑,怎么不出去卖笑?”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吓得兰心当时就跪下了。

    张蜻蜓早想找机会敲打敲打这丫头了,她跟着冯嬷嬷学那治家之道可不是听着好玩的。有些事张蜻蜓虽然不会说,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兰心表面上看起来是忠心,但也可以说是怕吃苦,所以挨打之后立即就跟着她回来了。而蕙心碍于林夫人的淫威,不敢当时就走,其实这才是一个小丫头正常该有的反应。毕竟她不象周奶娘和绿枝,是铁定要跟着张蜻蜓的,所以那是绝对的死忠。

    而在这些天的相处之中,张蜻蜓更加认清楚了,兰心这丫头是绝对的干活在后,享受在前。成天又好搬弄口舌,闲话八卦,自然这样的丫头也有她的用处,但若是不警告警告她,让她飘飘然不知天高地厚起来,那迟早会给主子闯祸。

    张蜻蜓发完了火,再让那些小丫头们继续。在她的威势之下,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们更加紧张起来,说话更是磕磕巴巴,没几个流利的。

    要依张大姑娘原先的脾气,早一脚一个踹出去了!正快要耐不住性子,蓦地听到一个清脆干净的声音。

    “奴婢名叫巧云,今年十四。刺绣扎花,做饭洗衣都是在家里做惯的,只是不识字,也不懂什么规矩。”

    张蜻蜓来了点兴趣,“你站到前面来。”

    那姑娘方才她就留意到了,在众人皆笑的时候她没有笑,在自己吼得众人战战兢兢的时候,她也是始终低着头,没什么太过惊慌失措的样子。

    冯嬷嬷说过,可以那啥,从旁边来观察人,有时看得更准。那张蜻蜓对她的第一印象,那就是沉着稳重。

    小姑娘个儿不高,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穿一身寻常的蓝布衣裳,虽都有些泛白了,却是浆洗得干干净净,想是才上身,连一个褶儿都瞧不见。

    张蜻蜓颇有好感,“你把手伸出来瞧瞧。”

    小丫头把手伸了出来,正面反面都给张蜻蜓看了。她个子虽小,但一双手却生得骨节粗大,指间有茧,也不蓄指甲,洗得干净干净,是双干活人的手。

    “就是她吧!”张蜻蜓当即就定了,她这房里缺一个大丫头和一个小丫头,那个大丫头的缺她还不着急,这小丫头却可以先定下来。

    她倒比周奶娘想得开,虽然这也是家生子,但若是真正林夫人的心腹,断然不会派到她跟前来,必是没什么太大瓜葛的芝麻绿豆,所以她尽可以放心使用。

    银子见她定了这个丫头,倒是微一踌躇,“三姑娘,这丫头……”她也不多说,只是对那小丫头吩咐,“巧云,你且把头抬起来,给姑娘看看。”

    “是。”巧云乖巧的应了,把一直略低着的头抬了起来。

    咝,众人不觉倒吸口凉气。

    却见这姑娘左额太阳穴上,生了一块鲜红色鸡蛋大小的胎记。还斜斜的侵了一半到左眼皮上,虽然留了长长的刘海,也还是挡不住。本来好端端的一张小脸,硬是看着便有了几分骇人之意。

    银子赔笑,“三姑娘,要不您还是换一位吧!”

    “不用了!”张蜻蜓却立即拍了板,“又不是得了麻风病,不过是长了块胎记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大红色瞧着多喜庆!巧云是吧,你留下吧!”

    (二更鸟!求推荐,求收藏!还有名字,大家帮我想一想啊,丫头小姐们,快来客串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