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都市大亨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异能

收藏

  《都市大亨》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刘凡,吴雨婷,易萧晨,吴雨,王燃,陈修睿,马泷,张白,孙潇潇,周婷婷之间的故事。都市大亨约8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都市大亨孙潇潇张白小说全文阅读_都市大亨孙潇潇张白完整版_都市大亨小说孙潇潇张白

    孙潇潇张白小说名字叫作《都市大亨》,提供更多都市大亨孙潇潇张白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都市大亨孙潇潇张白比较完整版。都市大亨小说孙潇潇张白摘选:孙潇潇说的坐落于武广下的星巴克,上午四点天气热,人本就不多。刘凡推门进来,扫了几眼,就…...

    孙潇潇张白小说名字叫做《都市大亨》,这里提供孙潇潇张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都市大亨小说精选:江城步行街,在整个国内的步行街中,算是比较有特色的一个商业街。因为城中心江河交汇的原因,江城的区域划分,就是以水为界,分为三个大区,江昌,江口,江汉。江汉是建国前就存在的老工业区,江昌区是教育科研为重,江城中的大学基本就在这一区,最繁华的则是作为商业中心的江口区。江城步行街就横垮江昌,江口两区,位于长江流经的两岸,相对而望。逛街的人可以乘坐江中渡轮来往,单程也不过十分钟。搭出租,坐渡轮,刘凡到达位于江口区东步行街时,是…

    江城步行街,在整个国内的步行街中,算是比较有特色的一个商业街。

    因为城中心江河交汇的原因,江城的区域划分,就是以水为界,分为三个大区,江昌,江口,江汉。江汉是建国前就存在的老工业区,江昌区是教育科研为重,江城中的大学基本就在这一区,最繁华的则是作为商业中心的江口区。江城步行街就横垮江昌,江口两区,位于长江流经的两岸,相对而望。逛街的人可以乘坐江中渡轮来往,单程也不过十分钟。

    搭出租,坐渡轮,刘凡到达位于江口区东步行街时,是下午四点左右。

    和以年轻时尚为主,位于对岸江昌的西步行街相比,东步行街的消费档次要高出许多,沿街店铺多是大品牌的专卖店,江城最顶尖的江城世贸,江城广场,SOGO,新世界全部汇聚在这条街上,刘凡刚来江城的时候,去逛过,纯是为了开眼界。同行的也只有张白掏钱买了东西,一件休闲衬衣,一条牛仔裤,花了六千八百块,这个数字到现在刘凡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后来张白在大一的时候,凭借这套战袍,加上家里开过来的宝马X3,风花雪月春意荡漾了整个学年。

    找到孙潇潇说的位于武广下的星巴克,下午四点天气热,人本就不多。刘凡推门进去,扫了一眼,就看见坐在店内靠窗位置,身穿黄色性感连衣短裙,拿着一盒化妆品对着小镜子补妆的孙潇潇。

    以刘凡这种对品牌知识匮乏的宅男,在看到孙潇潇的第一眼,都瞬间瞧出了好几个牌子的东西。经典款的Tiffany Keys玫瑰金项链,施华洛世奇的Duo Clover 四叶草手镯,桌子上是LV的手袋,刘凡对包没啥研究只认得上面的印花看不出到底是哪个系列的。走近看到了化妆盒上的LOGO,不出所料是雅诗兰黛,估计算是这孙潇潇身上带的最便宜的东西了。刘凡在心里暗想,就这妹子这身行头,撑死了算三线城市富裕子弟的张白,说没碰应该不是他主观决定的结果而是客观情况的必然。

    “孙潇潇?你好,我是张白的朋友,张白来不了,让我过来跟你交代一声情况。”

    来到近前,刘凡喊孙潇潇的名字,见孙潇潇投来疑问打量的目光,说道。

    “交代情况?什么情况?”孙潇潇从头到脚扫了刘凡两眼,漫不经心的道。

    刘凡也不客气,在孙潇潇对面的空位坐下道:“是这样,张白本来准备过来的,谁知道还没出学校就被一群人给找到了,里面一个平头戴耳钉的说是你男朋友,张白看情况不对,就让我赶紧过来通知你一声。”

    孙潇潇听刘凡说完,瞬间露出紧张的表情,然后又回复正常,道:“我跟罗胜勇已经分手了,他去找谁跟我没关系,我也管不着。你还有事吗?没事就请离开吧,过会我朋友要来呢。”

    罗胜勇?

    刘凡记住名字,笑笑道:“等朋友啊,那你能告诉我罗胜勇是哪个学校的吗?告诉我我立刻就走。”

    孙潇潇回味过来,道:“你打听这个干嘛?”

    “呵呵,没啥,就是想找他。”

    “不管你想找他还是干嘛,都跟我没关系,我好心劝你,他不好惹,如果是吃了什么亏,忍一忍就过去了。好了,请你离开。”

    孙潇潇道,显然是猜到了什么。

    要不说他娘的红颜祸水,张白,你小子这次吃亏吃的不冤那。但愿你这次能长点记性,不然再有下次,哥们可就再懒得管这种破事。

    刘凡看着孙潇潇的表现,就知道张白被打这件事,肯定和眼前孙潇潇的前男友罗胜勇跑不了关系,而且张白显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貌似这罗胜勇还挺有背景,想想也对,普通大学生也不太有胆子心思能力下这种手。

    “上周末你没和张白在一起,我想知道他是替谁抗了黑锅。”刘凡看孙潇潇这样,也不再废话,问道。

    孙潇潇瞪眼道:“关你什么事,管好你自己吧!让你走没听到?屌丝。”

