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凶灵档案

作者:梧桐阅读 | 其他美文

收藏

  《鬼物档案》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纳兰甄婷,王阿姨,冯玲,纳兰之间的故事。鬼物档案约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纳兰甄婷小说全文阅读_纳兰甄婷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凶灵档案小说纳兰甄婷

    纳兰甄婷小说名字叫作《鬼物档案》,提供更多纳兰甄婷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纳兰甄婷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鬼物档案小说纳兰甄婷摘选:纳兰甄婷,转头轻轻地把笔拿出来,纳兰不明白为什么也没去具体指导他们怎么去拿笔,是轻声地说:“你们两个把…...

    纳兰甄婷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档案》,这里提供纳兰甄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档案小说精选:小夏也没继续地看纳兰甄婷,扭头轻轻把笔拿起来,纳兰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去指导他们怎么去拿笔,就是轻声地说:“你们两个把手像我这样的环抱起来,大拇指相对,笔在手掌中间,你们的大拇指一定要叠起来,笔在大拇指下面。OK,都不要用力,轻轻放到桌面上,好,然后胳膊都轻轻抬起来,在抬,好。两位互相对视一下,然后我来引导了。”我很会意的把窗帘拉上了,这诡异的房间里,除了18双眼睛之外,不知道还有多少双眼神在静静地看着,或者说静静得欣赏着。“笔…

    小夏也没继续地看纳兰甄婷,扭头轻轻把笔拿起来,纳兰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去指导他们怎么去拿笔,就是轻声地说:“你们两个把手像我这样的环抱起来,大拇指相对,笔在手掌中间,你们的大拇指一定要叠起来,笔在大拇指下面。OK,都不要用力,轻轻放到桌面上,好,然后胳膊都轻轻抬起来,在抬,好。两位互相对视一下,然后我来引导了。”

    我很会意的把窗帘拉上了,这诡异的房间里,除了18双眼睛之外,不知道还有多少双眼神在静静地看着,或者说静静得欣赏着。

    “笔仙,笔仙,虔诚的信徒祷告,笔仙,笔仙,未来的知心者,笔仙笔仙,你快来,信徒在这里祈祷。”纳兰甄婷双手轻轻地按在小夏和另一个同学环抱的双手之上,微闭着眼睛,没过一根烟的时间,只见那支H笔,狠狠地在素描纸上,来来回回而且杂乱无章的滑动着。学过画画的都知道,H笔如果让线条鲜亮就必须用力的去描。

    小夏惊异地看着这一面,受宠若惊的他,想赶紧松手,离开这诡异的场景中,就在他动手之时,纳兰甄婷也没会意,嘴角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静静地看着,看着小夏把笔放了下来。一切风平浪静。“乎……,有点邪乎,要不小叶来试试,感觉一下。”

    我尴尬一笑,心想还是算了吧,本来打小的我就信这些东西。还没待我开口,纳兰甄婷开场直白:“要不我和小叶一起来示范一下吧,让大家真实感受一下吧。”纳兰甄婷把真实二字狠狠的提高了一两个音阶……我没有得罪过这女生吧,当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望着周围同学期待的眼神,我实在无法逃避,也好,我也没有玩过笔仙,虽然这些诡异的事情我经常碰到。这些我在后面都会面面俱到。我好似颓废的坐在了纳兰的对面,伸出手来,目光直直地看着她,她憨憨一笑,没有出声,但我在对面的心情,突然紧绷了起来。

    纳兰甄婷伸出她那白皙的左手,她好像想抚摸我纤长的右手,不过也没有停留,直接放到我手上,这时侯,我用左手去拿笔,她的左手忽然离开了我的手背,盯了我一眼,然后她的右手把那个笔拿了过来,然后对我说:“你把你右手掌心向上。”我TM的竟然照着她说的做了。

    旁边观看的同学也是一脸茫然,困惑着面面相觑。毕竟这次和小夏玩的明显不一样了。

    小夏忽然走到门前把一盏灯给关了,宿舍内突然变的昏暗了起来,诡异的气氛霎时起来。我朝小夏点了点头:“你小子还真会应景!”

