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43章 生疑

    十八八岁的少年,满头一脸的鲜血,看出来狼狈不堪又可伶。“表哥伤了?”骆笙问。盛三郎摇摇头:“我没事儿。表妹,你……你怎么明白对方人不多?会会除了人躲在外面?”骆笙往庙门外望了几眼。庙门大开,外头是望将近头的雨帘,偏偏还没到响午却黑沉沉一片。“如“表哥受伤了?”骆笙问。。...

    十七八岁的少年,满头满脸的鲜血,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表哥受伤了?”骆笙问。

    盛三郎摇头:“我没事。表妹,你……你怎么知道对方人不多?会不会还有人躲在外面?”

    骆笙往庙门外望了一眼。

    庙门大开,外头是望不到头的雨帘,明明还没到晌午却黑沉沉一片。

    “如果对方人多,就没有必要躲在暗处下手了。”

    盛三郎微微松口气,却听骆笙转了语气:“不过这二人失手后会不会再有人来追杀,就难说了。”

    盛三郎气怒难耐:“没想到世道乱成这样,山匪一茬接一茬跟割韭菜似的!”

    他们才遇到打劫肘子的山匪多久啊,居然又遇到一批更凶的。

    以前在家中,他很羡慕那些能四海游历的人,万万没想到竟是冒着生命危险。

    骆笙垂眸盯着倒在不远处的尸体。

    那是两名歹人之一,是个平头正脸的年轻人。

    骆笙忽然对盛三郎福了福身子:“连累表哥了。”

    盛三郎慌忙避开:“表妹这是说的什么话。是咱们家没考虑周全,早知外头这么乱应该请上一队镖师,与表妹有什么关系。”

    骆笙摇头:“与我应该脱不开关系。”

    盛三郎一怔:“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骆笙沉声道:“这一次遇到的歹人应该是专门冲着我来的。”

    盛三郎大惊:“为什么?”

    骆笙再看伏在地上的尸体一眼,神情复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早就有些奇怪了。

    金沙虽然只是一个寻常县城,可管辖金沙的金陵府应有骆大都督的人驻扎。这些人对骆大都督身在金沙的一双子女即便不会日日留意,也该有所关注。

    她离开盛家回京,那些人得到消息就算不知道她伪造了骆大都督的信而没有露面,按说也会派人暗中保护。

    退一万步这些都没有,为何会有人追杀骆姑娘?

    骆笙一时想不明白,却知道想要顺利抵达京城恐怕困难重重。

    这一次对方只有两人,下一次呢?

    她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十分怕死。

    十分惜命的骆笙面上却依然镇定:“表哥,我们一起动手把咱们的人埋了吧。”

    盛三郎沉声应了。

    己方一共有四名护卫,如今只剩一人幸存,其余三人都成了冰冷尸体。

    一场暴雨使得泥土变得松软,几人一起动手挖了三个坑,让三名护卫得以入土为安。

    骆笙立在微微隆起的土包前,轻声道:“等我回到京城会派人来请出你们的遗骨送到金沙去,定让你们落叶归根。”

    盛三郎听了心情越发沉重,抬手想要拍一拍骆笙肩头,最后又悄悄放下:“表妹,你衣裳都湿透了,进庙里去吧。”

    几人重新回到庙里。

    那堆柴火还在烧着,血腥味依旧没有散。

    盛三郎瞄了倒在原地的两具尸体一眼,犹豫道:“要不把他们两个也埋了?”

    骆笙坐在火堆旁烤火,闻言冷冷道:“不埋,就让他们暴尸荒野。”

    盛三郎呆了呆。

    他其实在埋与不埋之间纠结的,没想到骆表妹这么干脆。

    红豆揉着腰啐了一口:“埋个屁!姑娘,要不要婢子看一看他们身上带了什么值钱玩意儿?”

    杀千刀的恶人踢得她现在还疼呢,这种坏人就该扒光了丢到外头去。

    盛三郎忍不住阻拦:“算了吧,扒死人衣裳不合适——”

    “是要看一看。”骆笙起身走过去,俯身掀起一具尸体衣摆。

    盛三郎神色一阵扭曲,干巴巴道:“表妹,你要是缺钱,我这里有——”

    红豆撇嘴:“我们姑娘不喜欢不劳而获。”

    看着神色专注检查尸体的骆笙,盛三郎抖了抖唇。

    求求骆表妹还是不劳而获吧!

    骆笙翻出一物,拿在手中细瞧。

    “姑娘,这是什么?”红豆把搜出来的细软塞进荷包,凑过来问。

    “一枚桃木制成的斧子挂件。”骆笙凝视着手中那枚长不过三寸的桃木斧,若有所思。

    盛三郎看了一眼道:“这没什么稀奇吧,这桃木斧子上连个字都没有。”

    “是没什么稀奇的。”骆笙走向另一具尸体,又仔细翻找起来。

    盛三郎:“……”

    不多时,骆笙又从第二具尸体怀中翻出一枚桃木符,同样是斧头形状。

    两枚桃木斧,样子别无二致,只在花纹上有些差别。

    佩戴平安符乃是时人风尚,这两枚桃木斧上一个字都没有,平时被人瞧见只会当作普通平安符。

    可在骆笙看来,在两具尸体上都发现了桃木斧就有些奇怪了。

    骆笙仔细把两枚桃木斧收了起来。

    见表妹与小丫鬟不逮着尸体猛翻了,盛三郎松口气,可随即心情又沉重起来:“表妹,你说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会不会很快又有歹人追来?”

    外头雷声阵阵,倾盆大雨几乎可以冲刷掉一切痕迹。

    骆笙收回视线:“照常理推测不会那么快。这二人身手出众,完成任务本不成问题,对方确定二人失手尚需一段时间。”

    盛三郎悬着的心暂时放下来:“这么说,咱们暂时是安全的。”

    “追杀的人早晚会来。”骆笙平静道。

    盛三郎已经不知道该把心放下还是提起来了,只能拍着胸脯道:“表妹放心,那些歹人想伤害你,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骆笙默了默,道:“我们等到了下一个城镇可以雇佣一队镖师,算好时间与路程,以后不在荒郊野外逗留。”

    这样是否能换来绝对的安全她不能保证,但眼下不能让跟着她的人先垮了精神。

    盛三郎尴尬眨了眨眼:“表妹说得对。”

    是他傻,表妹有的是钱,完全可以把整个镖局包下,为啥非要踩他的尸体呢。

    雨终于停了,因为少了三名护卫,盛三郎弃马不骑当上了车夫,一行人在天黑前总算赶到了下一个城镇。

    客栈伙计对几人的狼狈并不奇怪,赶路遇上这么大的雨,不狼狈才奇怪呢。

    “几位客官里面请,咱们有准备好的热水。”

    哎呀,被丫鬟扶着的小娘子看着那么娇弱,可别病了才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