    刘凡呵呵笑道:“我是屌丝没错啊,不过节操还是有的,至少知道有什么事别拖不相干的人下水。”

    “你什么意思?”孙潇潇道。

    “张白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孙潇潇听到这消息,有些意外但没吃惊,道:“这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有本事自己去找罗胜勇,别再来烦我。”

    “果然有情有义,张白认识你算他小子走大运。回见。”刘凡内涵非常的竖起大拇指夸奖道,真论起辞锋,常年混迹AB站,以及帝吧WOW吧各大论坛的刘凡,类似孙潇潇这种十个加一块都是不是他的对手,只是平常他也没这工夫心劲机会显露才华,今天遇见孙潇潇这极品,终于难得爆发了一回开口讽刺道。

    孙潇潇如何听不出刘凡言外之意,只是这话正中了她的软肋,让她没底气撒泼。

    刘凡也懒得再跟这绿茶婊废话,反正名字问到了,接下来的事看张白怎么打算。刚要撤,就看见正气的脸蛋通红的孙潇潇,忽然眼神一亮,起身就往刘凡身后扑去。

    “你怎么才来,这有个讨厌鬼,你帮我教训他!”

    矫揉造作的声音听的刘凡一背的痱子,转头就看见个西装笔挺,目测年纪超过四十的中年人站到他面前。

    “他是谁?”中年人对紧紧挽着他的孙潇潇问道。

    一副小女人状,整个胸脯挤在中年人胳膊上的孙潇潇道:“我不认识,他说是我一熟人的朋友,过来骚扰我。”

    我擦!刘凡在心中骂道,就你这一看水性杨花的女人,也就张白这家伙味重不忌口,老子才没那么饥渴骚扰你。

    “有没有动手动脚?”

    “没有,就是说话很讨厌。”

    在这种众目睽睽的公共场合,孙潇潇也不敢多添油加醋,说道。

    “请你道歉!不然后果自负。”中年人皱眉,一副颐气指使高高在上的模样。

    “孙潇潇,好眼光,这位大哥可是有魅力的多啊,一看就是成功人士。回头我帮你劝劝罗胜勇让他别再缠着你,分手就分手输给大哥不冤。”刘凡不搭理中年男,起身对孙潇潇道。

    孙潇潇有些傻眼,没想到刘凡来了这手,顿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中年男倒是一派不为所动的样子,刘凡的话在他看来,挑拨手段有些上不得台面。至于孙潇潇,以他的阅历三两句就摸了个通透,就是个眼皮浅贪慕虚荣物质的拜金女大学生。之前跟过几个男人都不重要,他也不过是贪图孙潇潇新鲜年轻好上手花费不大,玩腻了脱身简单,全是生理需求没有感情。不过眼前这小年轻也挺讨厌吗,他虽然不方便表露身份,小小教训一下倒也没太多忌惮。

    掏出电话,拨通,中年男对着电话道:“喂,是江所长吗?对,是我。我在武广下的星巴克,这有个人骚扰我朋友,像是色狼。对,好,我在这等着。”

    挂了电话,中年人对刘凡道:“乖乖待着,敢跑你会更麻烦。潇潇,来,坐。”

    刘凡倒是真有点被中年男的举动镇住,想溜,又怕跑了真显得做贼心虚,暗想反正他啥也没做,身正不怕影子斜,就没动。

    孙潇潇瞪了刘凡一眼,和中年男坐下。不到两分钟,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门口,下来三个身穿警服的警察,进了星巴克。

    “我们是东步行街派出所的,你,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三人进门,刘凡看见为首的矮胖中年警察和西装中年男点头示意,但两人没开口打招呼说话,矮胖警察就径直走到他面前道。

    “为什么要我跟你走一趟?我又没犯法。”

    “有人报警说你骚扰女性,老实点回去跟我们协助调查,调查清楚你没做自然放你走。”

    “这里这么多人,有目击者,还有监控,直接就能调查清楚,我不会跟你们回派出所的。”

    信你我就是你养的,刘凡在心中道。又有点后悔,早知道问清楚罗胜勇的名字就溜了。谁想到孙潇潇这娘们的伴上的靠山还真有背景。

    刘凡坚决坐在椅子上不挪窝,派出所是绝对不能去的,身为小市民,刘凡对警察基层单位的那些手段可是很清楚,更何况明摆着是中年男想借这个矮胖警察的手整他,进去肯要吃亏。

    “我用你教?!老实点,别逼我们采用强制手段。”眼看矮胖警察道,一个示意,后面的俩跟班就要上来拷人。

    见情势危急,刘凡急出一脑门的汗。反抗他是不敢的,更不能进派出所,瞅了一脸平静的中年男和满脸骄横的孙潇潇。刘凡想着是不是服软道歉算了,哪怕低声下气不要脸面其实也没啥,好死不如赖活着,好汉不吃眼前亏,韩信能受胯下之辱,他软软膝盖也没啥不好意思。

    咚咚咚,三下响。

    不是刘凡跪下磕头的声音,虽然他确实毫无节操的有这个念头。

    循着声音看去。

    星巴克擦拭的十分干净的落地窗外,齐耳短发,红色短裙大长腿,迷你手袋轻晃,烈焰红唇不停蠕动嚼着口香糖的周婷婷,正隔着玻璃站在外面。‘

    看见刘凡望过来,周婷婷五官精致的俏脸浮现戏谑笑容,伸出**嫩纤细的手掌,对着愁眉苦脸一脸纠结刚沦为“犯罪嫌疑人”的刘凡,勾了下手指头,眉角飞扬。

    就像一团能烧的人心慌的烈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