    纳兰甄婷把笔轻轻的放到我的右手掌上,伴随着她的动作,我的手掌缓缓握紧了那支邪恶的H的素描笔。然后我的手掌撑着笔,停留在了画纸的正中央,然后她缓缓的轻声细语着,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声音细小而且是断断续续的,我更是愣住了,这他娘的要来真的啊?当时我的心里不止一千次的骂街了,因为听说鬼魂怕这些脏话……

    我忍不住了,开口道:“嘿,老…纳兰同学,咱们开不开始啊,我已经困死了。”

    “好了。”她这一次终于恢复到正常语调上了。

    她的左手又伸了过来,缓缓的扣在我握笔的拳头之上,然后她的大拇指轻轻的放到了笔的末端,也就是留出的那头。她让我不要用大拇指碰她的大拇指,这是笔仙的关键之处。

    神奇的事情来了,她并没有进行所谓的祈祷仪式,只是轻轻的说:“笔仙,笔仙,你若来了,就不要藏了。”

    “啊~”刺耳的尖叫从旁边的同学里传了出来。我当时的心脏砰砰砰的无数地跳动。估计都快上150了。慌乱的心里,硬是故作镇定中强硬的压了下去,大家一阵的骚动就是因为纳兰甄婷的那句你若来了,就不要藏了。这句话如果细细品味的话?

    那位朋友,其实早已经来了。

    那支邪恶的笔,缓缓地,静静地,掺杂着纸张的得摩擦声。这一次我们班里除了那纳兰甄婷,所有的人,是当场所有的人大喊……

    “我cao。XXXXX”

    那支笔邪恶的在纸上很是形象又是抽象的画出了一个人的简单画像,这句话很是绕口,当时我心里确实是这么绕口。只是这个人的嘴酷似被针线缝了起来。而且这支笔还在自由地运动。我更是害怕,想把那支可恶的笔给狠狠的甩出去,可是当我用力的时候,竟然,竟然拽不动,纳兰甄婷轻轻扬起她的头。邪恶般地盯着我,我,我现在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了……

    那只笔停留在那画像的嘴唇边,狠狠的,不安定地摆动着。那笔触中的铅色,映着昏暗的灯光酷似凝固的人血一样,冷冷的。

    纳兰甄婷看着我,轻轻地说,像是掩饰着什么:“你问你想知道的问题吧,不过尽量不要触怒他,因为他现在很不稳定。”

    当时,我愣了,真心不知道该问这位先生什么问题,当时我想的是,这位先生是哪位知己?

    “问啊,小叶,看这情况还在纳兰同学的控制范围内。要不你帮我问个?”旁边的女生插话到。

    至今我还记着这位插话的同学的名字,一直没有忘记,因为每当我给别人讲这故事的时候,都会在嘴边骂她不止千万次,正是她的这次插话,导致了一场诡异的瞬间,而且连带的是下卷故事,我在这里心里默数无数个草泥马。

    “咳咳,那我问了啊。”我用寻求的语气来得到纳兰甄婷的同意。因为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纳兰甄婷为指导者。她默默地点了点头。我当时傻乎乎的,并不知道玩笔仙要问的问题也有忌讳。

    我问道:“笔仙,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你……”纳兰同学很不满。

    这时候,暗红色的窗帘微微摆动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很有默契般的盯着,窗帘的运动轨迹犹如水波一般,微波荡漾着。突然,犹如暴风来临一般,汹涌而来,还能听到窗帘互相拍打的啪啪声。灯,忽然暗了一倍多,而宿舍里的声音霎时停留在那一秒。因为有一沧桑的男声,从我握着那笔触的那里,也就是那画像的嘴唇边,犹如他想努力的张开嘴,而用力的挣扎着,所有的环境就是他的表情一般,痛苦而又愤怒。

    “我……,我……,我……。”断断续续的,痛苦般,挣扎般呐喊而出:“刘…子…成”

    笔尖,忽然断了,清脆而又无声。画纸,那画像,嘴唇终于张开了,犹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干瘪而又难看,旁边的铅屑,似血流一般,杂乱而又无章。恐怖而又让人说不出是什么东西。是口水?还是痛苦的血流?亦或眼泪?不得而知。

    纳兰甄婷很不高兴的看着我,她好像很生气,不对,她很生气的把手收了回来,把大拇指含在嘴里,吮吸着。慢慢的,嘴角一渍血液流了出来,是吐血了还是大拇指流血了?她并没有让大家知道,而我也是轻轻偷瞄了一眼,她就把那血渍给擦拭了,不留痕迹的。

    她站立起来,看着大家说:“今晚你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她环视了一圈,停在了一个角落,虽然很是小心的停留,还是被我发现了,我有心记下了。

    这场闹剧就这样慌乱中解散了,故事中的许多人大家都还历历在目,其实想来也蛮可笑的,我躺在床上深思的这些故事,准备的东西,纳兰甄婷都带走了,只留下破旧的桌子,我望着它,很是厌恶。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无心之人,最为淡定!

    第二天,早上,睁开双眼,瞧见宿舍的人都走了,我起身翻看了下手机:12:45分。呵,留下我这个睡过的朋友,我洗漱完毕,临走时又瞧见那张破旧的桌子,咬牙说道:“看着你就碍眼。”顺手就把桌子抬到楼下,仍在垃圾堆旁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