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13章 缘由

    这世上乍一看来的很多凑巧实际上都是必然,骆辰毕竟也不是无缘无故去了湖边,不是遇见了了红豆。那时红豆脚步匆匆,一脸凶狠,吓得骆辰我以为这小丫鬟又替自家主子在街上抢男人去了,这才拦下红豆问。听红豆说是回屋拿瓜子,姑娘还在湖边等着,骆辰怎么想怎么会觉得并不大可彼时红豆脚步匆匆,一脸凶悍,吓得骆辰以为这小丫鬟又替自家主子上街抢男人去了,这才拦住红豆问。。...

    这世上乍一看来的很多巧合其实都是必然,骆辰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去了湖边,而是遇见了红豆。

    彼时红豆脚步匆匆,一脸凶悍,吓得骆辰以为这小丫鬟又替自家主子上街抢男人去了,这才拦住红豆问。

    听红豆说是回屋拿瓜子,姑娘还在湖边等着,骆辰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大可靠,双腿不受控制就往湖边去了。

    他在湖边见到了正打瞌睡的骆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准备扭头就走。

    他才不关心骆笙如何呢,只要别惹祸让他丢脸就好。

    可就在那时,骆辰看到了向湖边走去的盛佳兰,再然后就亲眼见到正打盹的骆笙被盛佳兰推了下去。

    听骆辰讲完,屋内针落可闻,片刻后才被盛佳玉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安静。

    她睁大眼睛盯着盛佳兰,脸上写满不敢置信的神色:“二妹,真的是你把骆笙推进湖里的?”

    盛佳兰没有回话,只是掩口一边落泪一边摇头,那只孤零零的珍珠耳坠随着摇头来回晃动,轻轻拍打着她惨白的面颊。

    盛佳玉似是想到了什么,扬声道:“不对!”

    她一指盛佳兰,声音急促:“二妹是为了寻丢失的耳坠才回返的,如果存了害骆笙的心思,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

    骆辰拧眉,眼神透着少年人的锐气:“表姐不信我?”

    盛佳玉尴尬咬唇:“不是不信表弟,只是事情明明有古怪,总要弄清楚了再说——”

    红豆嗤笑一声:“大表姑娘现在说要弄清楚了,刚才可是什么都没问就冲进来说是我们姑娘把你妹子推入湖里咧。难不成你妹妹就是宝贝妹妹,别人的姐姐就不是宝贝姐姐啊?”

    骆辰听了这话脸色一黑,心生恼怒。

    谁的宝贝姐姐?这小丫鬟简直胡言乱语!

    一道微冷的声音响起:“表妹想要弄清楚,那我就说清楚。”

    骆笙一步步走近盛佳玉,在她面前停下。

    盛佳玉下意识后退半步:“你要说什么?”

    骆笙伸出两根手指,语调轻缓:“害人无非有两种,一种临时起意,一种蓄谋已久。盛佳兰或许真是丢了耳坠回来找,见我坐在湖边睡着了,一时起恶念把我推进湖里。这样的话,她回来寻耳坠就谈不上巧合。表妹觉得我说的可对?”

    尽管盛佳玉很不愿意给骆笙面子,还是勉强点了点头,不甘心问道:“那蓄谋已久呢?二妹的耳坠是在祖母这里丢的,丢耳坠的时候她可不知道你会在湖边打瞌睡。”

    骆笙微微一笑。

    盛佳玉不由愣住。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她印象里骆笙好像许久没笑过了。

    就在盛佳玉怔愣的时候,骆笙抬手伸向她耳畔。

    “你干什么?”盛佳玉往后一退,声色俱厉质问,一颗心犹砰砰地跳。

    以骆笙不着调的性子,该不是想抓花她的脸吧?

    骆笙的举动无疑牵引住众人全副心神,只见她摊开手,手心赫然是一只红珊瑚珠子耳坠。

    盛四郎叫起来:“大姐,你少了一只耳坠!”

    盛佳玉下意识抬手去摸,果然一边耳垂空荡荡的。

    “你,你干什么?”盛佳玉不解又惊怒。

    骆笙没有回答她,而是把那只红珊瑚珠子耳坠随手一抛。

    小小的耳坠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落在绣松鹤延年的屏风脚下。

    盛老太太出了声:“笙儿,你在干什么?”

    立在屋门处的盛大郎眸光微闪,深深看了骆笙一眼。

    他大概猜到了骆表妹的意思,这位骆表妹似乎远比印象中聪明。

    猜出骆笙心思的盛大郎不动声色,只是看向盛佳兰的眼神带着失望与痛心。

    骆笙指了指屏风脚下的耳坠,不疾不徐道:“盛佳兰的耳坠是在福宁堂丢的不假,可表妹怎么确定她是给外祖母请安后随你一起离开时不小心丢的,还是刚刚与我一同被叫来时有意丢的呢?”

    盛佳玉彻底被问住,缓缓转头望向盛佳兰。

    她的困惑已经被骆笙说清楚,再有表弟与红豆为证,那么二妹——

    “佳兰,你为何害你表姐?”盛老太太一拍桌子,语气严厉。

    盛佳兰垂头跪着,一言不发。

    红豆一拍额头:“我想到了,前几日我们姑娘根本不是投缳自尽,而是被二表姑娘害的!”

    “什么?”红豆这话令众人大惊。

    盛老太太语气更加严厉:“红豆,把话说清楚!”

    红豆啐了盛佳兰一口,这才道:“姑娘出事时因为太慌乱那条白绫没收走,后来被我给找到了,挂到房梁上才发现高度不对咧……”

    红豆依葫芦画瓢说着骆笙说过的话,只不过把发现这一点的人换成了自己。

    而这些,自然是骆笙吩咐过的。

    众人听得聚精会神,却有一人微微用力捏紧了手中茶盏。

    那人正是大太太。

    大太太耳畔回荡着家宴那日大丫鬟霜叶的话:“一条白绫就悬在婢子眼前,把婢子的心肝吓得都要跳出来了……”

    这么说,被霜叶撞见那次表姑娘不是又闹着上吊,而是察觉了不对?

    大太太不着痕迹看了骆笙一眼,心念微动:这位表姑娘没有那么简单!

    她可不相信是叫红豆的这个小丫鬟发现的不对劲。

    听完红豆的讲述,盛老太太面上阴云密布,颤抖着把一只茶盅掷到盛佳兰身旁:“你这丫头真是魔障了,到底为何三番两次害你表姐?”

    茶蛊在盛佳兰身侧摔得粉碎,一地的碎瓷令人触目惊心。

    盛佳兰却依然没有说话,任由盛老太太等人轮番质问。

    到最后盛佳玉痛心疾首,跺脚道:“二妹,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么?

    盛佳兰颤了颤睫毛,紧紧抿唇。

    事情已经败露,到现在她没什么可说的了,也不能说。

    一双绣有海棠花的鞋出现在她面前。

    盛佳兰缓缓抬头,迎上了骆笙的视线。

    骆笙微微倾身,凝视着盛佳兰的眼,一字字道:“你是为了苏曜。”

    盛佳兰只觉脑袋轰了一声像是被雷炸开,脑海霎时一片空白,只有一句话一遍又一遍回荡着。

    你是为了苏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