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凶灵档案

作者:梧桐阅读 | 其他美文

收藏

  《鬼物档案》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纳兰甄婷,王阿姨,冯玲,纳兰之间的故事。鬼物档案约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凶灵档案_凶灵档案小说阅读_凶灵档案小说纳兰甄婷

    纳兰甄婷小说名字叫作《鬼物档案》,提供更多鬼物档案,鬼物档案小说深度阅读。鬼物档案小说纳兰甄婷摘选:纳兰甄婷离开了几天的话,试一试就试一试,有何不可,老子就不我相信。说白了是不服气这口气。接下来的四天,好像很宁静,很平时,回原…...

    纳兰甄婷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档案》,这里提供纳兰甄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档案小说精选:起风了,秋叶经不住摇曳,挣扎般凌乱地飘落着,落地的声音依然听不见,过往的人流,肆意践踏着残缺的黄叶,紧绷、皱裂,让人于心不忍。乌云也来了,原本灰蒙蒙的天空,现却更让压抑。我躺在宿舍里,透着窗户望着天空,本来我很复杂的思维,现在让我脑海中更是愁恼。闭上眼睛,缓缓神,睁开双眼看着空洞洞的宿舍,想着,宿舍里这帮兄弟每天都在干嘛,事情好像多大不行。坐起来,迷茫地用双手弄乱了头发,低落地从口袋里拿出那张大头贴,盯着上面的一男一女,…

    起风了,秋叶经不住摇曳,挣扎般凌乱地飘落着,落地的声音依然听不见,过往的人流,肆意践踏着残缺的黄叶,紧绷、皱裂,让人于心不忍。

    乌云也来了,原本灰蒙蒙的天空,现却更让压抑。

    我躺在宿舍里,透着窗户望着天空,本来我很复杂的思维,现在让我脑海中更是愁恼。闭上眼睛,缓缓神,睁开双眼看着空洞洞的宿舍,想着,宿舍里这帮兄弟每天都在干嘛,事情好像多大不行。

    坐起来,迷茫地用双手弄乱了头发,低落地从口袋里拿出那张大头贴,盯着上面的一男一女,希望能看出点什么。这一看不要紧,我被那个女生脖子里挂着的那个挂件吸引住了,我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着那挂件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在手机里找出,把那张照片发到最大,虽然噪点多地影响视线,不过我有我的方法,把手机拿的稍微远一点,看到了那是一个布偶。

    布偶?这一发现,脑海中闪回刚才遇到那女生的画面,细细比对,一模一样。这是一个类似中国娃娃形象的布偶,很Q版很萌的一个形象。

    我得到这个不大不小的线索,很是无语,想来想去,这跟我有甚关系!这一下,我得不到不审视一下现在的情况和状态。

    我现在做的这一切,图了什么?现在好像越来越喜欢往这诡异的事情里钻了,这是原本的我吗?干着属于警探的事情,费力不讨好,还有精神折磨,做一个三好学生不好吗?我颓然的拿出一根烟点燃,**之间,似乎在考虑着,就在这时候,想到了纳兰甄婷离开几天的话,试试就试试,有何不可,老子就不相信。

    说白了就是不服这口气。

    接下来的五天,似乎很安静,很平常,回到原本的生活,很舒适,这几天女生宿舍的案件,被市警察局列入重点案件,成立专案组来调查了。这让原本提心吊胆的我,很安心,有政府介入,岂不比我这小小的屁民要管用的多。

    生活嘛,要放的下包袱。

    这让我有点看不起纳兰甄婷了,这一切,看来是顺其自然地事情,并不象她说的那般不可思议。

    这一天,天空难得地蓝透了一回,鲜有白云,看来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在深秋节气里,也不容易了,算起来离纳兰甄婷说的时间就要到了,过了这天,跟她说再见。途中,我找到我们的班副,拉着他向打听一个人,我把模样和大概的班级说给他听,他看在我欠一顿大餐的情况下,向我保证,晚上准时给我消息。

