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

作者:奇热文学 | 奇幻玄幻

收藏

  《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宫女,冷冷一笑,纳兰,花妃,龙炎,老贼,吴修仪,云妃之间的故事。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欢迎在线阅读!

花妃龙炎小说最新章节_花妃龙炎小说在线阅读_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小说花妃龙炎

    花妃龙炎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提供更多花妃龙炎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花妃龙炎小说在线阅读。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小说花妃龙炎摘选:花妃坐在铜制梨花木的梳妆打扮台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梳拢着头发。心里有些懊…...

    花妃龙炎小说名字叫做《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这里提供花妃龙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小说精选:水月纱菊花白月牙帐子,顶上挂着一束散发着清香的白玉兰花;古色花纹商羊铜兽炉的密密细孔里,散发出桂花的香气;旁边木竹雕翠绿叶子牡丹琉璃碧霞罗纱橱,把房间分成东西暖阁。花妃坐在铜制梨花木的梳妆台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梳拢着头发。心里有些懊恼,都是丽妃那**捣的鬼,自己怎么就上了她的当?烟云在旁边,有些心惊地看着主子的脸色一会晴一会儿阴的,忙含笑把软烟罗纱衣披在主子身上:“主子,依王对您的宠爱,是不会责备您的。何况,这宫里的…

    水月纱菊花白月牙帐子,顶上挂着一束散发着清香的白玉兰花;古色花纹商羊铜兽炉的密密细孔里,散发出桂花的香气;旁边木竹雕翠绿叶子牡丹琉璃碧霞罗纱橱,把房间分成东西暖阁。

    花妃坐在铜制梨花木的梳妆台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梳拢着头发。心里有些懊恼,都是丽妃那**捣的鬼,自己怎么就上了她的当?

    烟云在旁边,有些心惊地看着主子的脸色一会晴一会儿阴的,忙含笑把软烟罗纱衣披在主子身上:“主子,依王对您的宠爱,是不会责备您的。何况,这宫里的人都知道王不喜欢纳兰家的人,木贵妃又生得那么愚蠢,哪里能比得上主子的一半?”

    花妃脸上有了笑意,看着镜中的自己,花容月貌、绝色倾城,哪里是那个笨女人比得了的?

    她正孤芳自赏,就听到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忙站起身来。

    有太监喊道:“王驾到,花妃娘娘迎驾——”

    花妃心里大喜,看到龙炎满脸笑意走了进来。

    黄色玄纱古龙纹锦袍,外罩水黄色云龙团花坎肩,头上别着龙纹古玉簪子,玉色粉面,俊朗迷人。

    花妃看到龙炎的模样,身子就先酥软了,一头扑到龙炎的怀里,抬起娇艳的小脸,眼睛含着万千的柔情:“王今天好迷人,连臣妾都要被王迷死了。”

    龙炎嘴角上翘,眼神幽黑发亮。刮了花妃的鼻子一下,调笑道:“那朕的爱妃是说,朕以前不好看了?”

    花妃撒娇地搂住龙炎的脖子,满脸娇笑地扭动着身子:“王好坏,明明知道臣妾不是那个意思。”

    龙炎脸一沉,把花妃的手拉下来,走到紫花木的桌子前,拿起一件镶嵌翡翠的琉璃瓶在手里把玩着。

    花妃不知道王怎么突然变了脸色,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说错了什么话惹到了王?忙挥挥手,屋里伺候的宫女、太监悄然退了出去。

    花妃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龙炎的脸色,一边娇声娇气地拉住龙炎的手:“王怎么了?是谁让王不开心了?”

    龙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抚摩着花妃如花似玉的脸蛋,眼神深情得快要滴出水来:“你知道,朕在这些妃子里面最疼爱的就是你,爱妃贤惠聪明,正是皇后的不二人选,可是……”

    花妃听到龙炎的话,甜到了心里去。做皇后可是她早就盼着的事情,只是有显赫身世的妃子太多了,再轮也轮不到自己头上,今天听到王想立自己为皇后,那心就先跳起来了。突然看到龙炎突然住口不讲了,还满脸痛惜地看着自己。忙柔声问道:“王你怎么了?”然后搂住龙炎的身子,眼睛娇媚如月,“臣妾不要什么皇后,只要能和王在一起,臣妾就什么都不在乎。”

    龙炎眼里滑过一丝冷笑,双手搂住花妃,声音里透着无奈:“朕是想立你为后,可那个纳兰丞相百般阻挠。你知道,朕不喜欢木贵妃,怎么能立她为后呢?爱妃你告诉朕,朕该拿你怎么办?”

    那花妃本就对木贵妃有几分恨意,听了龙炎的话,更加恨得牙痒痒:要是那个木贵妃死了就好了。死,对啊!她死了不就什么都好办了吗?

