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14章 处置

    被被证实是她推骆笙落入水中,盛佳兰很怕,很慌,很无助,也做好了责任后果的准备。没什么大不了的让她拿命互抵是。可当骆笙说出“你是为了苏曜”这句话,强力支撑盛佳兰整个精神气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断了。苏曜在她心中是不容许亵读的不存在,怎么能把他牵涉进去?“与苏二公子毫无关系大不了让她拿命相抵就是。。...

    被证实是她推骆笙落水,盛佳兰很怕,很慌,很绝望,也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

    大不了让她拿命相抵就是。

    可当骆笙说出“你是为了苏曜”这句话,支撑盛佳兰整个精神气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断了。

    苏曜在她心中是不容亵渎的存在,怎么能把他牵扯进来?

    “与苏二公子无关!”盛佳兰嘶声喊道。

    如果说先前的她好似躲在壳中瑟瑟发抖的蜗牛,任由外头风吹雨打都装作不存在,现在保护壳皴裂,便露出了脆弱又丑陋的面目。

    盛佳兰瘫坐在地上,崩溃般解释着:“我只是讨厌骆笙纠缠苏二公子才鬼迷心窍动了手,苏二公子完全不知情,更不知道我的心思……”

    盛佳玉似是见了鬼般瞪大秀气的双眼,说话都结巴起来:“二妹,你,你居然心悦苏曜——”

    听了盛佳玉的话,盛佳兰崩溃的情绪稍缓,回望盛佳玉反问:“我不能心悦苏二公子么?”

    整个金沙县的小娘子都倾慕苏二公子,为何她不能?

    难道就因为她是庶女,既要排在大姐后边,更要排在骆笙后面?

    她不求与那个芝兰玉树的男子携手,可也受不了骆笙这种一无是处的人疯狂纠缠她放在心尖上的人。

    除掉骆笙还苏二公子清净,这是她动了许久的念头,直到那日骆笙跑去对祖母说稀罕苏曜,那份杀机再也按捺不住……

    盛佳玉被盛佳兰的不知悔改伤到了,喃喃道:“你可以啊,只是从没听你说过……”

    盛佳兰冷笑:“我为何要说?难道我说了就能嫁给苏二公子?我不配,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盛老太太看着全无体面的二孙女,缓缓发问:“为何不配?”

    盛佳兰被问得愣了愣。

    盛老太太满面痛心之色:“你是盛府二姑娘,苏曜是苏家二公子,盛苏两家交好,门当户对,究竟哪里不配?你若早早对你母亲透露对苏曜有意,盛家大可请媒人去苏府一探口风,成了自是皆大欢喜,不成也不留遗憾。可你这丫头心思深沉,什么都放在心里,最后竟闹出害人性命的事来,你是对得起一直以来爱护你的长辈,还是友爱你的兄弟姐妹?”

    “我,我——”盛佳兰目光扫过盛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以及盛大郎四人,最后落在满面泪痕的盛佳玉脸上,忍不住撕心裂肺哭起来。

    是她错了么?原来她与苏二公子是有那么一丝丝可能的,却被她亲手扼杀了……

    盛佳兰低头盯着自己白皙的双手,懊悔排山倒海袭来,终于受不了情绪的巨大冲击昏了过去。

    盛老太太嘴唇翕动,咽下立刻喊大夫的下意识反应,看向骆笙。

    骆笙依然安安静静立着,盛老太太却仿佛第一次认识了这个外孙女。

    二孙女从崩溃到昏过去,只是因为骆笙的一句话而已。

    你是为了苏曜。

    骆笙是如何知道二孙女心悦苏曜的?又是如何猜到二孙女做这一切是因为苏曜?

    盛老太太心头升起无数疑惑,却知道眼下不是盘问这些的时候。

    老太太重重叹了口气,面上挂着惭愧:“笙儿,是我们对不住你。”

    女婿把一双子女送到盛家来,结果却闹出这样的事,简直令人颜面扫地。

    骆笙冲盛老太太微微屈膝,正色道:“与其他人无关,是盛佳兰对不住我。”

    那个真正被盛佳兰对不住的姑娘啊,已经不在了。

    骆笙唏嘘着,又在心中道:骆姑娘,杀身之仇我替你报了,你且安心去吧。以后你留下来的麻烦我收拾,心甘情愿,责无旁贷。而我要借这皮囊一用,去见我想见的人,做我未完的事。

    骆笙的话令盛老太太越发过意不去,当即道:“笙儿你放心,外祖母不会袒护佳兰,她犯了错自该承担后果。”

    骆笙微微点头:“如何处置,全凭外祖母做主就是。”

    盛老太太这才命人把盛佳兰送走。

    轻轻的咳嗽声响起。

    盛老太太一颗心再次揪起来:“辰儿,你怎么样?”

    骆辰移开手,笑道:“外祖母不必担心,我觉得还好,不过想回去躺一躺。”

    盛老太太忙点头:“让你几个表哥送你回房。”

    “我来送小弟吧。”骆笙开口。

    骆辰断然拒绝:“不必了。”

    想了想,怕骆笙自作多情从此以为姐弟情深,少年板着脸道:“我不过是说出事实,你不必多想。”

    骆笙抿了抿唇,懒得与口不对心的少年争执。

    盛大郎主动走过来:“表弟,我送你回去吧。”

    “我们也一起送表弟。”

    眨眼间屋子里少了一半人,骆笙对盛老太太福了福:“外祖母,我也告退了。”

    “去吧。佳玉也退下吧。”

    待骆笙与盛佳玉离去,盛老太太神色陡然冷厉,对大太太道:“等佳兰一醒就把她送到乡下庄子上去,以后不许她见外人。”

    至于避过风头嫁人是不可能的,一个因为嫉妒能杀人的小姑娘,怎么敢把她嫁出去祸害别人。

    老死乡下庄子,就是盛佳兰的结局了。

    大太太叹口气,斟酌道:“老爷那里——”

    盛老太太没好气道:“等老大回来知会一声就是。”

    “儿媳知道了。”大太太应着,心中一阵后怕。

    亏她还把盛佳兰当成女儿的伴儿,却不知竟是一条毒蛇!

    因为嫉恨就敢出手杀人,焉知哪日佳玉要是得罪了她会不会丢了性命。

    说起来,这次还要多亏表姑娘了。

    大太太对骆笙的印象暗搓搓有了一丝好转。

    盛老太太又交代道:“今日的事除了我院子里已经知情的下人,不许再对外传出一个字。”

    众人齐齐称是,这顿闹腾才算是散了。

    离开福宁堂的骆笙没有回房,而是去了骆辰的住处,在院门口碰到了把骆辰送回后准备离开的盛大郎四人。

    “表妹来看表弟?”盛大郎率先开口打了招呼。

    一旁盛二郎神色有些尴尬,连惯用的描金折扇都忘了挥动。

    骆笙冲四人微微欠身:“多谢表哥表弟送舍弟回来。”

    她说罢并不停留,径直越过四人往内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