    老天爷似乎要难为我似地,从下午开始,就狂风大作,猛烈地吹动着树枝残留的秋叶,扬起片片落叶,漫天舞动,这场大风一直吹到了深夜。

    宿舍里晚上的时候,很是热闹,他们在打着一款叫CS的游戏,我对此不是很感冒,也没有兴趣,我坐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们呐喊,摇了摇头,这时候,手机铃声想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班副打来的,看来他办事效率也不怎么样。

    “喂,班副啊,拜托给你的事情,怎么样啦?”我大声说着,因为宿舍里声音太杂了,尔后我站起身来,向宿舍门外走去。

    “嗨,别提了,我打听了一下午,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可实话告诉你,我把所在咱们这一层的各个系,都问了个遍了,都没有,为什么给你这么晚回电话哩,因为我自作主张地给主任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这位同学应该叫常美茹,不过已经毕业一年多了。其他,好像整个学校都没有像你给我说的信息,比如她的前男友长的像你,就这一条整个学校都没有。哎哎,别忘了欠我一顿饭。”班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估计是怕我打断他,就这么失去一顿大餐。

    我挂断电话,并没有懊恼,也没放在心上,求人不如求己,明天去找她一遍不就得了。我上了床,想给女友打个电话,想了想算了,十一点多了,估计也睡了。

    我躺在宿舍里,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过午夜十二点了,每过一分钟,我就会拿起手机,盯着上面的时间,当手机上的时间,过了午夜零时零分,跳动到零一分的时候,我安心地把手机放下,盯着天花板,脑海中不断回闪前几天的画面,思考着,然后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地特别的踏实,醒来的时候,嘴角还有口水,说明我睡得很香甜。起床跟舍友打招呼,然后我走出了宿舍。

    在男生宿舍一楼大厅口,我意外地发现,门口站着一位女生,她梳着马尾辫,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紧张着盯着那马尾辫,似乎有种害怕的感觉,不自觉地向身后退着,那位女生似乎有察觉似的,向身后扭头望向我。

    是纳兰甄婷,我惊起地看着她,想不到有任何理由来安慰自己,因为每当她出现,似乎都会发生某种事情似地。正在思考的时候,一声大喊,把我震醒。

    “叶文海!”这声音似乎掺杂着恼怒。

    我紧张地继续往身后退去。

    纳兰甄婷怒气冲冲着向我走来,并咬牙说道:“叶文海啊,叶文海,让我说你什么好?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

    “什么你的,我的。我有自己的生活,凭什么要围着你转?”我停住了脚步,因为我一时慌乱竟然退到了墙边。

    “好,好,好。”纳兰被我这么一呛,连说了三声好。把人家气的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我得意的看着她:“怎么样,纳兰同学,似乎你说的话,并没有应验哦。”我现在变的很喜欢嘲讽人了,说完还调皮地用手刮了一下鼻子。

    纳兰甄婷在那里深呼一口气,在平息着刚才的心情,她用左手捂着右手腕关节处,似乎在掩饰着什么,我对她那个部位很清楚,那里有一圈深褐色的疤痕。不过她好像被我气的不轻,她右手腕关节处,竟然流血了,顺着她纤细的手指滴落在地板上。

    路过的同学都很诧异地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我,摇了摇头。我往前走一步道:“你,你问题不大吗?”

    “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刹那即她的声音有点冰冷,那道道寒意直逼我面前,我又退后了一步,聚精会神地看着她地动作。

    纳兰的动作很单一,她捂着那右手,右手左右摆动着,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那种声音就如我们平时舒展动作时候的那种声音,我看着她似乎也挺享受一样,小一会儿,那血流就制作了。我朝着地上看了一眼,深黑色地血滴,让人不敢直视。

    她抬头看着我说:“现在不要管我有没大事,这么着急找你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我依然对她保持着相对的距离,接着道:“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么急找我?”

    “因为你现在非常危险!”纳兰白了我一眼,胸口喘息着,似乎在压制自己的怒气!

    我当然不相信了,非常生气的说道:“放你娘的狗屁!我现在很好,很自在。”

    “行,行,我不想跟你扯别的,你摸摸口袋,里面有什么东西。”纳兰无可奈何地指了指我的牛仔裤的左手边的口袋。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咦?”

