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绝品凶兵

作者:月下清华 | 现代言情

收藏

  给大家提供更多绝品凶兵免费深度阅读,主角是西门青大色龟的小说名字是《绝品凶兵》,又名《最强大凶兵》,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的在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举杯邀月清华,小说绝品凶兵全文讲诉了主角西门青是血狼特种部队诞生了的近百年未曾会出现的凶兵,看他如何凶威磅礴,所过之处,草木皆兵……夏国,

绝品凶兵第7章_绝品凶兵第7章节小说阅读

    举杯邀月清华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绝品凶兵,目前仍然处在漫画连载中,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了即将上架绝品凶兵,下面是精彩的章节片段:果真,西门青掐着大兵的脖子,步枪架在大兵的右肩上,正枪指自己呢。这时,大兵被车门砸的鼻口窜血,但标杆滴溜地站着,好像不能够动了,仅有眼珠子在喷火,一脸涨红。显然是被点了穴道了。点穴法也不是神话,只要你完全掌握人体穴位弱点,只要你力量够大,点穴法,对于血狼战士来说,家常便饭。别看他们表面上跟健康人一样,但他们的伤残级别绝对高到离谱。。...
    绝品凶兵第7章 玩笑开大了

    这些保卫战士都是血狼部队带出来老兵,因为各种伤残退役,都被安排在这里保护血狼成员的家属安全。

    别看他们表面上跟健康人一样,但他们的伤残级别绝对高到离谱。

    虽然如此,他们的战力也绝对不是普通军警可比的。

    “报告教官!我们没有懈怠,每天坚持训练。白的原因是这里的军嫂们强制我们天天用洗面奶洗脸。”一个皮肤黝黑左右脸上有两个X型刀疤的大兵,笑着说道。

    “报告教官!我们胖的原因不是偷懒,而是因为这里的大爷大妈们对我们太好了,天天送好吃的,不看着吃完就不高兴。每天撑得要死。”

    另一个没了眉毛只剩下两条疤痕的大兵也咧着嘴笑着说道。

    “我去?待遇这么好?特么的,羡慕死老子了。”狼七一脸羡慕嫉妒。

    “你特码羡慕个屁呀?让一个正值壮年,热血沸腾的血狼看家护院,看着你们上阵杀敌,那是什么心情?你他么的还羡慕?”那脸上有疤的大兵突然瞪着狼七骂道,哪还有刚才的尊重。

    “我们伤残怎么啦?我们废了吗?胳膊腿残了吗?不就是丢了一个肾、一个肝吗?这他么的还减轻负重了,还能多携带几个弹夹呢。年纪轻轻的就让我们养老,就是天天吃鲍鱼鱼翅,也他么不舒服。你少在我们面前抖威风。再装逼,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信不?”另一个没了眉毛的大兵怒目横“眉”,骂道。

    狼七苦笑,真就不敢再嘚瑟了。

    他可是知道,这帮人都特么的憋疯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双手伸直,两腿叉开。例行检查!”

    “他么的,老实点,不许眼睛乱动,不许脸上变色,否则,你就是意图反抗,揍你白揍。”

    两个大兵骂骂咧咧,上来就把狼七按在了引擎盖上,开始搜身。

    “草!把你们都憋成这逼样了?都敢欺负教官了?还有点规矩居没有?”狼七虽然这么说,但却老老实实地接受检查。

    狼七很清楚,自己如果真不按照这两个已经憋疯的战友的命令去做,准保会被这两货借机胖揍一顿。

    他遭罪,两货过瘾。

    赔本的买卖,狼七可不做。

    “特么的,这小子早有准备,证件齐全。找不到揍他的理由!”搜身的刀疤大兵郁闷地说道。

    “咦?车上还有一个呢?下来,接受检查。”持枪警戒的没有眉毛的大兵突然指枪车厢内,正透过敞开的车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的西门青。

    狼七见此没说话,幸灾乐祸地看着。

    他想看看把他老大都揍了的小舅子,在面对枪口和疯大兵时,是如何应对的。

    只是下一秒,他就傻眼了,就后悔坐山观虎斗了。

    就在大兵枪指西门青的瞬间,嘭!

