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大唐胖财神

作者:大飞哥 | 历史架空

收藏

  一个胖子再次穿越成了长孙无忌儿子长孙冲,意外发现在唐朝时时处处是危机,时时处处都是坑,学刘婵装傻充愣卖萌求生存,学和珅贪污受贿腐败赚的腰缠万贯,调教有方皇帝,最后严禁不学王莽篡正。(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这帮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屁孩还不是乖乖的拜倒在老娘的......胖爷的裤衩之下,吼吼吼吼......。

第2章 大唐第一狠人(求收藏)_大唐胖财神

    “呸!”长孙冲狠狠地地朝着前面的地面吐了口唾沫,“怪严禁李承道这家伙找我麻烦?原来是防守站位相同。咱姑父但是因为未来的大唐皇帝李世民。而那些家伙们但是李竣工的儿子们!哼,嘛秋收的蚂蚱也蹦跶不了几天了,让他们洋洋得意洋洋得意。”正长孙冲以各种诅咒之骂着李竣工正在长孙冲以各种诅咒咒骂李建成的那几个鳖孙儿子的时候。。...

    “呸!”

    长孙冲狠狠地朝着前面的地面吐了口唾沫,“怪不得李承道这家伙找我麻烦?原来站位不同。咱姑父可是未来的大唐皇帝李世民。而那些家伙们可是李建成的儿子们!哼,反正秋后的蚂蚱也蹦跶不了几天了,让他们得意得意。”

    正在长孙冲以各种诅咒咒骂李建成的那几个鳖孙儿子的时候。

    “少爷...少爷,高姥爷来了?”

    一个婢女急匆匆的跑过来。从这尊身体的记忆得知这个婢女是他的贴身丫鬟,是母亲带来的,姓高,唤名圆圆。高圆圆?长孙冲定晴一瞧,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庞,秀气挺直的鼻子,衬托起一双妩媚动人、神采飞扬深黑美眸,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嗯,以后就是俺的通房丫鬟了。

    “谁?谁来了?”长孙冲拉着小丫头的手,这手张的真好看,人也张的标志,左看右看,这丫头也就是12岁,比我大两岁,长的那是一个标志。据说,我再大两岁就可以收了她。哎,还是古代好啊,大户人家都有一个通房丫头,简直就是美啊,美啊,美啊~~~

    圆圆赶紧把白如水葱的手指从某个色狼手里抽出来,缩回袖内,小脸蛋上酡红:“少爷,别闹了,高姥爷来了。”

    “谁?高姥爷?”长孙冲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他女儿是不是叫高翠兰?”

    “那是夫人名讳~”

    高翠兰是我妈?那猪八戒是谁啊?这里是不是高老庄啊?一时间长孙冲的脑海还转不过弯来。

    一个粗狂的汉子走了进来,乐呵呵说:“我大孙子醒过来,太好了~”那脸上挂着热情的劲儿可不得了。

    “老头儿,你谁啊?”

    通过长孙冲的记忆才知道面前的老头儿,的确是他的姥爷高俭高士廉,长孙无忌的舅舅,长孙冲的舅姥爷。

    隋炀帝大业年间,高士廉出任治礼郎。609年(大业五年),高士廉因妹夫长孙晟病逝,便将妹妹高氏接回家中,并厚待外甥长孙无忌、甥女长孙氏。后来,高士廉发现李渊次子李世民才华出众,便将甥女长孙氏嫁给他,这就是后来的文德皇后。

    高士廉攀上了李世民这高枝,为了笼络长孙无忌,只能把自己的女儿高翠兰嫁给了长孙无忌。然后生下了长孙冲。

    高士廉过来就是看看长孙冲醒过来了没有,“哎吆,我的大孙子,瞧瞧几日不见都瘦了~”我都一百多斤了,还瘦?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们这群杀才!就不给孙子搞点儿好吃的吗?瞧瞧这瘦的都脱了相了.......”高士廉这一吼,吓的门外的那一群丫头片子禁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高士廉作威作福惯了,家丁们都怕他。

    “姥爷,姥爷,吃的很好,”长孙冲摸着脑袋,“就是脑袋疼......”

