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颤栗杀途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异能

收藏

  《战栗杀途》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陈娇,常遥远的,燕行天,红姐,聂傲晋,聂小青,姜文远,燕峰之间的故事。战栗杀途约7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颤栗杀途常遥远聂小青_颤栗杀途常遥远聂小青小说_颤栗杀途小说常遥远聂小青

    常遥远的聂小青小说名字叫作《战栗杀途》,提供更多战栗杀途常遥远的聂小青,战栗杀途常遥远的聂小青小说。战栗杀途小说常遥远的聂小青节选:常遥远的的身后传来。听了声音,就明白了来人,可常遥远的却也没立刻回过头,再次泡着澡。“嗯!”常遥远的…...

    常遥远聂小青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常遥远聂小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常公子真懂得享受,可你怎么都得让妹子喘口气啊!”一个姣好且有威严的声音渐渐从常遥远的身后传来。听了声音,就知道了来人,可常遥远却没有立即回头,继续泡着澡。“嗯!”常遥远缓缓开口道:“是什么风把聂家大千金吹来了!”聂小青微笑道:“恐怕我来得正是时候。”“哈哈!”常遥远大笑。聂小青妩媚一笑,搭着常遥远的肩膀,道:“那么你到底想要办我,还是为我办事呢?”常遥远道:“不管办什么,都愿为你上刀山下火海!”聂小青道:“还真有一张巧舌呢!”常遥远…

    “常公子真懂得享受,可你怎么都得让妹子喘口气啊!”一个姣好且有威严的声音渐渐从常遥远的身后传来。

    听了声音,就知道了来人,可常遥远却没有立即回头,继续泡着澡。

    “嗯!”常遥远缓缓开口道:“是什么风把聂家大千金吹来了!”

    聂小青微笑道:“恐怕我来得正是时候。”

    “哈哈!”常遥远大笑。

    聂小青妩媚一笑,搭着常遥远的肩膀,道:“那么你到底想要办我,还是为我办事呢?”

    常遥远道:“不管办什么,都愿为你上刀山下火海!”

    聂小青道:“还真有一张巧舌呢!”

    常遥远摸向她的腿。

    聂小青咯咯笑了起来,边躲边打开他的手,声音变得严肃道:“先办事如何?”

    常遥远一扬手,那名女大学生就立即三步并两步地离开,而陈娇知道他们有事要谈,也乖巧地站起身来,为了巩固自己在常遥远身边的地位,还向聂小青挺了挺身子以显示优越。

    聂小青冷眼看着她,道:“妹子,你不是海绵,就不必挤了吧!”

    “有些人想挤,恐怕还挤不出来呢”陈娇放肆地瞄了眼聂小青的前心,冷哼一声,这才迈着婷婷小步离开。

    聂小青看着她摇摆,目中有几分不屑,等到她走出门并关好了门,才道:“你要安排一个人消失”

    常遥远不是傻子,知道聂家的千金女突然造访,绝不是为了玩乐,他收敛纨绔公子特有的不成事气质,道:“一个什么人?”

    聂小青道:“燕行天!”

    常遥远笑了,道:“那个遭雷劈的衰货啊,可是他似乎对你们构不成任何威胁,他是个智障啊,我平时就靠他取乐呢”

    聂小青捏了捏他的胸肌,道:“他何止是智障,简直是智障最巅峰,但是否有价值,就要看我们如何利用了”

    常遥远道:“如何利用?”

    “我要与燕行天订婚了,就在订婚宴上。”聂小青目光一凛,做了个杀头的手势。

    常遥远惊问道:“你打算自杀?”

    聂小青一下子泄了气,嗔怒道:“你究竟什么脑子,跟燕行天学得吧?”

    “聂家千金的婚礼,当然会有人来祝贺啊,像白啸坤,赵宝盛,韩荆这些豪门望族,以及红集体的李洪博,都会来”

    “在宴会上把他们一网打尽?”常遥远想问,却没开口,怕一下子猜错了又被说成是燕行天的脑子,那可是要命的很,于是聪明地问:“然后呢?”

    聂小青道:“当然是把他们一网打尽了,还问什么然后?”

    “狗日的**,一会儿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干死你!”常遥远在心里暗骂一句,接着道:“但红集团恐怕不会来,你们之间的矛盾可深得很”

    聂小青笑道:“请帖当然是我父亲和燕峰联名发出的,要知道,燕峰和李洪博在年轻时可有一腿呢”

    常遥远这次真聪明了,什么都不问,等着她自己说

    聂小青道:“就在宴会上把矛头直指红集体,借着白啸坤等人的手灭掉红集体,接着再灭掉他们,哇!世界终于清静了”

    常遥远赞道:“晋爷不愧是晋爷!此计高明,得了天下,还让燕峰背黑锅”

    聂小青笑道:“所以,这件事要红集体的人来做!”

    常遥远眼珠一转,露出难色,道:“李洪博是老了,可他的干女儿李绮红据说是个挺难缠的角色,我可不想惹上这女人,这件事毕竟是有难度啊!”

    聂小青道:“还有什么人是你常公子惹不起的么?”

    常遥远送去个**的眼色,道:“太多了,比如晋爷,比如你”

    聂小青道:“以常公子和令尊的地位,还弄不出来一个重刑犯么?”

    常遥远道:“还是有难度!”

    聂小青媚眸微挑,道:“我当然不会让常公子白跑一趟!”

    常遥远大笑,大手又试图攀上聂小青的腿,道:“难度是有,但为你办事,当然没问题”

    聂小青嘴角轻扬露出深不可测的笑意,赞许中隐藏着不屑,常遥远没什么本事,典型的纨绔子弟,可他之所以能够在M市横着走,是因为他有一个非常厉害的父亲,在公安局任局长一职。

    “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收买这位来自红集团的重刑犯,当然也没问题”聂小青再次推开他的手,站起身就走,道:“事成以后,你知道我有两张嘴,随时都等着你”

    陈娇没有走。

    她躲在门后,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听到有脚步声传过来,知道聂小青要走了,这才赶紧蹑手蹑脚地跑开。

    “402的患者需要阿莫西林,你去吧”

    医院走廊里,护士长拦住一名女护士吩咐一句后,便向另一间病房走去,边走边拿起病历,随口念出:“男,十九岁,被雷劈了...什么...竟然毫发无损?简直不可思议,什么、、、电流从其那里导出?”

    护士长眨了眨眼,道:“他当时在做什么?”

    她迫不及待地推开房门,打算看一看这个命大的病人,却只见到了空空的病床。

    燕行天来到一个无人的巷子角落,坐在墙下,有一股强劲的意识正在脑中横冲直撞,他却没有感到半点痛苦,而是出奇的舒服,那意识就像是一台收割机,一点点收割掉原本混沌的记忆,正让大脑逐渐清透起来。

    他的世界观、价值观,对待人事的看法与态度,正离奇转变,他清晰地感到,自己正离奇走向成年!

    一番整合以后,燕行天明白了很多很多事,自己睡不着觉,站在窗户旁,一道闪电劈碎了窗棂,劈在身上,不但毫无损伤,还让自己一下子长大了。

    燕行天有两分苦笑,八分惊喜,这么荒诞的事情,竟发生在自己身上,实在难以相信,他忽然又想到冷漠的父亲,将他抛弃的母亲,狠厉的后妈,以及欺负、嘲笑他的人们,还有那一段段往事。

    “我终于好了!”燕行天深吸口气,大笑有声,忽然,一个声音突兀响起:“谁啊,你在干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