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都市超级修仙狂少

作者:吧唧叭叽 | 穿越重生

收藏

  (火热新书)五年苦修,只为一夕出人头地,已不再看人白眼,已不再受人凌辱,不为命运宰割!以大地为床,以天空天上的明月似乎也忍受不了这种酸臭味,悄悄的躲入云层中。。

都市超级修仙狂少目录章节_ 第11章流浪者

    “要钱还是要命,你有三秒钟的时间选择。?女?sheng?小说?网 w?”云浪看着在窗外恐惧惨叫的阮多财,森然的开口。云浪之所以没有立即把阮多财丢下去,并不是因为刘雨柔的阻止,而是还没有...
    “要钱还是要命,你有三秒钟的时间选择。?女?sheng?小说?网 w?”云浪看着在窗外恐惧惨叫的阮多财,森然的开口。云浪之所以没有立即把阮多财丢下去,并不是因为刘雨柔的阻止,而是还没有真正触及到他的底线。养父对他的教诲他一直铭记:我们可以骂他,唾他,踢他,打他,但不要杀人,除非生命受到威胁。因为我们是人,有情绪很正常,但却不是杀人狂魔。其实对养父的来历,云浪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出身书香门第,懂的很多做人道理。捡破烂的日子是难熬的,但养父却像冬日的阳光照亮着云浪的成长,所以他从未自暴自弃,依然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云浪,不要杀人。”冲过来的刘雨柔抓住云浪的手臂,焦急的恳求道,“我求你了。”“杀人了啊!救命啊!救命啊!!”刘雨柔的话似乎成了阮多财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反而叫的更大声了。而此时大厅中吃饭的客人也远远的围观,同样眼露紧张之色。“大哥哥,你不要杀人,杀人是犯法的,让我去跟我爸爸说,我爸爸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何田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到了云浪身边,小眼睛含着泪花,害怕的道。然而,云浪仿佛没有听到刘雨柔和何田田的恳求,而是依然盯着窗外惨叫的阮多财,冰冷的数道。“一。”“二。”数到二的时候,云浪抓在阮多财小腿的手微微一松。感觉到就要掉下去的阮多财,顿时失魂丧魄,凄厉的尖叫起来!!“三……”“我给,我给,不要把我丢下去,呜呜……”阮多财终于承受不住死亡的恐惧,崩溃了,大哭了起来。“哼!”云浪这才冷哼一声,把阮多财提回大厅中,扔在地板上,冷冷道:“转吧。”阮多财怕了,就算钱还在估计今后也不敢去‘套路’女人。在云浪冰冷的目光中,阮多财用颤抖的手哆哆嗦嗦的把钱转到刘雨柔的卡里。然后捏了捏皮包里的现金,哀求的看着云浪。“滚!”见云浪没有拿走他最后的两万多现金,阮多财又失控的大哭起来,可能是幸福来的太突然,紧紧的抱着皮包,跌跌撞撞往外走。看到阮多财没事,围观的客人也纷纷松了口气。云浪没杀人,刘雨柔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何田田这个小姑娘更是擦了擦泪眼婆娑的眼睛,露出了笑容。看着刘雨柔和何田田脸上的笑容,云浪深切的感受到养父的睿智,有时候杀人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云浪我们换个地方吃饭,田田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刘雨柔建议道。刘雨柔的话刚落下,外面传进来警笛声。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有人报警,也极为正常。听到警笛声,云浪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对刘雨柔,何田田道:“你们两个去吃,我留下跟警察解释。”“还是我留下来,我跟他们熟悉,好说话。”刘雨柔也立即表示道。“大哥哥,姐姐你们去吃饭吧,我爸是警察,我跟爸爸说。”何田田笑嘻嘻道,同样一脸的不担心。警笛声一响,大厅里的食客目光也一下子看向云浪,刘雨柔他们。当听到三人对话后,大家都傻眼了。……————————“薛警官,我把八十万转回对方的帐上,你看能否就这样结案。云浪是为了我才那么冲动,况且那阮多财也有错。”一个单独的审讯室里,刘雨柔不卑不亢,平静的开口道。“刘小姐严重了,我们还应该感谢你们才是。最近,有不少女孩报警被骗财骗色,骗子就是阮多财。他把自己伪装成暴发户,勾引一些爱慕虚荣的女孩,屡屡得手。这八十万都是赃款,我们会还给那些受害者,至于阮多财也会被判刑。”薛警官也知道刘雨柔的身份,对她十分的客气。“看来,我们还做了一件好事,那就谢谢薛警官了。”刘雨柔莞尔的一笑。“刘小姐客气了,你把钱转到这个帐号上,就可以走了。”薛警官微笑道,给了刘雨柔一个帐号。五分钟后,云浪和刘雨柔走出警局,何田田则跟她父亲在一起,不过她加了刘雨柔的微信,说要找刘雨柔玩。“云浪,还吃吗?”刘雨柔有些无奈道,吃个饭都能吃到警局里来。“不吃了。”云浪摇摇头,也不感觉到肚子饿,他最高的记录就是三天没有吃过东西,只喝水。“那我们在街上买点小吃吧,边吃边走回学校。”刘雨柔建议道,眼里满满的是兴奋,好像这是极为浪漫的事情。看着刘雨柔鲜花般的笑容,云浪原本有些低沉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微笑道:“我先送你回学校,然后再去找房子。”已经有能力过上更好的日子,云浪自然不会再选择住在垃圾场旁,所以要先找个地方住。“找房子?”刘雨柔微微一愣,立即明白过来,微笑道:“要不我和你一起找。”对于云浪的来历,刘雨柔已经打听过,所以知道这些年都住在垃圾场的旧木屋中,而且基本都靠捡破烂为生。不过她不仅没有任何的看不起云浪,反而十分佩服和心疼。一个靠捡破烂为生的人,却能风雨无阻的坚持上学,这种毅力和心态谁又能做到。“不用了,我自己能行。”云浪摇摇头拒绝了刘雨柔的好意。“那我转一些钱给你。”刘雨柔说完,就很自然的拿出手机要转账。刘雨柔肯定是知道他的情况,所以想帮助他,不过他都拒绝了刘雨柔父亲一百万的报酬,更不会要刘雨柔的钱。云浪摇摇头,带着笑容伸手捏了捏刘雨柔洁白的脸颊,温和的笑道:“我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帮助,再说了这些小问题都解决不了,以后如何养家糊口,呵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云浪也是如此,从小到大,他和养父从不求人,更没有去乞讨。养父时常说:他们只是暂时找不到家的流浪者,而不是乞丐。看着云浪坚定而又萧瑟的背影,刘雨柔眼睛有些发红,这些年云浪一定过的非常非常苦。但又十分开心,她并没有看错,云浪是一个有志气,积极向上的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