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凶灵档案

作者:梧桐阅读 | 其他美文

收藏

  《鬼物档案》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纳兰甄婷,王阿姨,冯玲,纳兰之间的故事。鬼物档案约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冯玲小说目录_冯玲小说全集目录_凶灵档案小说冯玲

    冯玲小说名字叫作《鬼物档案》,提供更多冯玲小说目录,冯玲小说全集目录。鬼物档案小说冯玲摘选:冯玲,朝着冯玲裂口而笑。口中暗黄的牙齿和脸上深红的血渍,行成非常强烈的对比。冯玲张着着嘴,好像用着全身的力气在呐喊,但是一点儿声…...

    冯玲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档案》,这里提供冯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档案小说精选:落地的声音,似乎打断了男人地动作,他漠然扭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冯玲,朝着冯玲裂口而笑。口中暗黄的牙齿和脸上深红的血渍,形成强烈的对比。冯玲大张着嘴,似乎用着全身的力气在呐喊,可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这一下,她害怕地用双手撑着地面,手脚并用推着身子向门外退去,这时,那个男子右手提溜着沾满鲜血的斧头,迅速走向冯玲,手中斧头高举过他的头颅,用力砍了下去。冯玲抬头望着那斧头滴落的血液,从瞳孔中还能看到陌生的男子接下来的动…

    落地的声音,似乎打断了男人地动作,他漠然扭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冯玲,朝着冯玲裂口而笑。口中暗黄的牙齿和脸上深红的血渍,形成强烈的对比。冯玲大张着嘴,似乎用着全身的力气在呐喊,可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这一下,她害怕地用双手撑着地面,手脚并用推着身子向门外退去,这时,那个男子右手提溜着沾满鲜血的斧头,迅速走向冯玲,手中斧头高举过他的头颅,用力砍了下去。

    冯玲抬头望着那斧头滴落的血液,从瞳孔中还能看到陌生的男子接下来的动作。恐惧着皱着眉头闭上了双眼。

    “砰”的一声,整个宿舍安静了。

    那个男子走到一张空床上,坐了下来,崭新的衣服和鞋子上,此时已经被迸溅地血液沾满了前身。低着头颅停息一会儿,尔后深情望着这张床上的枕头。似乎在望着一个躺着的人似地。他的双眼不停的眨着,有可能是脸上的血渍迸溅到了眼里,刺激到了,眼睛上挂着泪花,他似乎在哭泣。

    宿舍内的八张床,有五张床躺着尸体,从侧面看很安详地样子,从正面看,只有从眼睛里流出的血液,印花了这几张年轻貌美的脸。

    凌乱的尸块,随意摆放着,墙壁、床单、天花板上都有暗红色的血迹,过了一根烟的功夫,冯玲被刺鼻的血腥味给熏醒了,她睁开双眼,惊诧惶恐地看着这一切。她本能的想大声叫,却用双手捂住了嘴。

    冯玲不可思议地看着旁边床位上坐着一个人,不过却不是刚才那个男子,而是王珊!

    “不,这不可能!”冯玲急促地喘息着,不停地晃着头,“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男子坐的位置,此时却换成了王珊,而此时的王珊,低着头颅望着枕头,散乱的头发披散在她的背上,污黑的头发似乎在诉说着那恐怖的一幕,血液还不停地从她的嘴角流出,滴落在白皙的床单上,殷红了一大片,而且还能听到,王珊此时微弱地喘气声。

    冯玲急促地站了起来,走到王珊那里,晃动着,似乎想晃醒王珊,此时却听到王珊不停地重复着:“不,不是我,这不是我。”

    冯玲的赫然向身后退了几步,并转身跑出了宿舍,顺手关好了门。她跑到了商业闹市区,焦急地拿出手机,输入了110.看着短小的手机屏幕,愣着神,一咬牙转身向宿舍跑去。

    “咚咚”的敲门声,把刚休息下的王阿姨吵醒了。

    王阿姨眯着眼睛,把门打开,一手扶着墙,一手拉着门把手,看着惊慌失措地冯玲说道:“怎么啦?刚才的事情把你吓到啦?”

    “不,不,王阿姨,不好了,我们宿舍的人刚才都被人杀了。我还没,还没有报警。我现在不知该怎么办了。”冯玲蜷着身子从王阿姨的胳膊下钻了过去。

    “啊,又死人啦!”王阿姨惊叫一声。

    偌大的酒店大厅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和冯玲坐在角落边上的咖啡屋。我静静地听着冯玲讲述,讲到这里,冯玲停下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冯玲道:“没有了吗?”

    冯玲喝了一口微凉的咖啡道:“以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还有事情,失陪了。”说完,冯玲起身向大厅走去。我伸伸懒腰,结了账单,起身走向酒店里我的房间,打开笔记本,继续敲打着冰冷的键盘。

    我写到这里,脑海里不约而同地想到:为什么此二人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这是为什么?

