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37章 再等等

    盛三郎仍在呆愣中。说好的大野猪吓死人呢,为何表妹想起的是叫花肘子?等等,他只据说过叫花鸡,叫花肘子是什么?骆笙对此极为多体谅。扯掉男人腰带这个消息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冲击可能都会稍稍有点儿大,总要给人不适应一下的时间。看几眼还在抽动的野猪,骆笙耐心解说好的大野猪吓人呢,为何表妹想到的是叫花肘子?。...

    盛三郎仍在呆滞中。

    说好的大野猪吓人呢,为何表妹想到的是叫花肘子?

    等等,他只听说过叫花鸡,叫花肘子是什么?

    骆笙对此颇为体谅。

    扯掉男人腰带这个消息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冲击可能都会稍微有点大,总得给人适应一下的时间。

    看一眼还在抽搐的野猪,骆笙耐心解释:“之前答应过表哥,给你做一道菜。”

    盛三郎僵硬的表情恢复了灵活。

    想起来了,这还是用让骆表妹在南阳城逗留两日换来的呢。

    盛三郎一下子回味起那道令他心心念念的炝锅鱼,再看地上挨了不知多少刀的野猪就有些不甘:“表妹,不如做鱼啊,就做炝锅鱼,一条鱼完完整整又鲜美又入味……”

    骆笙打断盛三郎的妄想:“没有鱼。野猪肉再新鲜不过,足够我们这么多人吃。”

    盛三郎还想挣扎,迎上少女平静明亮的眸子顿时清醒了。

    表妹惹不得!

    “那……就听表妹的。”

    听出盛三郎语气中的遗憾,骆笙宽慰道:“比起炝锅鱼,我觉得表哥会更喜欢叫花肘子。”

    盛三郎眼一亮:“叫花肘子当真那么好吃?”

    骆笙颔首。

    “那叫花肘子是什么,名字好奇怪。”

    骆笙露出几分诧异来:“表哥没听说过叫花鸡?”

    盛三郎有种暴露无知的尴尬:“咳咳,听说过叫花鸡啊,我还吃过五鲜斋的叫花鸡呢,味道好极了……”

    眼见盛三郎陷入了对叫花鸡的美好回忆中,骆笙毫不留情道:“叫花鸡闻起来虽香,实则油水不足,吃起来有些干柴。叫花肘子就不一样了——”

    “如何不一样?”提到吃,盛三郎顿时把表妹扯掉男人腰带带来的阴影抛到了九霄云外。

    “肘子脂多肉嫩,所以叫花肘子闻起来香,吃起来更香。”

    咕咚,这是盛三郎咽口水的声音。

    红豆在一旁早就迫不及待:“姑娘,您快做叫花肘子吧,婢子来烧火好不好?”

    秀月看向骆笙的眼神多了几分激动。

    对叫花鸡与叫花肘子的评价郡主就这么说过,一字不差!

    这位骆姑娘到底与郡主有何牵扯?

    可这根本没可能,算一下年纪,郡主遇害的时候骆姑娘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

    秀月愣愣望着骆笙,一时茫然了。

    秀月的异样自然被骆笙瞧在眼里。

    可以说她今日做这道叫花肘子,恰逢其会有一头新鲜野猪当食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一步步向秀月暗示她就是清阳郡主。

    怀疑多了,疑惑多了,终有一日这些会冲破理智的樊笼,让秀月大胆设想她是谁。

    “表哥你们来搭灶生火,丑婆婆你来帮忙,我们一起把这头野猪处理了。”

    众人很快按照骆笙的吩咐忙碌起来。

    一头野猪该丢弃的丢弃,大块大块的肉串成串放到火堆上烤,那些猪骨则被丢入了从专门拉物什的那辆马车上取下来的一口大锅中熬汤。

    盯着大锅中翻滚的猪骨,盛三郎叹了口气。

    在吃食这方面,骆表妹想得太周到了!

    骆笙把四只肘子放入一个木盆中腌制,得闲后吩咐红豆:“去后面车里把那个黑陶罐拿来。”

    红豆应一声是,很快捧来一个不大不小的陶罐。

    陶罐毫无花哨,打开来竟盛满了色泽上乘的蜂蜜。

    骆笙示意红豆把这罐蜂蜜送到正翻烤肉串的秀月那里,并道:“烤肉涂一层蜂蜜滋味会更佳。”

    “对,对,对,我喜欢加蜂蜜的!”盛三郎眼睛都笑弯了。

    那些闲下来的护卫望着火堆上一串串烤肉也不由吞了吞口水。

    长途跋涉不用啃干粮,还有现烤的肉与骨头汤喝,可真是幸运啊!

    盛三郎瞄了瞄木盆里的肘子:“表妹,你不是说要做叫花肘子吗?”

    “腌久一点才入味,其实最好能腌制一整日。”

    等到烤肉香味越来越浓,那锅骨头汤也变成了乳白色,骆笙终于把腌制的肘子取出。

    铺一层用水泡软的干荷叶,铺一层猪网油,把肘子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再糊上厚厚的泥巴埋入火堆中,剩下就是等吃了。

    “表妹居然连干荷叶都准备了。”到这时盛三郎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并毫不怀疑叫花肘子会很好吃。

    嗯,至少不会比叫花鸡差吧,表妹保证过的。

    “烤肉可以吃了。”秀月突然喊道。

    咽口水的声音顿时此起彼伏。

    红豆立刻拿了一串烤肉递给骆笙:“姑娘,吃烤肉。”

    骆笙不为所动:“你们先吃,等会儿我吃几块叫花肘子就够了。”

    护卫们一声欢呼,迫不及待抓起烤肉大快朵颐。

    盛三郎闻着烤肉的香味实在忍不住抢了一串,咬下一块烤肉后眼睛一亮:“表妹,没想到丑婆婆豆腐脑做得好,烤肉也好吃。”

    吃了一嘴油的红豆一脸得意:“那是,我们姑娘眼光最好了。”

    盛三郎一想到茶棚里遇到的那位风姿卓绝的绯衣男子,不由附和:“表妹确实眼光好。”

    这么说来他应该是安全的,不用担心被表妹扯掉腰带了——咦,这个认识似乎并没让他特别高兴……

    肉香味越飘越远,不远处半人高的草丛里,黑压压藏了十数个人影。

    一名络腮胡子的男子正色提醒一旁的黑脸少年:“老七,你第一次打劫可千万不要紧张,瞧见那个最貌美的小娘子没?”

    黑脸少年忙点头:“瞧见了。”

    “等会儿冲过去咱们的人把那些护卫缠住,你就立刻把那个小娘子拿下,到时候那些人就不敢反抗了,咱们要什么就得给什么。”

    “行。”黑脸少年用力点头,捏紧的拳头显出内心的紧张。

    络腮胡子抬手拍了拍他:“别怕,咱们人比他们多,何况他们还有三个女人。”

    “我不怕。”

    “那好,兄弟们准备行动!”

    黑脸少年拉了拉络腮胡子:“大哥,要不再等等。”

    络腮胡子一愣:“还等什么?”

    闻着飘来的肉香味,黑脸少年咽了咽口水:“要不咱们等那个什么叫花肘子好了再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