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 总裁小说

收藏

  骆三姑娘自恃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儿就领着一群狗奴才在街上惹上良家女子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她伸根手指头就给她消失了了——一直到她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叫骆笙。“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掌欢_第12章 真相

    盛佳玉被问得一怔,不由得看向盛佳兰,心中不解闪现出。是啊,二妹偏偏说有些头痛要回房睡个回笼资金觉,对此还推了逛脂粉铺的邀约,为何会会出现在湖边?骆笙波澜不惊道:“表妹么指出在府中能有人把盛佳兰拖到湖边?”盛佳玉一滞。窗外晨光一片大好,恰恰府上最热闹的场面的时候,是啊,二妹明明说有些头疼要回房睡个回笼觉,为此还推了逛脂粉铺的邀约,为何会出现在湖边?。...

    盛佳玉被问得一怔,不由看向盛佳兰,心中疑惑浮现。

    是啊,二妹明明说有些头疼要回房睡个回笼觉,为此还推了逛脂粉铺的邀约,为何会出现在湖边?

    骆笙平静道:“表妹难道认为在府中能有人把盛佳兰拖到湖边?”

    盛佳玉一滞。

    窗外晨光大好,正是府上最热闹的时候,怎么可能把人一路拖到湖边而不为人所觉?

    何况那不是寻常小丫鬟,而是府上二姑娘。

    盛佳玉心头疑惑加深,看着盛佳兰喊了一声“二妹”。

    刚被红豆撕打过的盛佳兰乌发散乱,面色苍白,好似狂风肆虐过的零星小花,可怜又狼狈。

    可尽管狼狈,她却依然跪得笔直,轻声道:“我与大姐分开后本想休息一下,可突然发觉少了一个珍珠耳坠,这才赶紧沿路回来找,之后便看到表姐还坐在湖边——”

    盛佳兰越说声音越低。

    屋中人不由看向她的双耳,就见其左耳垂上挂着一粒串成葫芦样的珍珠坠子,右耳垂则空空荡荡。

    感受到众人投来的视线,盛佳兰轻轻咬唇:“这对耳坠是姨娘留给我的,我,我不想弄丢了……”

    盛老太太看了大儿媳一眼。

    大太太端着茶盏,神色没有什么变化。

    她与夫君是那种相敬如宾的夫妻,生下长子后就把一个丫鬟开了脸,这才有了盛佳兰。

    她对庶女的生母虽没有苛待过,却也不可能见了就欢喜,不过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

    没成想那是个薄命的,在庶女九岁那年就病死了。

    庶女倒是自幼懂事,陪着佳玉一起长大也算是个伴。

    对于盛佳兰,大太太是有几分疼爱的,只是牵扯到令人头疼的表姑娘,就不好表态了。

    盛佳玉恍然大悟:“难怪二妹急着回来找,那可有找到?”

    盛佳玉一直把盛佳兰当成嫡亲的妹妹相处,听她这么说一时忘了那些疑惑,转而担心起来。

    盛佳兰露出难过的神色,轻轻摇头:“还没找到。”

    这时伺候盛老太太的大丫鬟彩霞进来禀报道:“老太太,刚刚珠儿交给婢子一只耳坠,说是在门口石阶旁捡到的。”

    彩霞手心托着一只精巧的珍珠耳坠,众人定睛一看,与盛佳兰还戴着的那一只别无二样。

    盛佳兰眼神一亮,欢喜道:“就是这只!”

    “能找到太好了。”盛佳玉替妹妹松了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骆笙冷笑,“骆笙,你看到了,我二妹是为了寻耳坠才返回来的,没想到被你给害了!”

    “我呸!”红豆一蹦三尺高,水葱般的手指险些指到盛佳玉鼻尖上,“明明是二姑娘跑到湖边害我们姑娘,我亲眼瞧着的。你是脑袋被驴踢了吗,竟要为一个害人精开脱?”

    府上何曾有这样嚣张无礼的丫鬟,盛佳玉当即气得脸色铁青:“有其仆必有其主。祖母,您难道相信这么一个粗鲁无礼的小丫鬟说的话?”

    “谁粗鲁无礼啦,谁粗鲁无礼啦?”红豆双手叉腰质问,险些把骆笙逗笑了。

    骆笙对着盛老太太屈了屈膝:“外祖母,您不必想该不该相信一个小丫鬟的话,而是要不要相信我。”

    盛老太太一愣,望着少女镇静的眉眼,心中生出一抹异样。

    是啊,红豆说是佳兰把骆笙推入湖中,而骆笙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示异议,那她要做的选择就是相信二孙女还是外孙女,与一个小丫鬟无关。

    盛老太太看看骆笙,再看看盛佳兰,心中叹口气:相信哪个,这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她其实更相信自来乖巧的二孙女,可真这般处理外孙女恐怕不会干休,说不准要闹到女婿那里去。

    先不提女婿的身份,就只看人家把女儿送到盛家来,如此做就有些不妥。

    罢了,还是委屈一下佳兰吧,先把外孙女安抚住,回头私底下好好补偿一下孙女好了。

    盛老太太刚有了决定,就听门口传来少年有些气喘的声音:“外祖母,我看到了。”

    接着是盛三郎的声音传来:“表弟,你不在屋子里歇着,怎么跑过来了?”

    骆辰一手扶门,因走得急胸膛微微起伏,双颊泛着不大正常的红晕。

    听了盛三郎的话,他扶门的手收紧,对着盛老太太道:“我有些话要对外祖母说。”

    骆辰本就体弱,刚才跳水救人几乎抽干了全身力气,此时瞧着就越发弱不禁风。

    盛三郎有些着急:“什么话不能等养好了再说啊。”

    骆辰摇了摇头:“必须现在说。”

    “辰儿要对外祖母说什么?”骆辰的出现无疑令盛老太太很意外。

    听闻外孙下水救外孙女可把她骇了一跳,等到大夫回话说有染上风寒的可能,她一颗心至今还揪着呢。

    骆辰瞥了骆笙一眼,一字字道:“我亲眼瞧见盛佳兰把我姐姐推入了湖中。”

    此话一出屋中一静,随后响起盛佳玉的惊呼:“不可能!”

    骆辰看了盛佳玉一眼,问道:“表姐不相信我姐姐的话,也不相信我么?”

    盛佳玉被问住了。

    表弟从来都很懂事,不可能扯谎,可二妹也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啊——

    盛佳玉望向盛佳兰,咬唇问:“二妹,到底是怎么回事?”

    盛佳兰面色如雪,浑身颤抖。

    盛老太太开了口:“辰儿,你给外祖母仔细说说吧。”

    “是。”骆辰轻咳一声,缓声道,“那时我在园中散步,走到湖边发现我姐姐坐在那里,正犹豫要不要离开,没想到盛佳兰走了过去……”

    众人已经听出骆辰对盛佳兰态度有了很大变化。

    以往骆辰叫盛佳兰二表姐,如今却一口一个名字地叫。

    众人又想起来刚刚骆笙也是这么叫的,下意识看向她。

    骆笙依然面色沉静,心中却因骆辰的话生出几分暖意。

    她相信目睹真相的骆辰会为她作证,却没想到骆辰会下水救人,更没想到骆辰会不顾身体第一时间赶来澄清。

    虽然骆辰在意的是真正的姐姐,可她成了骆姑娘,那就要领这份情。

    不过——望着瘦弱苍白的少年,骆笙罕有弯了弯唇。

    这孩子也很机灵嘛,明明是遇到了红豆才去湖边的,此刻却避而不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