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天涯游神

作者:悠悠神 | 科学幻想

收藏

  “紫金冠”集团老板将深入研究的“光神出窍”法,应用于到了很适合人类居住生活的B星球登录计划上,问题了星际间的再次穿越问题,也成了了各国间谍的争夺焦点。却他遇车祸不幸身亡了。曾被老板用“起死回生”术救回来回来的田梦羽与身具绝技,也可以光速运行,化光同体的赵青山,暗没有地震,为何头晕目眩如此颤抖,如堕深渊?镇定一会儿,她赶紧抓起手机拨打2分钟前来的号码,问到:“子音,你刚才说什么了,再说一遍!”。

    “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的老板,一个能驾驭它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内设分公司的大型企业领袖人物,一个有本事和特异能力的老板,怎么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事发现场忽然,在国外的企业,遇上这样的“灭顶”之灾,通常人都要想起是捏造被谋杀。在这样大型的科技集依照章程,“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的董事会、监事会与“执委会”三权鼎立。在国内的运作,由集团的执行委员会指挥各大子公司总经理和企业各部长。在国外,情况特殊,各个公司在创业期间,直接由集团董事会操控和调遣。这些“风筝”线过去是由董事会的常务秘书长关征拽着。自从这个常务秘书长关征前些年在国外卷款叛逃后,这些“线”就由“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老板亲自掌控。这表明,对这个大型企业集团来说,能在国外独挡一面的人才,经过了多年的培养,十分宝贵。另外还有一个未能言明的原因,那就是,企业的最高领导人,得时时刻刻防备国际间谍的渗透和腐蚀。。...

      “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的老板,一个能够驾驭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设有分公司的大型企业领袖人物,一个有本事和特异能力的老板,怎么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事发突然,在国外的企业,遇到这样的“灭顶”之灾,一般人都会想到是蓄意谋杀。在这样大型的科技集团里,不乏现代化的科技设备和装置。这样大的老板,进进出出都有专车和保镖。座驾都有防盗、防弹、防撞击和自动控制功能。跨洋远行,他们都有自己的专用飞行设备、器具和安全措施。若不是谋划周密的暗杀行动,真还难以得逞。

      依照章程,“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的董事会、监事会与“执委会”三权鼎立。在国内的运作,由集团的执行委员会指挥各大子公司总经理和企业各部长。在国外,情况特殊,各个公司在创业期间,直接由集团董事会操控和调遣。这些“风筝”线过去是由董事会的常务秘书长关征拽着。自从这个常务秘书长关征前些年在国外卷款叛逃后,这些“线”就由“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老板亲自掌控。这表明,对这个大型企业集团来说,能在国外独挡一面的人才,经过了多年的培养,十分宝贵。另外还有一个未能言明的原因,那就是,企业的最高领导人,得时时刻刻防备国际间谍的渗透和腐蚀。

      “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在国内有20多个子公司,和上百个分公司。分公司经理级以下的干部一般很难见到大老板,就是集团部长级以上的中上层干部,也是年终总结评比会时才能够见到一次。平日,一般都是用卫星电话、光纤通讯和环球视频遥控指挥,即便是各个子公司、分公司里都有专门的飞行汽车和专用飞行器进行联络,但下面有十多万人的普通职工,根本不知道老板是在哪一个地方,或者国内国外。

      此时,田梦羽先打电话给住在德国柏林的老金头和他的夫人李大姐,然后是住在巴黎的老友方子音,还有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王晓莉以及与田梦羽住在同一个国家丹麦哥本哈根的赵青山。就这几个吧,太远的人,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到。再说,现在她不知道深浅,得扔个石头试一试水深。

      田梦羽把临时会议地址仍选在丹麦,“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设在欧洲的新产品开发和应用技术部。那是坐落在Roskilde市离海边不远的一套花园洋房,房屋的年代比较陈旧,故租金也不算太贵,每月近万丹麦克朗。田梦羽也就住守在那里。

      老金头与夫人李大姐一同来了,老金头名叫金昌盛,山西太原人,老板去世时大约71岁了。他是“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的人事部长,正在欧洲负责公司人事变动和机构组建。李大姐名叫李兰花,也是山西太原人,老板去世时大约69岁。她是“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的财务总监。暂时在欧洲公司负责对外财务接轨和外事财会培训。

      方子音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进来了。她一到来,就插上电源,打开电脑开始工作。方子音是天津人,北京广播学院毕业,老板去世时大约34岁,是“紫金冠”国际科技集团的宣传部长。老板安排她到欧洲来,其工作重点,也就是要把“紫金冠”集团在深海石油钻探、开采项目中的特异思维应用项目,与德国、丹麦等国家合作的详细进展资料,收集整理后作一个宣传报导。

      赵青山来了,他这一天刚修理了头发,走路时习惯性的挺胸拔背,显得很有精神。应该说,他很早就来到了这里,帮梦羽进行一些准备工作。老板在国内时,他当过老板的贴身保卫。他现在是集团思维科学应用开发部的员工,梦羽的直接下属。

      最后一个到达的是王晓莉,一米六九的个儿,河北石家庄人,哈尔滨电讯工程学院电脑专业毕业,老板去世时大约24岁左右。她留着刚过肩的长发,爱穿一身鲜艳的红色短套裙,露出修长大腿丝袜。现在她穿着一身粉红色基调的套裙来了,据说这是近年巴黎时装会议的流行产品。她在欧洲负责网络通讯兼电脑系统检修。她一进来,就使劲拍打了一下赵青山的背,叫道:

      “也不来机场接我一下!真不够哥们的!”

      使人意想不到的是,最近滞留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老林听到开会的消息后也赶来了。

      “老林”名叫林之瑶,中国东北黑龙江省黑河人,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老板去世时大约44岁左右。她是老板的内务部长,平时在国内时,见不到她的影子,因为她常年累月的在老板身边,负责老板的吃、住、行和小财务等核心机密。像老林这样在老板身边工作的人,集团员工都有一种神秘感,即使她只是个分公司经理级别,那就是集团的部长级干部见了都得畏惧三分。其实,这不是她本人有多少能耐,那是一种“势”和“威”,是大型集团严格的管理制度和职务等级制度形成的“威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