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妖瞳狂妃

作者:夜白 | 穿越重生

收藏

妖瞳狂妃-第14章 初得英雄心

    冬夜里寒风凌冽,皇宫麟德殿中却觥筹交错,热闹的场面非凡。昨夜是天宋皇帝特意为楚王秦昊准备好的接风庆功宴,宴上不但到齐了一众皇子、公主,更是找来了朝廷肱骨大臣及家眷,大殿内琴瑟悠扬悦耳,人声鼎沸。段子萱坐在国公夫人身边,打从入坐后那热忱的视线就没从秦今夜是天宋皇帝特地为楚王秦昊准备的接风庆功宴,宴上不仅聚齐了一众皇子、公主,更是请来了朝廷肱骨大臣及其家眷,大殿内琴瑟悠扬,人声鼎沸。。...

    冬夜里寒风凛冽,皇宫麟德殿中却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今夜是天宋皇帝特地为楚王秦昊准备的接风庆功宴,宴上不仅聚齐了一众皇子、公主,更是请来了朝廷肱骨大臣及其家眷,大殿内琴瑟悠扬,人声鼎沸。

    段子萱坐在国公夫人身边,打从入座之后那热情的视线就没从秦昊身上离开。

    早就听说楚王秦昊玉树临风神勇威武,是人中龙凤,可段子萱很少有机会见到秦昊,前一次段子萱见到秦昊时,秦昊还只是个翩翩少年,没想到今日再见,秦昊就已经成了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只一眼就叫原本只是想嫁给“楚王”的段子萱倾心不已。

    果然娘给她选的夫君必是这世间最好的男人!

    一旁的国公夫人实在看不下眼,偷偷在段子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萱儿,不得失态!”

    段子萱惊醒,赶忙收回视线,满脸通红地垂下了头,喏喏道:“多谢娘提醒。”

    大庭广众之下,她怎么能盯着人家一个劲儿地猛看呢!

    广陵郡王秦渊撑着脑袋歪靠在矮桌上,一副没骨头的懒散样子,与他身侧坐姿端正的秦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跟着乐律摇头晃脑地哼着小曲,秦渊的视线不经意间从段弘一家的席位上扫过,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抻着脖子往女眷的位置看了看,秦渊就伸手拍了拍秦昊。

    “四皇兄,那个就是我四皇嫂吗?可真是个美人啊!”

    顺着秦渊的视线看过去,只是片刻秦昊就淡漠地收回了视线:“别乱说。”

    “诶?”秦渊一怔,干脆挪着屁股坐到秦昊身边去了,“那个不是吗?可段家不就来了这么一个女儿吗?四皇兄你今日凯旋,皇嫂她怎么能不来?”

    没理会秦渊,秦昊端起酒杯掩饰住神色中的尴尬。

    他其实已经认不出他的那个未婚妻来了,说起来,他跟她也只在小时候定亲那会儿实实在在地相处过十几日,那之后就几乎没有机会见面,一晃十年,他哪还记得她的样子?

    以他如今的权势也不必再拉拢段国公,不然反倒容易引起父皇忌惮,不知道母妃为什么一定要他娶她,就算是救命之恩,也不一定非要通过亲事来还吧?

    想到自己注定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秦昊的心里就有些烦躁,一仰头就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这事儿他还得再跟母妃好好说说。

    然而秦渊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秦昊的尴尬和不悦,突然扯着嗓子问对面的段弘道:“段国公,本郡王未来的四皇嫂来了没有?”

    秦渊这一嗓子喊出去,麟德殿内瞬间鸦雀无声,天宋皇帝瞪着他,皇后瞪着他,连乐师们都差点儿失手砸了手里的乐器。

    不愧是连陛下都拿他没辙的广陵郡王,这还真是相当地敢作敢为啊。

    段弘的神色一僵,沉声道:“回郡王的话,小女身体不适,正在府中休养。”

    “身体不适?”秦渊的眉梢一挑,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怎么早不病晚不病,偏就给四皇兄庆功这日病了啊?真是扫兴!”

