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都市超级修仙狂少

作者:吧唧叭叽 | 穿越重生

收藏

  (火热新书)五年苦修,只为一夕出人头地,已不再看人白眼,已不再受人凌辱,不为命运宰割!以大地为床,以天空天上的明月似乎也忍受不了这种酸臭味,悄悄的躲入云层中。。

都市超级修仙狂少全文阅读_ 第13章马总有请

    离开了所租的房子,云浪并也没去学校,不是先回了垃圾场。? w?他的想法很简单的,他早上忍不住垃圾场,因为要先重新整理好居住的地方。当他回垃圾场的木屋中,望着床上破旧不堪退色的被子,又看一看旁边柜子里的退色发白的衣物。迟疑了一下,但是最终决定统统切记了,去...
    离开租住的房子,云浪并没有去学校,而是先回到了垃圾场。? w?他的想法很简单,他晚上不住垃圾场,所以要先整理好居住的地方。当他回到垃圾场的木屋中,看着床上破旧褪色的被子,又看看旁边柜子里同样褪色发白的衣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全都不要了,去买新的。如果他又把这些拿过去,跟以前的生活又有何区别,同样睡破被子,穿旧衣服。没有动屋里的一切,云浪走出来后,朝木屋后面一块隐秘的地方走去。大概三米的空间,他用破布围了起来,又做了一些伪装。他在里面种植了三盆药材,烈阳草、血灵芝、寒灵草,都是炼丹的药材。丹药对修真者来说很重要,不仅可以用来修炼提升等级,而且不同的丹药有不同的功效,关键时刻能发挥极大的作用,甚至保命。比如说补元丹就可以补充消耗的法力,这样一来,战斗就有很大的优势。意念一动,烈阳草、血灵芝、寒灵草,被云浪收如须弥戒中。须弥戒认主后,云浪不仅可以把东西放进去,也能拿出来,而且十分方便,只要用意念就可以。当然烈阳草、血灵芝、寒灵草,不能一直放须弥戒中,药材的成长需要阳光雨露,还有各种养分,所以无法长时间放在须弥戒中。收起药材后,云浪正打算离开,耳边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人数六人。云浪表情平静的转过身来,看向他们。从他们手臂,脖子上的纹身,以及身上散发出的凶狠气息,就知道是混混,或者混道上的。看到云浪转过身来,为首的刀疤盯着他,眼里泛着凶光,森冷道:“小乞丐,我们马总要见你,走吧!”刀疤是个高手,全身充满爆炸性的力量。“没空。”云浪很随意的应道,并没有把他们看在眼里。见云浪这种态度,刀疤还未说话,他身后跟着的五个小弟,眼里顿时凶光涌动,用犹如看死人的目光看着云浪。可惜云浪不鸟他们,对着挡路的刀疤道:“让开或者我踢飞你,选择一个。”“选你麻痹的!老子剐了你!!”一声怒吼从刀疤身后的一小弟嘴里吼出来,他迅速的窜出来,狠狠的一拳朝云浪的脑袋砸过来,气势没有,狠劲倒是十足。看着狠狠砸过来的拳头,云浪哼了一声,脑袋微微朝左一偏,对方的拳头顿时落空。“滚!”云浪冷哼一声。犹如春雷炸响,音浪犹如一只钻头钻进对方的脑袋,头痛欲裂仿佛要炸开,惨叫起来。云浪顺脚一踹,直接把他踢飞出去,重重的砸落在一堆垃圾上,垃圾飞溅,然后滚落下来。“啊啊……我头好痛……头好痛……”刀疤和他身后的其他小弟脸色也是唰的一声变的难看,阴沉,甚至还有隐隐的畏惧。他们都是打架出来的人,而且还是见血那种,看云浪的架势就知道是个高手。“上!!”刀疤咬咬牙,别我选择的对身后的小弟一挥手,命令道。如果他们不能完全任务,回去后同样没有好果子吃,帮主比云浪还狠。身后的四个小弟,似乎也知道,除了动手,没有其他选择!“啊啊!!”四人大吼一声,从四个方面朝云浪包围过来,使出全身力气的出手。刀疤也没有闲着,同样大吼一声,高高跃起,一个大腿轰然扫向云浪。他们的攻击在云浪看来,都太慢了,不具备任何威胁。“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落泪了是吧!”伴随着云浪的冷哼,他身影晃动,手脚齐出,犹如狂风暴雨般横扫向刀疤五人。“砰砰砰……”刀疤五人连云浪的身影都没看清楚,就身体犹如遭巨石击中,纷纷倒飞回去,惨叫着从空中重重砸落而下。“啊啊啊……”五个人砸落在地上时,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声,跟第一个被踢飞的小弟一样,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哀嚎。云海缓缓的朝刀疤走去,来到的他身边,盯着他,居高临下冰冷的问道:“你们马总叫什么?跟我有何仇?”“我……我不能说。”刀疤强忍着身上的痛苦,嘴硬的道。云浪冰冷的目光让他内心害怕不已,马总只是让他‘请’云浪过去,并没有让他说名字。“不能说,呵呵……”云浪笑了笑。云浪虽然在笑,但却笑的刀疤毛骨悚然,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下一秒。刀疤就看到云浪的脚突然抬起来,然后毫无预兆的踩他的左脚踝上。“嚓!!”声音刺耳,惊悚。“啊!!”突如其来的痛苦犹如电流一样,迅速传遍刀疤的全身,他痛的全身都颤栗起来,痛到无法呼吸。“现在能说了吗?”云浪嘴角掠起一抹冷冷的弧度,继续问道。“我说,我说……马总叫马大强……是马武的父亲……”刀疤一把鼻滴一把眼泪的哀嚎道,他是狠,但遇到比他更狠的人,他真的怕了。一句威胁的话都没有,就废了他一条腿,他要是再嘴硬一点,下一秒就是两条腿。“马大强……马武。”云浪呢喃一声,都说马武有背景,现在看来是真的。“带路。”云浪看着刀疤,淡淡的开口道。既然马武不肯善罢甘休,那他也没有必要手下留情,连同马武背后的势力一起端了。他没有时间陪马武慢慢完,高考近在眼前,他需要把时间花在学习上。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对他来说很重要,是养父对他唯一,也是最大的希望。这个世上他可以让任何人失望,但绝不能让养父失望。刀疤瞬间瘫软在地上,但很快又拖着左腿,艰难痛苦的爬起来,对还在惨叫的小弟,吼道:“滚起来,去开车!”两分钟后,一辆车商务车驶离垃圾场,云浪就坐在车中。同一时间。离江海高级中学几站距离的一处高档小区中,脸色憔悴,眼神无光的慕梦琦,也走出家门。小区外,一辆黑色的小车已经等她,她一上车,小车就载着她迅速的离开。她去的地点,恰好跟云浪的一致,马氏酒业的总部——飞马酒业公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