    军车的防弹车门突然飞了。

    西门青已经躺倒在后座上,一脚踹飞了车门。

    西门青的反应速度绝对够快,绝对可以在大兵扣动扳机前,避开。

    嘭!

    嗷!

    飞出去的车门把大兵直接拍飞了,飞出去五六米远,才被围墙外的花池子里的一个小树挡住。

    但小树无法承受撞击之力,咔嚓一声就断了。

    扑通,啪!

    大兵落地,车门子把大兵拍底下了。

    咔嚓!

    另一个正站在狼七身边的大兵反应迅速,速度拉开枪栓,抬枪就要射击西门青。

    这是规矩,拒绝搜查,抓。反抗,杀!

    无论是谁!

    “自己人!”狼七大吃一惊,手疾眼快,右手一探托高大兵的步枪。

    砰!

    子弹射向天空。

    叮铃铃,几乎枪响的瞬间,小区内警报声急促响起。

    刚才还有人影子的小区内,眨眼间,人影皆无。

    即使回不到室内的老人和孩子,也全部就近,在假山,树木后面迅速隐蔽。有的直接趴地上卧倒。

    绝对训练有素。

    三队巡逻大兵,从小区三面飞奔过来。

    枪声,就是战斗。

    狼七脸色难看,玩大了。

    他哪里会想到西门青这么简单直接粗暴?

    狼七看向西门青,嘎?人呢?车里没人。

    坏了!

    狼七冷汗下来了,转头看向那个被砸飞的大兵。

    果然,西门青掐着大兵的脖子,步枪架在大兵的右肩上,正枪指自己呢。

    此时,大兵被车门砸的鼻口窜血,但标杆溜直地站着,似乎不能动了,只有眼珠子在喷火,满脸涨红。

    显然是被点了穴道了。

    点穴不是神话,只要掌握人体穴位弱点,只要力量够大,点穴,对于血狼战士来说,家常便饭。

    “西门青?放下枪?都是自己人。”狼七还托着那个大兵的步枪呢,焦急地喊道。

    他从全神戒备的西门青的状态上看出,这小子把这玩笑当成了真正的你死我活的战斗啦!

    狼七也看出,西门青之所以没杀那个大兵,是因为这小子想见他母亲。否则,立毙。

    这小子的反应和速度这么快?狼七震惊,冷汗都下来了。这要是死人了,问题可就严重了。

    当然,无论是狼七还是两个大兵,开始都把这当做了玩笑。但是,人家西门青却不吃这一套,人家不会开玩笑,所以,也没把这玩笑当玩笑。

    这小子经历了什么啊?居然如此警惕?戒备心这么强?这么不尽人间烟火?

    “我要见我母亲!”西门青只说了一句话。

    但这句话不是妥协,而是威胁,因为西门青手里有人质。

    血狼从不利用人质达到目的,因为血狼有自己的尊严。

    但,西门青不是血狼,确切地说,他是暗夜,是无恶不作的恐怖分子。所以,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狼七服了,服得都想给这个祖宗跪下了。

    “自己人!解除警报!”狼七冲着已经冲出大门的荷枪实弹,步枪保险都打开的大兵们吼道。

    都是血狼的退伍兵,没人不认识狼七。

    没人不服从狼七命令,这是在血狼养成的习惯,无论何时何地,坚决服从。

    警报再次响起,这次,居然是国歌。

    这是解除警报。

    小区内有人影聚集过来,都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教官?什么情况?演习?”膀大腰圆,一脸烧伤疤痕的保卫队长,诧异地看向狼七,询问道。

    “演习个姥姥啊?这是血狼王失踪多年的小儿子,赶紧去请咱妈过来,这小子貌似精神不好。”狼七的脸色,比哭都难看。

    “啊?咱小弟弟回来了?哈哈哈,真的!太好了!”保卫队长激动万分,脸上的伤疤都红亮了,转身撒腿就跑。

    好?好个屁呀?狼七想揍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