    闻言,段弘暗暗咬牙。

    广陵郡王您若不问,便就没有不长眼的人会提起,自然也没有扫兴一说!

    秦渊却没有要消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人没来,总该送个什么东西来道贺吧?”

    “这……”段弘拧眉。

    现在从他准备好的贺礼里分出一个挂在南歌名下还来得及吗?

    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段子萱的眼神一亮,突然扬声道:“有!陛下、王爷,家姐有托臣女将她精心挑选的贺礼转交给楚王!”

    “嗯?”秦渊看向段子萱,一脸狐疑,“她托你转交什么?呈上来看看!”

    “萱儿?”国公夫人担忧地看着段子萱,连坐在第一排的段弘和段子恒都转过头来看着段子萱。

    段子萱给了几个人一个放心的眼神,得到天宋皇帝的准许后就命身后的宫人去偏殿将月娇带来。

    不一会儿,月娇就跟着宫人踏进麟德殿正殿,因为宫人只喊了她一个人过来,所以月娇心中惴惴,但入殿找到段子萱的所在,又跟段子萱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月娇就知道该用哪一套说辞了。

    “奴婢月娇,叩见陛下,恭贺楚王凯旋归来,这是我们二小姐特地寻来献给楚王的宝剑,请楚王过目。”

    月娇的话音刚落,段子萱的娇喝就起:“月娇!”

    月娇被喝得心里一咯噔,万分不解地看向段子萱。

    怎么了?她说错了吗?可她是照着二小姐先前教她的一字不差地说下来的啊……

    段子萱匆忙起身,走到大殿中央跪下:“陛下恕罪,是臣女没有交代清楚,这剑是家姐寻来的,家姐一直盼着能亲手交给楚王,奈何家姐的身体向来柔弱,近日不巧染上风寒,这才托臣女代为转交,还请陛下和王爷恕罪。”

    说话的时候,段子萱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但暗地里却偷偷掐了月娇一把,给月娇使了个眼色。

    主仆多年,月娇向来都能猜得准段子萱的心思,今夜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月娇心领神会,立刻故作娇憨地偏头,不解地眨着眼嗫喏道:“可是……可是这明明就是二小姐费尽了心思得来的啊,怎么就变成是大小姐寻来的了?”

    “月娇!”段子萱急得瞪了月娇一眼,“我说这是姐姐送的就是姐姐送的!”

    月娇扁扁嘴,委屈地应下:“是,奴婢知道了。”

    主仆俩这一唱再一和,便引出了众人的无限遐想。

    楚王打了胜仗凯旋而归,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这位未来的楚王妃人不来就算了,连份贺礼都不备,这究竟是未来的楚王妃对楚王不甚在意,还是段国公压根儿就不想要这门亲事?

    没想到会被自己的女儿摆了一道,段弘当即黑了脸,扭头就瞪了国公夫人一眼:“你养的好女儿!”

    国公夫人拧紧了帕子,暗骂段子萱自作聪明。

    国公爷如今正宠着那妖女,萱儿这样诋毁那妖女,国公爷怎么可能饶过她?而且坐在这里的人可不都是他们国公府的友人,萱儿这样一说,该叫有心人大做文章,说他们国公府不屑与楚王联姻了!贤妃心中又会怎么想?

    麟德殿内的气氛顿时尴尬到极点,事关段国公的两个女儿,事关楚王妃,没有人敢随便说话,连天宋皇帝都在谨慎措辞,贤妃更是冷着张脸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看着急得快哭了的段子萱,秦昊突然站起来走了过去,拿走月娇手上的剑,拔剑出鞘,仔细看了看。

    “是把好剑,甚合本王心意,段二小姐有心了。”

    收剑入鞘,秦昊拿着剑转身就往回走。

    心里得意,段子萱却故作慌张道:“王爷千万别误会!那剑是家姐寻来给王爷的!”

    她可没说谎。

    秦昊的脚步一顿,扭头看着段子萱,淡淡一笑:“本王知晓了。”

    秦昊的身后,秦渊端起酒杯轻抿一口,眼底精光闪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