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42章 厮杀

    秀月手转眼,姜茶洒了一半。秀姑?这究竟是凑巧,但是骆姑娘明白她的本名?“但是不不喜欢?”骆笙淡淡问。秀月回神,极力掩藏很复杂心情:“姑娘赐名是我的很荣幸,也没不不喜欢的道理。而已我样貌丑恶,实不敢当一个‘秀’字。”骆笙笑了笑:“精理为文,清秀成采,‘秀姑?。...

    秀月手一晃,姜茶洒了一半。

    秀姑?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骆姑娘知道她的本名?

    “可是不喜欢?”骆笙淡淡问。

    秀月回神,竭力掩饰复杂心情:“姑娘赐名是我的荣幸,没有不喜欢的道理。只是我样貌丑陋,实不敢当一个‘秀’字。”

    骆笙笑笑:“精理为文,秀气成采,‘秀’岂是单指样貌?我觉得‘秀姑’十分合适。”

    秀月嘴唇翕动还待再说,被红豆一阵抢白:“好了,一个名字哪来这么多话,姑娘想跟你叫啥就叫啥。”

    她当年被领到姑娘面前时,姑娘正吃红豆羹,于是指着她说就叫红豆吧。

    她说什么了吗?

    “红豆,秀姑比你年长许多,不要这么与秀姑说话。”

    “知道了。”红豆悻悻应了一声,捧着碗郁闷喝茶。

    一锅姜茶很快分完,光线昏暗的破庙中依然飘着姜茶味,萦绕在人鼻端只觉心头生暖。

    外面墨云翻滚,大雨如注。

    一名年轻护卫很是勤快把锅端起:“我去把锅碗洗了。”

    雨水最是干净,用来洗锅刷碗再方便不过。现在洗了锅,等会儿就能吃上热乎乎的饭了。

    丑婆婆,呃,不,秀姑不但烤肉好吃,熬粥煮汤也让人恨不得吞掉舌头。

    年轻护卫怀着期待的心情端着锅走了出去,其他人不以为意,围着火堆热热闹闹闲聊。

    过了有一阵,对午饭最上心的盛三郎看了看庙门口,纳闷道:“小川怎么还没回来,洗锅用不了这么久吧?”

    一名三十来岁的护卫笑道:“许是方便去了。”

    “这么大的雨去哪儿方便。”盛三郎站起身来,“我去瞧瞧。”

    望着盛三郎大步走向庙门口的背影,骆笙忽然开口:“表哥当心一些。”

    盛三郎回头,迎上骆笙严肃的面容不由一愣。

    他本想说没什么事,恰在此时一道闪电照亮了庙内,紧跟着的雷鸣震得整个破庙仿佛在打颤。

    盛三郎下意识向门口望了一眼。

    门外是黑沉沉的天以及望不到头的雨幕,好似以门口为界把庙里庙外分割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庙里弥漫着姜茶的暖,庙外是未知的黑暗。

    向来无畏的盛三郎突然生出几分紧张,走到庙门口后并没有直接走出去,而是立在门口向外探了探头。

    又是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盛三郎清清楚楚看到先前走出去的护卫俯趴在不远处一动不动。

    那口大锅落在护卫身侧,已接满了雨水。

    盛三郎眼尖,在闪电照亮四周的一瞬间看到了护卫身下不断淌出的血水。

    他尚来不及惊呼,就见一道寒光当头罩来,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庙门,死死抵住木门高喊:“有歹人!”

    察觉到不对劲的几个护卫立刻提刀赶过去。

    咣咣咣,门板一阵剧烈颤动,外头在砸门。

    盛三郎脸色十分难看:“小川死了!”

    几名护卫握紧手中刀:“公子,您进里面去,这里交给小的们。”

    “不行。”

    众人闻声扭头,就见骆笙举步走了过来。

    盛三郎抵着木门有些急了:“表妹,你来凑什么热闹,快躲到里边去!”

    骆笙盯着剧烈震动的门,语气平静:“就这么大的地方,能躲到哪里去。”

    盛三郎更加着急:“那你也不能站在门口啊,等会儿门板抵不住了,歹人闯进来多危险!听话,赶紧去里面!”

    比起盛三郎的急切,骆笙冷静依旧:“表哥,你还不明白么,对方有备而来,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咱们若不能取胜,谁都躲不过。”

    “那该怎么办?”盛三郎听着犹如追命的砸门声,脸色越发难看。

    若是没有表妹大不了冲出去拼命,可现在呢?

    “表哥除了小川的尸体还看到了什么?”

    “没有了,刚发现小川趴在地上就被人偷袭了。”

    “这样么。”骆笙转身往回走,“红豆随我来,表哥你们先支撑一会儿。”

    骆笙快步走向火堆,抽出一根燃烧着的木棍,并示意红豆也取一根。

    二人握着木棍返回。

    盛三郎眼一亮。

    带火的木棍杀伤力可不小,说不定比刀剑还好使。

    骆笙压低声音:“我数到三,表哥你们就立刻躲开,门一破直接动手。”

    风声、雷声、雨声还有砸门声隔绝了里面的声音,不必担心这些对话被外头的人听到。

    盛三郎有些迟疑:“表妹,这样出其不意最多对付一个人,万一对方人多——”

    骆笙打断盛三郎的话:“对方人不会多,弄死一个是一个。一,二,三——”

    快要散架的门板已经不允许继续耽误下去,骆笙飞快数到了三。

    盛三郎等人往旁边一躲,门板直接往内拍过来,同时冲进来的还有两道黑影。

    数把长刀齐齐落下,失控冲进来的二人竭力躲避,竟躲过大半刀光。

    骆笙从始至终都没眨一下眼睛,更没挪动半步,在最适合的时机挥出了火棍。

    一声惨叫伴着皮肉烧焦的味道响起。

    被火棍戳到的黑影倒地翻滚,很快就被雨点般落下的刀光斩得血肉模糊。

    另一人趁此脱身,手中寒芒一闪划破一名护卫脖颈,直奔骆笙而来。

    红豆举着燃着火星的木棍一顿乱打,边打边骂:“往哪跑呢?瞎了你的狗眼!”

    那人躲过毫无章法的棍法,一脚把红豆踹出去老远,举刀砍向骆笙。

    眼见骆笙遇险,盛三郎直接扑过来抱住了那人双腿。

    那人手腕一翻,刀光斩向盛三郎颈部。

    一名护卫扑来挡在盛三郎身前,刀刺进了他后心。

    盛三郎大喊:“老鱼!”

    那人反手抽出刀,老鱼的热血登时洒了盛三郎满头满脸。

    骆笙在这一瞬间挥手扬袖,撒出了辣椒面。

    砍护卫犹如砍西瓜的歹人发出痛苦的闷哼。

    盛三郎拳脚功夫并不算差,见此立刻红着眼反击。

    双方交手,反转胜负往往就是一瞬间。

    本来身手出众的歹人眼睛火辣辣地疼,很快出现一个破绽,被砍死在乱刀之下。

    雨还在下,庙里血腥味掩盖了之前的姜茶味,令人作呕。

    盛三郎望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心头茫然,下意识喊了一声表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