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生存祭

作者:多元醇子 | 灵异恐怖

收藏

多元醇子小说作品_生存祭完整版_第九章 唐湾、小棚

    便抬头来,但是脸上了脏兮兮的,但但是掩忍不住那份俊秀的容颜。  “我从深入研究所逃出的。我叫唐湾,我也没地方也可以去了,你们能不能够……”唐湾说起一半也没说一直这样,不是看向他们,眼神霎是怜人。  “的确我这车找的啊时候。”杨磊地说,眼神却看向夏鸣找了一些水和食物给她,但是她只喝了一些水,并没有吃东西。。...

      这时候,沐峰和杨磊也回来了。没想到杨磊还真找到辆车,外加搜集了几桶汽油和一些吃的。“这什么状况?英雄救美了?”杨磊一下车就说道。

      夏鸣找了一些水和食物给她,但是她只喝了一些水,并没有吃东西。

      “美女,你是从医院逃出来的吗?这儿离最近的医院也有十几公里吧,单靠脚也真是毅力可嘉啊。”杨磊看着靠在车上的女人说道。

      那女的身穿白大褂,仔细一看上面还夹了一个牌子,看样子真是个医生。她听到杨磊问她,便抬起头来,虽然脸上已经脏兮兮的,但还是掩不住那份清秀的容颜。

      “我从研究所逃出来的。我叫唐湾,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你们能不能……”唐湾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而是看向他们,眼神煞是怜人。

      “看来我这车找的真是时候。”杨磊说道,眼神却看向了沐峰。

      夏鸣也看着沐峰,却发现他一直盯着唐湾看,并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眼神,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认真。

      杨磊用胳膊捣了捣沐峰,“就算是个美女,也不能这样看着人家啊?”

      沐峰转过头,“我们该走了。”说完便打开车门上了车。

      “应该是同意了,他就是那种**型的。”杨磊小声地对唐湾说。

      “唐湾,那你坐张敬的车吧。”夏鸣牵着牙仔向沐峰的车走过去,一边回头对张敬说:“我有点事。”

      “唐湾,要不你坐我的车吧,哥开车可稳了。”杨磊对着唐湾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谢谢,不过这辆车大一点。”说着便上了张敬的车。

      杨磊自讨没趣地上了车,沐峰的车在前面开道,其次是张敬的,杨磊垫后。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夏鸣关上车门对沐峰说道。

      “你要问什么?”

      “密码的事。”

      “好,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仅此这一个。”夏鸣还没来得及开口,沐峰又继续说道:“密码是我猜的。”

      “别忽悠我行吗?当我三岁小孩啊!”夏鸣有些生气地说道。

      “你爸贴在门上的纸条,其实并不是留给你的,而是给我的。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串数字的意义。所以输入密码的时候,我确实是猜的。”沐峰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爸给你的?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跟他什么关系?”夏鸣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你不必知道这些,你只要知道,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既然是同一边的,为什么不能说?”

      “有时候,知道并不是一件好事。把你送到安全区,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任务?我爸给你的任务?”

      沐峰没有再说话了。

      但是显然,目前的这些信息量已经让夏鸣够吃惊的了。首先,沐峰说纸条是父亲留给他看的,并且又提到任务二字,那么可以推断,这个任务很可能是父亲留给他的。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给他,那肯定是当时的状况不允许,夏鸣猜测,也许是沐峰不能被那些接父母人看见,那些人跟出现在学校里的应该是同样性质的。

      可是沐峰为什么会答应这个任务?这个是夏鸣想不通的。夏鸣一直认为父亲跟沐峰就像自己跟沐峰一样,只是邻居关系,连正常的邻居关系都算不上。沐峰会接受这种任务,除非是上司与下司的关系,可是在这种可以称得上是末日的状态下,正常人都会变得不受拘束,肯定不会被这种上下关系所屈服。

      沐风愿意接受这样的任务,要么是有非接受不可的原因,要么就是有十足的把握。

      至于前者,若是非接受不可,莫非是父亲威胁了沐峰?但是想想,夏鸣还是否定了,他觉得父亲不会是那种人的。如果是后面那种情况,说明沐峰就是自愿的,他自愿去帮助一个累赘?

      这两种情况的虽然都难以让人相信,但是夏鸣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如果真的还有第三个原因,夏鸣觉得,眼前的这个沐峰,绝不简单。至少他现在展露出来的任何一面,都只能算是冰山一角。

      他愿意让我们看到的冰山一角。

      “沐峰,我们得在天黑之前找到安顿的地方。”对讲机里突然传来杨磊的声音。

      这种时候,高速上一定堵满了车,沐峰避免了去走高速,而是绕着郊区的公路行驶,郊区人少,但是房子也少。

      如果天黑之前找不到住处,就只能在车里过夜,因为夜里赶路是很危险的。

      “看那里。”夏鸣指着不远处对沐峰说。

      那是一个简陋的小棚子,被四块鱼塘围在中间,只有一条可供一人走过的很窄的路埂通到那里。虽然寒掺,但是防御绝对好。

      三辆车在塘边停了下来。

      “这地势牛啊,丧尸要会耍杂技才能过去。”杨磊看着那个房子说道。

      他们各自整顿了东西,依次走了过去。

      到近处一看,房子真的很小,称为棚子一点都不为过,进去以后身体基本上都站不直。里面只有一张很小的床,和一些简易的厨房用品。

      “哇,我看到水里面有鱼啊!”唐湾对着鱼塘叫起来。

      “这里是鱼塘啊,有鱼有什么奇怪。来,看哥给你抓鱼吃。”杨磊从棚子里拿出一张渔网说道。

      这鱼塘的鱼还真多,一网下去可以捞上来十几条,这棚子里的煤气已经没气了,夏鸣他们只好生火烤鱼,杨磊麻利地将鱼处理好,放在火上烤起来。

      天色已经暗下来,除了小棚这里的一堆火光,目及之处黑暗一片。

      几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烤鱼,夏鸣扔了一天给牙仔,牙仔不出意外地只闻了一闻并没有吃。

      “你们家狗真够娇气的啊。”杨磊说道。

      “它习惯吃狗粮了,狗粮迟早会吃完的,得让它习惯吃吃这些。没事儿,饿一会儿应该自然就会吃的。”夏鸣拍了拍牙仔的头,又指了指地上的鱼。

      “我们这一路是要去哪儿?”唐湾一边将鱼头放到牙仔那里,一边问道。

      “我们要去安全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去一趟张敬的家。”夏鸣说道。

      张敬这一路上一直闷闷不乐,还经常对着手链发呆。

      “安全区?有这地方?军队建的?老子现在可不相信军队,他妈的连活人都不放过!”杨磊掰下鱼头愤怒地丢向牙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