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22章 不背黑锅

    苏大姑娘没料想到骆笙会这么说,一时之间愣在当即。苏二姑娘怒火上涌,脱口而出:“我大姐对你这般客套,你还得怎么样?”这世上怎么有这般出言不逊的人?骆笙看向苏二姑娘,凤眸轻浅透着凉意:“先说话的不客套的么也不是苏二姑娘?令姐代你向我赔也不是被扫了脸面,苏二姑苏二姑娘怒火上涌,脱口而出:“我大姐对你这般客气,你还要怎么样?”。...

    苏大姑娘没料到骆笙会这么说,一时愣在当场。

    苏二姑娘怒火上涌,脱口而出:“我大姐对你这般客气,你还要怎么样?”

    这世上怎么有这般无礼的人?

    骆笙看向苏二姑娘,眸光浅淡透着凉意:“先说话不客气的难道不是苏二姑娘?令姐代你向我赔不是被扫了脸面,苏二姑娘不但不为自己所为连累令姐而羞愧,还在我面前咄咄逼人,这是何道理?”

    “你——”苏二姑娘气得脸通红,反唇相讥,“那你的所为就不咄咄逼人了?我还没见过别人赔了不是这般不依不饶的人!”

    骆笙突然笑了,只是这笑没有多少温度。

    “你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脸皮厚。”骆笙淡淡道。

    “你——”苏二姑娘气得胸中激荡,浑身颤抖。

    骆笙不紧不慢问道:“照苏二姑娘的意思,一个人伤害了别人只要道歉就可以了?倘若对方不接受,伤害别人的人无事,被伤害的人反而要遭受咄咄逼人、不依不饶的指责?我真是好奇这般不要脸的想法身为大家闺秀的苏二姑娘是如何冒出来的。”

    这般想法的人其实很多,大部分人听了往往会被绕进去,成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那个帮凶。

    然而她不会。

    她是清阳郡主。

    苏二姑娘被问得哑口无言。

    尽管愤懑,可她不得不承认这话听着有那么几分道理。

    然而就这么低头太没脸了,苏二姑娘恢复几分理智,冷笑道:“险些被你舌灿莲花忽悠过去。你也说了,那是被伤害的人不接受道歉,可谁伤害你了?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可是事实。”

    “事实么?”骆笙眸光微转,看向一直未出声的盛佳玉。

    盛佳玉目光闪烁,语气流露出几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祈求:“表姐,这是在大门口,好多人瞧着呢,我们先进去吧。”

    花一样的几位少女起了争执,这样的动静很容易引人注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围就站了不少人瞧热闹。

    骆笙唇边笑意更冷:“看来表妹没有对二位苏姑娘道明实情。”

    “表姐!”盛佳玉急得去拉骆笙衣袖,“有什么事咱们进去再说吧,在这里闹不是让人看笑话——”

    骆笙摇头:“表妹这话错了。我早就成了你们乃至金沙人口中的笑话,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还怕什么笑话?”

    盛佳玉要急哭了,把唇咬得生疼:“表姐什么都不怕,就不想想盛家?”

    “佳玉姐,你怕她作甚?她想丢脸让她丢好了。现在谁不知道佳兰根本不是因为生病才被送走静养,而是骆笙容不下她把她赶走的!”苏二姑娘看不过盛佳玉的忍让,义愤填膺道。

    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起来。

    苏大姑娘狠狠瞪了苏二姑娘一眼,把她拉到一旁:“二妹,这是盛府的事,你不要多嘴!”

    盛佳玉哪里顾得上苏二姑娘说什么,用力拽着骆笙往盛府门口的方向拉:“表姐,我们进去吧。”

    骆笙双腿仿佛生了根,纹丝未动。

    她看着盛佳玉,唇角弯起讽刺的弧度:“表妹这话又错了。我虽然不怕被笑话,却不代表我乐意背别人的笑话。”

    说完这话,骆笙一点点把衣袖从盛佳玉手中抽出,淡如水的目光投向苏二姑娘。

    苏二姑娘仿佛意识到什么,心突然急跳。

    骆笙淡淡一笑:“既然盛佳玉没有告诉你事实,那我来告诉你。事实是盛佳兰不是生病去庄子上静养,而是被盛府赶出了家门!”

    “为什么?”苏二姑娘脱口而出。

    “因为那日她把我推入了盛府花园的湖里,再之前更是把我迷昏后挂在梁上伪装成我投缳自尽!”

    这话一出,不但苏大姑娘与苏二姑娘脸色大变,围观的人更是一阵骚动。

    什么,不是说盛府的表姑娘为了嫁给苏二公子一哭二闹三上吊么,怎么又成了被盛二姑娘谋害?

    “不可能!”苏二姑娘猛摇头,不由去看盛佳玉,“佳玉姐,她在这里颠倒黑白你快些解释呀!”

    而此时的盛佳玉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脑海中只旋转着一个念头:完了,盛府成了金沙的笑话了!

    盛佳玉的不对劲令苏大姑娘心头一跳,忙拉过苏二姑娘:“二妹,我们回去吧。”

    骆笙说的事恐怕是真的,不然盛佳玉不会如此表现。

    今日的事传扬开后盛府名声定会大损,她们姐妹牵扯其中又能讨什么好,回去后被长辈一番训斥是难免了。

    苏二姑娘也反应过来,尽管心中难以置信却不敢再纠缠,咬唇道:“佳玉姐,那,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等一等。”出声的不是呆若木鸡的盛佳玉,而是骆笙。

    苏大姑娘与苏二姑娘望着骆笙那张平静的面庞,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

    骆笙微微一笑:“两位苏姑娘不要急着走,我话还没说完。”

    苏大姑娘勉强扯出个笑容:“这些都是盛府私事,骆姑娘就不必对我们姐妹说了。”

    骆笙似笑非笑睨了苏大姑娘一眼:“还是要说的,毕竟此事与苏府有些关联。”

    苏二姑娘大怒:“骆笙,你不管不顾宣扬盛府丑事就罢了,竟然把我们苏家扯进来?”

    “扯进来倒不至于,就是好叫二位苏姑娘知道,盛佳兰之所以对我屡下杀手,就是为了你们的二哥苏曜。”

    苏曜真的完全无辜么?

    想一想“投缳自尽”的骆姑娘,再想一想不久前听说的那位投缳自尽的钱姑娘,骆笙对此心有疑惑。

    不过这点疑惑还不足以令她做些什么就是了。

    骆笙说完这些,发现苏大姑娘与苏二姑娘傻在当场,再看盛佳玉还傻着呢,突然有种对手太不成器的空虚感。

    她轻轻叹口气,提着裙摆向府门口走去。

    “红豆,走了。”

    “嗳。”红豆响亮应了一声,脚步轻快追上去。

    小丫鬟追到自家姑娘身边,扭头往地上啐了一口:“呸,自家做的丑事还想让我们姑娘背黑锅,想得美!”

    她家姑娘是背黑锅的人吗?这些无知的蠢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