    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事情。

    当警察叔叔把人都带走后,收去了警戒线,这一下冲着人群多,我第一次走进了女生宿舍,虽然是一楼大厅,我也满足了。

    不过此时得大厅已经没有人了,大厅门外还有几个老师在把守,不过并没有阻止我。

    走到大厅里,环视了一圈,并没有感到女生宿舍有多情趣,不过我被正中间,嵌在墙上的正衣镜给吸引住了。走了过去,做着各种姿势,虽然有点可笑,可是一个人影的东西从镜中溜了过去,我顺着溜过去的方向猛然扭头,并没有什么发现。

    我深呼一口气,望着通向右侧宿舍区的走廊,寒意遍身,转身就向门外跑去。大厅边的两位老师笑着摇了摇头。

    脑海里还在重复刚才地画面,跑了有一段时间的时候,我嘎然而止:“不对,为什么女生宿舍没有看到纳兰甄婷?她去哪里了?”

    我摸着口袋,想找根烟抽,从最后一个口袋里,我无意地摸出了那片纸条,看着上面的数字,抓耳挠腮。

    脑海中突然蹦出这个想法:这下好了,玩了一次笔仙,自己人们都没事,却殃及无辜了。

    我晃了下头,把这想法抛却脑后,不过自从玩了笔仙后,已经死了十个人了,这确实是事实,也难免不了往那里想去。

    沿途都能听到关于女生宿舍的事情,还好,我一路上并没有想这些事情。

    回到宿舍,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了,我婉拒了大家的请客。

    依然独处宿舍内。

    “叶文海,这件事,其实你能阻止的。”一个冰冷的男声,出现在我的耳旁,我愣了一下神,装作没有听到。

    等了有一会儿,那个声音再次出现。

    “喝!你听见也好,装作没有听见也罢,这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来自于你,这无可厚非!”

    我站起身来,怒喝道:“滚之。”说完这句话,我心里舒坦了许多。

    一片纸张从我的上铺飘了下来,我看到纸上有密密麻麻地字,好奇地拿了起来。

    “有时候,好奇害死人哦,这是所有故事的起因。”男声停顿了一下,“看看吧,如果你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就请记住,看完这张纸上的信息然后就烧掉。”

    “喂喂,有没有搞错,你们干嘛非要搞这么些神秘的东西,你要让人相信,你得现身啊,你们这倒好,这么威胁我,我特么的敢相信你们么。”我被这一切搞的不知所措。

    妈妈哦,这么看来,他们真的是有意针对我了。我想了半天没有一点头绪,抓着头发,把纸张拿了起来,我凑近看了一下,原文如下:

    “2004年,深秋,我的女朋友冯玲跳楼自杀,恰巧我刚到校园里,我目睹了这一切,她死去的眼神,我永远忘不掉,可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冯玲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一无所知,我不相信警察和法医提供的证据,那天我也同时退学,我深爱着冯玲,所以我需要找到原因,经过曲折的努力,我发现了一条可怕的线索……”

    后面的字体看的不是很清楚了,分辨不了是什么字了,不过可以肯定是,这位留下信息的男子,应该找到了他需要的答案,因为后面还有篇幅很大的一个段落。

    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皱着眉头,眼珠子来回转,最后停留在了笔记本上,一个激灵闪过我的脑海。对了,这不是贴吧上面说的那个事吗?原来这死去的女同学叫冯玲?

    我自顾想着,凭我的脑力,空白一片。掏出打火机,烧掉了那片纸。不管信不信,这片纸还是不要让人看到的好。

    “纳兰,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来找你?”一个冰冷的男声突兀的出现在空荡的房间里。

    纳兰甄婷站在窗台边,目视着对面的九蓝大学,一声不吭。

    “万一,他就不相信这一切呢?”

    纳兰甄婷摆了摆手道:“你跟了我这么久,你应该明白,故事有多惨,人就越懂得关怀,而且同情心泛滥。你说这是好是坏?”

    “呃……你……”这个出声的朋友,似乎在思考。

    “我知道你要说我的身世,我当初让你跟在我身边,是想让你懂得人间自有真情在,而不是让你滥杀无辜!”纳兰甄婷冷漠着说着,说到最后声音陡然变冷,“算了,既然你已经做了,就过去吧,不过,你办了这些事情,是不是怨气已经褪去大部分了?而且你女朋友的事情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要留在我身边,忙不是这样帮的。”

    九蓝大学对面是一片小区,这座小区的建立,可以说比九蓝大学要早个十几年,温馨的小区里,穿梭着各式各样的人流,老小区的每一座楼一般是七层左右,这里暂且不表。而这座小区的名字叫做——养心园。很美好温馨的名字,正如这名字一般,小区里的居民淳朴善良……

    等到纸张化为灰烬,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点!冯玲的男朋友叫什么,我想到做到,赶紧跑出宿舍,我想到了一人,他应该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信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