    “哼!”

    “那该死的李承道!别让老夫抓住你的小辫子,居然敢打我宝贝孙子。”高士廉的那股阴狠劲儿着实吓了人一大跳。

    “大孙子,放心,姥爷一定饶不了他!”如果换做成旁人,说说也就是说说,毕竟人家可是皇长孙,招惹不起。可是高士廉绝对是个行动派。历史上就是他带人将李建成还有李元吉家里的那几个鳖孙给‘咔嚓’的。

    想到这里的长孙冲一脸汗,姥爷真不愧是大唐第一狠人啊,谄媚笑道:“姥爷,我这不是没事儿吗?切不可动怒,小心气坏了身子。”

    高士廉见到长孙冲一脸汗,关心道:“又不舒服了?冲儿...怎么一头的汗?”

    长孙冲急忙道:“没事,太胖了。”

    高士廉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对圆圆吼道:“死丫头,还不给你家少爷端水去?”

    圆圆粉红色的小脸吓的煞白赶紧唯唯诺诺道:“奴婢马上去......”

    高士廉脾气很臭,绝对是那种狗咬他一口,他就把狗给炖了的主儿,脾气非常臭非常硬,嘴上的胡子都飘起来哼道:“这么不赶眼力劲儿,等过几天,我给你换个好丫头~”

    长孙冲赶紧打住,“别,姥爷,圆圆挺好的,就不用换了~”这么好的小姑娘还没玩就换了,那找谁说理去。

    “好,好,姥爷不换,姥爷不换,这下满意了吧?”

    “爹爹~”

    她长着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让高姥爷和长孙冲不由的望去。这个漂亮的大姐是谁?不会走错门了吧?

    “爹爹~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瞧那位大姐的俊俏的模样还要对高士廉卑躬屈膝的样子应该是咱便宜老妈高翠兰了吧?不过这模样的确长的可人,一副古装御姐流的打扮。

    高士廉高傲的吹胡子道:“我孙子都成这样了,都不告诉我?你还把我当你爹吗?”就你这睚眦必报的脾气谁敢告诉你啊?现在多事之秋,那太子李建成一直敲打李世民,正瞅着找不到把柄,谁敢告诉你啊,现在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不怎么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高翠兰赶紧过来赔不是,安慰道:“爹爹,冲儿也没大事,我也是担心您?寻思着等冲儿好了,去拜会您。是吧,冲儿。”死肥仔,你要敢说不是,老娘能死你。

    长孙冲见到自己的老妈那一眼凶光,感情都是一家人啊?赶紧从御姐幻想之中回过神来,唐朝夫人都这么彪悍吗?这句话没毛病,毕竟男的主外,女主家。靠男人那点儿工资养活一大家子那是绝对不够的,肯定是需要一些其他收入,比如庄子,店铺啊等等这些打理肯定不是长孙无忌来打理,那都是由面前的这位便宜老妈高翠兰打理。没点儿手段,没点儿手腕,怎么可能将府里上上下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呢?

    “是啊,姥爷您别生气,主要是我这几天才刚刚能活动开。没告诉您。再说我也没有毛病啊。那五个崽子,咱记在心里,等有朝一日再找他们晦气。现在,咱们还是要为大局。”

    “瞧瞧,还是我孙子会说话。”高士廉霸气道:“放心,孙子,先让那几个崽子蹦跶几天。”末了又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辅机回来了没有?”

    高翠兰赶紧说道:“还没有回来,想必应该快回来吧。”

    “哼,自己儿子被人打了,也不回来看看。这当父亲的……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说道说道。”高士廉的脾气一直不好,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更年期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