    我发出一声疑问,并没有看向纳兰,我伸手从口袋掏出一件东西。

    “我靠!”

    发出一声惊呼,把那个东西扔到了地上。

    “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吗?”纳兰甄婷走到那个东西面前,弯腰把那东西捡了起来,递到我的面前,“这个布偶怎么会出现你口袋里?有没有想过?”

    “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一脸茫然和吃惊地说着,“是,我见过这布偶,但是我没有接受她的馈赠啊。”

    纳兰盯着我的眼睛说:“她的?难道她见过你了?”

    我拉着纳兰甄婷走出一楼大厅,那里人流太多了,如果再呆在那里,我的名声就非常不好了,让别人误会就更不好了。

    “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吗?怎么这个就不知道了吗?”我边走边反问道。

    纳兰甄婷一路上并没有回答我的各种问题,到最后,就成了她带我走路了,走着走着就走出了校门,来到一个小区门口。

    我抬头一看——养心园。这名字很熟悉,每天都有见到。

    这一路我变的很乖巧,跟着她来到了走上了楼,来到602房间,纳兰打开门,把我让了进去。

    她说:“你不是很想见刘子成吗?诺,那就是。”纳兰说着用头向一面墙上扬了扬了。

    我顺着她的指示,那一面墙上有两张黑白色的相框,一男一女。那个男的就是大头贴上的那位,而旁边的那位似乎就是冯玲了。

    冯玲地遗像在黑白色的情况下,依然显的那么有朝气,有气质。而刘子成刚毅地脸庞上似乎吐露着些许不甘心,他的眼神里似乎还有泪花。看着看着,我就有点想哭了,我转身问道:“有没有纸巾?”

    “哭了吧?”纳兰甄婷并没有给我拿纸,又道:“我第一次看到,也哭了。”

    纳兰甄婷和并排站着看着墙上的一双遗像,默然良久,最后还是我打破的沉静。

    “你为什么拉我到你这里?”我很好奇的问道。

    她并没有说话,指了指客厅中的沙发道:“你先坐下,我给你拿个东西。”说完,她转身去了隔壁间的屋子里,等了许久,开门而出,来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幅画。

    我拿着画,盯着了一会儿,一把把那东西扔了一边:“妈妈哦,你在吓唬我?”我恼怒地呛着纳兰。

    “不,这下你知道,你有多危险了吧。”纳兰似乎并不想解释太多。

    我疑惑着看着地板上的画,说道:“世界上,巧合的事情有许多,不是吗?”

    纳兰甄婷走到那幅画前,指了指说道:“她叫常美茹,死于2004年3月23日。”

    “我靠。”我一激动,赶紧摸着上衣口袋,摸了许久,终于拿出了那张大头贴,背面上的时间,和纳兰说的日期一模一样。

    “那这么说,大头贴上的女人叫常美茹咯?”我疑惑着问纳兰,“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啊,我记得我昨天遇到的那个女同学不像你感觉似地。”

    “你错了,我这么着急找你来,是想让你知道,你见到的那个女同学,不是人!”纳兰甄婷说完,也坐了下来,继续说道:“而且,想必昨天班副给你的信息你也知道了。这么给你说吧。她想找的,只是你而已,没有别人,所以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WTF、F。”我当场爆粗口,并说道:“我不相信你说的,我这就去找她,我还不信了。”

    “行了,打住。”纳兰打断我,说道:“信不信一试便知!”

    我好奇的看着纳兰问道:“这怎么试?”

    纳兰又白了我一眼道:“你把刚才的那个布偶给我。”我顺着她的话,掏出布偶递过去,她从身上摸出一根长长的银针,用力的向那个布偶的眼中插了进去。

    等了不到一会儿,一股血流从那布偶眼中喷出,纳兰似乎有预感似地,轻轻摆动了一下头,闪过了血流。

    “啊……”刺耳的女声尖叫从那布偶中传来,充斥着这间客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