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喜拆亲

作者:牙牙的童话 | 历史架空

收藏

  拆亲铺里小坐的苗细细长长,望着对门相亲对象铺中的池路直很是火大。虽然她哪里明白,这个说话的噎死人的男子,是上辈子战死沙场沙场,自己为他跳下悬崖自杀殉情的相公。他求了月老,这辈子还得将她找回去。虽然阿弥陀歌的会出现被打乱了这些。 苗细细长长:我要拆亲养得起自己。 池路直:苗姑娘这性子难嫁。 阿弥陀歌:苗细细长长你迟早都是我阿弥陀歌的人。 月老 :…… 孟婆 :我要护男二上位。花州城里一处新开业的铺子跟前聚了不少人。。

    苦酒入愁肠,酒过三巡,阿弥陀歌和池路直了喝的身子东倒西歪了。细细长长将酒壶拿下一旁道:“别再喝了,时辰颇晚了,阿弥陀歌你该回府上了!”“我该回府上?你呢?”“我今天晚上在铺子里睡,明个早我回家去。”池路直一旁醉眼朦朦胧胧咧嘴笑着,点点头道:“对,别回什么南府弯弯将酒壶拿到一旁道:“别再喝了,时辰颇晚了,南无歌你该回府上了!”。...

    苦酒入愁肠,酒过三巡,南无歌和池路直已经喝的身子东倒西歪了。

    弯弯将酒壶拿到一旁道:“别再喝了,时辰颇晚了,南无歌你该回府上了!”

    “我该回府上?你呢?”

    “我今晚在铺子里睡,明儿早我回去。”

    池路直一旁醉眼朦胧咧嘴笑着,点头道:“对,别回什么南府,以后也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