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35章 有钱任性

    盛三郎我以为看错了了:“表妹说啥?”骆笙一脸波澜不惊:“我不喜欢吃这位丑婆婆做的豆腐脑,准备好把她都带走。”确认也没看错了的盛三郎嘴角狠狠地一抽。看上的就得弄拿回来,这,这不是纨绔子的行径嘛!盛三郎缓了缓,讪笑道:“表妹,这不很适合吧?人家卖豆腐脑卖得好好的的,确定没有听错的盛三郎嘴角狠狠一抽。。...

    盛三郎以为听错了:“表妹说啥?”

    骆笙一脸平静:“我喜欢吃这位丑婆婆做的豆腐脑,准备把她带走。”

    确定没有听错的盛三郎嘴角狠狠一抽。

    看中的就要弄到手,这,这不就是纨绔子的行径嘛!

    盛三郎缓了缓,干笑道:“表妹,这不适合吧?人家卖豆腐脑卖得好好的,哪能说走就走呢……”

    正收碗的秀月伸头问:“给钱吗?”

    红豆嘴一撇:“这个你放心,我们姑娘不差钱。”

    “给钱就行,我跟你们走。”秀月说完这话,收碗、抹桌子一气呵成。

    红豆大感欣慰。

    没想到在这偏远破旧的小城里还有这么识趣的人,只凭这点就比京城许多人强。

    而盛三郎看看面无表情的秀月,再看看一脸欣慰的红豆,最后看看面色平静的骆笙,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难道所有人都是正常的,只有他才是不正常的那个?

    这不对啊——

    怎么想怎么不对劲,盛三郎还想说点什么,却见收好摊的秀月已经站在了骆笙身边。

    盛三郎沉默了。

    “表哥还没吃饱?”骆笙问。

    “吃是吃饱了——”盛三郎扫秀月一眼,总有些无法接受,“就算把人带走,总得容人家收拾一下家当吧?”

    红豆噗嗤笑了:“一个卖豆腐脑的能有什么家当,收拾家当耽误的时间还不如多赏她两颗金豆子。”

    盛三郎只剩下了僵笑。

    府上有传言说一个洗衣婆子得了表妹一袋子金叶子的赏钱,他原本是不信的,现在信了。

    直到秀月跟着回了客栈,盛三郎还像做梦似的,趁骆笙不注意拉住红豆问:“就因为喜欢吃丑婆婆做的豆腐脑,就把人带回京城去?”

    “不然呢?”红豆反问。

    小丫鬟的理直气壮让盛三郎窒了窒,脱口而出:“难道遇到个长得俊的男子也带走?”

    红豆想了想,摇头。

    盛三郎莫名松口气,就听红豆道:“长得俊的男子多了,我们姑娘瞧着很喜欢的才乐意带走呢。”

    盛三郎:“……”他居然还想过为了一口好吃的可以娶骆表妹,真是打扰了。

    “表公子快些收拾一下吧,我们姑娘说今日就要走了。”

    盛三郎浑浑噩噩点头。

    客房内,秀月直直盯着骆笙问:“你到底是谁?”

    她昨晚一夜没睡,这个疑惑险些把她逼疯。

    她甚至想过黑衣女子就是郡主,是郡主的冤魂来找她了,可今日的一切打破了她的奢望。

    眼前的少女比郡主还要小一些,样貌上没有丝毫相似之处,只有一双眼睛同样明亮从容。

    骆笙与秀月对视,平静反问:“那你呢,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为何愿意跟我走?”

    秀月被问住了。

    她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镇南王府上下以谋逆罪被围杀,而她是见不得天日的幸存者。如果她也出了事,就没人记得寻找小王爷下落了。

    可眼前少女昨夜的表现太像郡主,让她不得不怀疑此人与郡主有关联。

    直觉告诉她,跟着对方走,她苦寻了十二年的事或许能有转机。

    骆笙看着秀月不停变化的脸色,微微笑了:“你看,你都说不清为何愿意跟我走,又何必问我是谁。我只能告诉你,跟着我,或许某一日你就能寻到答案。”

    她思量过,直接向秀月表明身份并不理智。

    人都是有戒心的,一上来告诉对方这么荒谬的事换来的只能是猜疑。

    与其费力让秀月接受她是清阳郡主,不如让对方主动寻求真相,到那时再挑明身份一切水到渠成。

    秀月沉默了片刻,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骆笙目光投向窗外。

    窗外芭蕉叶翠绿如翡,舒展自在。

    “我们进京去。”骆笙这样回答。

    南阳城已经被车马远远抛到了后面,骑着骏马的盛三郎抬头看一眼天,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

    虽然才进三月,可在大晴天的时候这么赶路也有些热得慌。

    嗓子眼开始冒火的盛三郎眼尖发现前方路边有一个茶棚,一拽缰绳凑到马车跟前:“表妹,前边有个茶棚,咱们要不喝口凉茶再赶路?”

    车厢内很快传来骆笙的回应:“好。”

    一行人在茶棚前停下来,算上护卫直接把几条长凳占满了。

    茶博士动作利落把桌子抹了抹,提着长嘴铜壶给骆笙几人倒茶。

    喝茶的杯子是粗瓷杯,茶是粗茶,盛三郎却一点不嫌弃,端起来咕嘟咕嘟喝个见底,嗓子总算舒服了。

    “表妹怎么不喝?”见骆笙捧着粗瓷茶杯没动静,盛三郎忍不住问。

    此时的骆笙哪里顾得上喝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正往茶棚走的人身上。

    那是一名很年轻的男子,眉眼间有着青年人的沉稳冷淡,又不失少年的锐气。特别是一双墨玉般的眸子与稍显苍白的肌肤相称,哪怕是不经意间的一瞥都会觉得寒光迫人。

    盛三郎顺着骆笙的视线看过去,不由惊了。

    这男子很俊啊,一点不输苏曜。

    完了,完了,骆表妹注意到了!

    “咳咳!”盛三郎咳嗽起来,期望正走来的年轻男子能听懂他的提醒,赶紧走人。

    年轻男子果然听到了盛三郎的咳嗽,眸光往这边一扫就大步走了过来。

    “兄台有事?”盛三郎望着年轻男子,有种好心办坏事的心虚。

    “没有位置了,小兄弟不介意拼桌吧?”年轻男子说完也不等盛三郎回话,就这么坐在了骆笙对面。

    男子身后一名侍从打扮的年轻人垂眸掩去诧异。

    骆笙有些坐不住了。

    是前晚出现在王府被她用石头砸了脑袋又往脸上撒了辣椒面的那个黑衣人!

    他坐在她对面干什么?

    难道说认出了她?

    那晚虽算不上夜黑风高,可她还蒙着面巾呢,最多只被对方看到了眼睛。

    骆笙想到怀中的匕首,想到腰间的长鞭,想到袖中的辣椒面,最后还是无奈熄了立刻干掉这个男人的念头。

    没办法,光天化日,大庭广众,怎么好杀人呢。

    “骆姑娘别来无恙?”男子突然开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