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颤栗杀途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异能

收藏

  《战栗杀途》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陈娇,常遥远的,燕行天,红姐,聂傲晋,聂小青,姜文远,燕峰之间的故事。战栗杀途约7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燕行天小说目录_燕行天小说全集目录_颤栗杀途小说燕行天

    燕行天小说名字叫作《战栗杀途》,提供更多燕行天小说目录,燕行天小说全集目录。战栗杀途小说燕行天节选:燕行天被吓一浑身哆嗦,侧头一看,抬头一看一个乞丐就趴在身边,一脸污泥,正呲着牙望着他,也看不出是在笑但是在哭,陡然对上这张…...

    燕行天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燕行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燕行天被吓一哆嗦,侧头一看,只见一个乞丐就趴在身边,一脸污泥,正呲着牙看着他,也看不出是在笑还是在哭,骤然对上这张脸,他又被吓一哆嗦,赶紧向旁边退了退,这才注意到这家伙原来一直躲在一床破被里,难怪来时没有注意。乞丐咧着嘴,道:“你念叨什么呢?是不是饿了?”在医院逃得匆忙,燕行天就随手拿起自己那件被闪电烧得焦糊的外衣,现在低头一看,比这乞丐也强不了多少,他不由得苦笑起来,这时,只见乞丐善良地递过来半个发了霉的面包。“一个人…

    燕行天被吓一哆嗦,侧头一看,只见一个乞丐就趴在身边,一脸污泥,正呲着牙看着他,也看不出是在笑还是在哭,骤然对上这张脸,他又被吓一哆嗦,赶紧向旁边退了退,这才注意到这家伙原来一直躲在一床破被里,难怪来时没有注意。

    乞丐咧着嘴,道:“你念叨什么呢?是不是饿了?”

    在医院逃得匆忙,燕行天就随手拿起自己那件被闪电烧得焦糊的外衣,现在低头一看,比这乞丐也强不了多少,他不由得苦笑起来,这时,只见乞丐善良地递过来半个发了霉的面包。

    “一个人要混得有多差,才会接受乞丐的食物”燕行天大笑,只觉这乞丐可爱极了,接着毫不嫌弃地挤在其身边,还亲昵地将他抱住,笑道:“你知道么,昨天我被雷劈了,我原来是个傻子,傻子你懂么?但是现在我好了,彻底好了,这一雷把我劈好了!奇怪么?”

    “哦”乞丐把面包收起来,对方不吃也乐得高兴,可被人抱住就显得非常不自然,他不是傻子,当然也不会相信这样的话,他正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

    燕行天找到聆听的人,就一点点将心事全部诉说。

    过了好长时间,乞丐实在熬不住,揉了揉耳朵,道:“我困了,我得睡觉!”

    “那人叫常遥远,没事就羞辱我,还有陈娇,那个**、、、、、、什么你困了?你天天睡还困?你还有没有点追求?”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燕行天愤愤地站起身,仰望着天空,深吸一口气,道:“此生若霞云,绚丽满天空,我燕行天十九年混沌度日,一着清醒,定要傲睨一世,只手遮天!”

    他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感到热血沸腾,目光冷锐一转,甩出一脸的霸气,向乞丐点了点头,接着傲然转身,还生出那么几分迫人的气质,乞丐傻傻地看着,仿佛看到了一束光环正将他笼罩、、、

    “嘭!”

    “哎呀!”燕行天只顾着大步走起,没注意到悬在半空的空调外机,一头碰在上面,好悬没把人家空调撞掉,他晕乎乎转了两圈,瞄了眼向这边张望的乞丐,然后就晕了过去。

    乞丐脑门一凉,替他感到疼痛,可见他彻底晕了过去,才笑出了声,转而,呆愣神情忽然消失,凌厉的目光挑向楼体上部,道:“八楼住户,今夜十二点,我将执行死神之责,但是,我得先搞定这个傻子!”

