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都市超级修仙狂少

作者:吧唧叭叽 | 穿越重生

收藏

  (火热新书)五年苦修,只为一夕出人头地,已不再看人白眼,已不再受人凌辱,不为命运宰割!以大地为床,以天空天上的明月似乎也忍受不了这种酸臭味,悄悄的躲入云层中。。

都市超级修仙狂少(完整版)_ 第20章学霸来袭

    “卧槽,我的钛合金眼都瞎了!”“呵呵,他是一个傻逼!”“哗众取宠之辈,人人使得唾之!”“嗤!燕京大学?还真敢写,到现在的为止还也没一个人写燕京大学。(w?)”……所有人都指出云浪这是哗众取宠,更本不可能会考的上。燕京大学,华夏第一学府,在全...
    “卧槽,我的钛合金眼都瞎了!”“呵呵,他就是一个傻逼!”“哗众取宠之辈,人人得以唾之!”“嗤!燕京大学?还真敢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写燕京大学。(w?)”……所有人都认为云浪这是哗众取宠,根本不可能会考的上。燕京大学,华夏第一学府,在全世界都是排的上前十的大学,对于外省生,分数线基本在650分以上。自从江海高级中学开办三十多年来来,就只有两个天才学生考上燕京大学。看到云浪填写燕京大学,钟苟良也是傻眼了,他就是想破脑袋也猜不到云浪胆子大到写燕京大学!“哈哈!!”听到周围的各种嘲讽声,钟苟良终于反应了过来,顿时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云浪这不是硬生生把脸往他手边凑吗?一个年段垫底的学生,还燕京大学!不是自取其辱,还能是什么!!“笑死我了!云浪你还要脸不?燕京大学?你看到周恒,赵开华了吗?他们年段前五十的学霸,也只敢填南都大学,东航大学!你一个连语数英都不及格的人,居然填写燕京大学,不笑死人吗?还是说脸皮厚的堪比城墙!哈哈……”钟苟良说的很有道理,特别是被点名到的周恒,赵开华,更是挺挺胸膛,冷笑一声。虽然跟云浪这种差生比,辱没他们的身份,但云浪同样在侮辱‘燕京大学’这个神圣的名字,就该得受到教训。其他同学也看着云浪嗤笑连连,倒想听听他如何反驳钟苟良。写燕京大学比写蓝翔,新东方更让他们看不起云浪!面对笑的前俯后仰,嘲讽连连的钟苟良,云浪也不生气,反而挑衅的问道:“小狗,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连我的话都听不懂,你哪里凉快哪里呆去,我没有兴趣欺负一个畜生。”“……”被云浪反将一军,还被骂畜生,他被叫小狗,不是畜生什么!!“人渣你说什么!!”钟苟良顿时怒火腾腾冒起,怒视着云浪。“我说的是人话,看来你是听不懂了。”面对火冒三丈的钟苟良,云浪叹息了一声,表情无奈的样子。钟苟良直接被气的差点吐血!!但钟苟良就不信,云浪说的话,他听不懂,怒吼道:“你等着,我就不信我听不懂你的话,刚才我是没有听清。”吼完,钟苟良目光看向周围的同学,大声问道:“哪位同学能告诉一下,他刚才说了什么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小狗岂懂我云浪之高远!”一个女生红着脸小声的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云浪冷峻不羁的模样,出口成章的风度,她心脏砰砰的跳。听清楚后,钟苟良不屑的冷笑道:“这还不简单,不就说我钟苟良飞的没有你云浪高,飞的高屁用!不怕掉下来摔死!”“……”“蠢货!!”“傻蛋!!”围观的同学,还以为钟苟良真的知道其中的意思,没想到一出口,简直是喷屎,说他蠢都抬举他了。看到周围同学的反应,钟苟良顿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难道他说的不对。“真为你们两个感到可悲,学习不好也就算了,但却在这里哗众取宠,不知天高地厚,丢的不止是学校的脸,真正丢的是你们自己的脸。人活着连脸都不要,还有意思吗?”突如其来的高冷声音从人群外传进来,语气中似乎蕴含着某种魔力,让原本纷扰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包括钟苟良在内的所有同学目光一下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人群中自动让开一条路,一个气质沉稳,带着淡淡气场的少年缓缓的走进来。在他身边跟着一个美丽不输校花刘雨柔的女生,甚至在有些地方还要比刘雨柔更吸引目光。那就是她的身材,一套无袖碎花短裙,裙角刚好到膝盖上,露出两条犹如刚剥洋葱般白到泛光泽的大长~腿,胸前的规模更是远朝一般的女生,应该在36d左右,虽然套了一件白色半透明的小衬衫在外面,但依然无法阻挡那傲人的风光。“是于泽文和‘火辣玫瑰’皇甫兰萱!!”当看清是他们后,围观的同学们顿时欢呼起来!!于泽文高三年段学习最好的学生,每一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名,获奖无数,是无数同学仰望的存在,可以说是江海高级中学的门面。他完全有资格这样说云浪和钟苟良,任何人都不会有意义!至于皇甫兰萱的名头同样不弱于于泽文,她和刘雨柔并称两大校花,刘雨柔温婉,她娇艳,同样是无数人心中的女神。云浪虽然平时不与人交流,也不参加任何学校活动,但对于于泽文,皇甫兰萱这样的‘名人’自然也认识。虽然于泽文的学习很好,一直第一,是值得骄傲。但他说的话,让云浪感到不爽,表情也微微阴沉。他写‘燕京大学’是哗众取宠?不要脸吗?当然不是,而是他有信心考上燕京大学。“于师哥。”看到于泽文,赵开华,周恒立即微笑的招呼,语气中带着奉承,讨好。他们俩是学霸没有错,但只在年段五十名内,跟第一名的于泽文差距非常大。于泽文的前途根本不用说,不管是自身的能力还是家里的势力,将来肯定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能和这样的人交好,自然好处多多。“嗯。”于泽文微微应了一声,目光落在云浪有些阴沉的脸上,依然不留情面道:“你知道我报考什么学校吗?天京大学。连我都不敢说能考上燕京大学。而你倒好,居然写了燕京大学,这要传出去,学校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教你的老师也会被人笑话。”“额……”云浪有些无语了。不就写个‘燕京大学’?有必要扯那么多吗?说的他好像是学校的罪人一样。“同学,擦掉吧。”皇甫兰萱看着云浪,直言不讳道:“哗众取宠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被人更看不起,还连累你们的老师。”看了看于泽文,又扫了一眼皇甫兰萱,云浪突然笑了起来,带着自信淡淡道:“为什么要擦?我的要报考的就是‘燕京大学’。你们考不上,只能说明能力不如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