    天色已将要暗下。

    燕行天一骨碌坐起,上下乱摸,发现自己没什么事,放下了心,这才注意到竟躺在了公园长椅上,也感到脑门的疼痛,他摸了摸鼓起的血包,又咧了咧嘴,道:“这他娘的、、、、难道是那个乞丐把我放在了这里?还真遇上活雷锋了!”

    公园里正是热闹的时候,人头攒动,燕行天的视线马上被不远处的一群人吸引,也不知他们在围观什么,看起来却是兴致盎然。

    燕行天的心情没有因为脑门的血包坏掉,见有热闹,也就凑了过来,只见中央有一个老者,捏着一只毛笔,手臂挥动,正在一张大纸上秀书法,他目光专注有神,浑身更自然散发着一股气势。

    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说说笑笑,老者却丝毫不受影响,也绝不抬头。

    燕行天转目向纸上看去。

    一篇《左传-祁奚举贤》已然写完,笔法力透纸背,龙蛇飞动,显然有大家风范,目前,老者却还举着笔,他似有所思虑,眉头紧锁,迟迟不想放笔。

    周围还真有明白人,知道他写得是祁奚举贤,只是不明白为何他选择了这么一篇偏冷门的文,以他的书法造诣,随便写上一首豪放诗词,配合他刚劲书法,注上落款,恐怕都会卖出个好价钱!

    燕行天却注意到此文另有奥义,虽然书法表面上强劲,大有力愈千钧之势,撇捺间的勾勒却带有更多灵动,取以虚代实的飘渺之意,恐怕这老头要秀的并不仅仅是书法!

    这时,一个脖子上缠着金链子的家伙就大声开口:“老头儿,你写得不错,过几天我兄弟结婚,你帮着写一篇贺词,不让你白出力,我给你一万块钱!”

    说着,他拽了拽金链子,笑道:“小爷我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一个中年妇女笑道:“大兄弟,你可拉倒吧,跟你说这老头每星期都在这里写,有人出三万买他一幅字,他都没卖呢!你能出多少?”

    老者抬起头向两人看去,笑容温和,其五官正如燕行天想象那样,平和中含带着鹤立鸡群的非凡气质,双目更是深邃辽远,熠熠生辉。

    上位者,这是燕行天对老者的判断。

    老者微微点头,终于放下毛笔,道:“我卖得并不是书法”

    “出多少钱我都随意”金链子斜着眼,道:“老头儿,你是不是嫌钱少啊,今天小爷还真就跟你杠上了我告诉你,一幅字多少钱,你出个价!”

    老者的嘴角露出温润笑意,道:“年轻人,如果你喜欢,尽可将此字拿去,我分文不收”

    金链子道:“那不行,你送我不要,我就买!”

    老者叹道:“一幅劣字而已,未识有缘人,送又如何,卖又如何!”

    金链子不耐烦道:“别文绉绉的耍帅,你帅得过我么,多少钱给小爷报个数字,多大个事儿,钱在我眼里那也就是草叶子”

    老者笑着摆了摆手。

    “哎你这倔老头小爷还真就没见过,怎么着,看看,金链子、、、、”金链子脸快憋红了,看这家伙的架势能说到天亮,燕行天忍不住脱口:“此刀不能伤人!”

    这句话打断了金链子,也惊动了所有人,周围人见是个留着西瓜头,穿着一身破烂衣服的少年,说的话更是不着边际,都纷纷讥笑起来,有人甚至猛推了他一把,笑道:“谁家的小孩牙子,弄成这模样,瞎说什么呢?”

    金链子也气急地瞪了一眼,道:“这是艺术家跟艺术家之间的交流,你这傻帽哪冒出来的?”

    老者的身躯却一下子僵住,转而侧目过来,上下打量一番燕行天,对他的装扮不讥无讽,对他的身份来历直接略过,温和笑道:“小伙子,你在说什么?”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连载完本小说,尽在安卓读书(andreader.com)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