    龙炎看到花妃眼里闪出妒忌的光芒:都说一个女人生出了妒忌之心,那她以后就什么事都可能干得出来,甚至对所有的后果都不会计较,看来今晚的目的达到了。他推开花妃的身子:“爱妃,你可以找花将军一起商量商量,但不要提起朕。”

    花妃噘起小嘴:“为什么?父亲可是很忠心王的。”

    龙炎迷起眼,含着威慑的眼神看着花妃:“你只要听我的话,其他的不要多问,不然朕会生气的。”

    花妃乖乖地点点头,只要能和龙炎在一起,她什么都愿意听他的。

    龙炎看了看窗外的月光,转过头含笑扶住花妃的肩膀:“时候不早了,朕还想起有些奏章没有处理,你自己早点安歇吧,朕明天再来看你。”也不看花妃的表情,转身就走了。只留下花妃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她觉得王虽然对她很好,但总感觉到缺少点什么。

    龙炎走出翠水宫,两个太监远远地跟在后面。

    他抬头看着天上的月色,皎洁明亮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人人都想当王,谁又知道做王的凄凉,这若大的皇宫恐怕没有一个人真心爱我的人,眼里看到的都是帝王能给她们带来的荣华富贵。自己呢,有那么多的女人陪伴着,却没有一个是自己真心喜欢的。这天下最可怜最可悲的事莫过于此了。

    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看着远处叠叠楼台,层层亭阁,烟笼柳岸,翠鸟嘶鸣,花草娇艳。被月色笼罩着,充满着安宁和祥和。他冷笑了一声:安宁、祥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有真正的安宁、祥和?

    抬头不知何时竟走到了梅花月宫的门外,手不禁攥成了拳头。掉转头往龙阳宫走去,但愿今天晚上离钟能探听到确切的消息。

    我站在窗口看着天上的月亮,心情复杂:一切都和做梦一样,真的希望明天醒过来的时候,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听到身后传来翻身的动静,转过身看到是桃儿醒了,正惊恐地看着我。

    我拿起桌子上的蓝花瓷碗,舀了一勺,然后吹了吹勺子里的粥,再笑着送到她的嘴边。她就那样用极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我摸了一下她的脸,笑着说:“我脸上有脏东西?”

    她摇摇头,眼睛却笑了,小小的桃花眼别说还真迷人。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又现出惊恐:“小姐你别生气,不喜欢桃儿笑,桃儿以后就再也不笑了。”

    我微微一怔,娇笑道:“以后,我的桃儿想笑就笑,想哭就哭。”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突然发现自己睡在我的床上,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桃儿不应该睡娘娘的床,桃儿……”

    我捂住她的嘴:“你好好躺着。不是你自己爬上来的,是我抱你上来的。”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揉揉眼睛:“桃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今天你就睡在这里,反正床这么大。”

    我还真折腾累了,躺下就睡着了,不知道有没有打呼噜。

    屋窗皆雕梁画栋,小路曲折幽深,更有玉阁楼台巍峨气派,院中奇花异草芬芳诱人,小湖碧绿清澈,更有假山嶙峋,树木成阴。这座宅院起码占地数十亩,黑压压的一大片,也不知有几重院落。中间有一座豪华的小院,房檐雕刻着麒麟以及象征着权势的怪兽……

    离钟暗暗冷笑一声:好个纳兰老贼,真是谋反之心昭然若揭,这府中竟比宫中的景色更胜几分。

    离钟穿着黑色的玄纱短衣裤,脸上用黑纱遮盖住,隐身在屋脊的暗处。下面就是老贼的书房,看到几个朝中的大臣进到了里面,离钟想下去探个究竟,无奈下面的守卫太多。

    离钟暗暗留心,见守卫们均是青衣打扮,胸前绣着下山猛虎的图样,每人手里拿着一把钢刀,神情小心警觉。交叉巡视共有8队,每队为8人,间隔的时间很短,根本来不及下去。再看那宅院屋廊之中,人影绰绰,更不知隐有多少人。

    离钟心里有几分着急,此时听到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你们要好好的打起精神,不可以有任何偷懒和疏忽。”是纳兰若风的声音。

    离钟知道他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不一会儿,就看到几个人从假山后面走过来,前面的正是若风,一身白色云纱蟒袍,腰束散花玉带,头别紫玉翡翠簪子,玉树临风,俊朗异常,天生又爱笑,让人看了别有一番滋味。

    他的身后跟着3个人,步伐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

    头前一位身材高大,脸黑如炭,眼露寒光,穿着一件粗布短衫,手里提着抱月乌龙锏,生得颇为威武。

    左边一个,瘦小如猴,眼神闪烁不定,步伐轻盈,身上却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袍子,显得有几分不伦不类。但离钟却吃了一惊:想不到江湖的败类飞天鹤草青也投靠了这个老贼。

    后面的那个,离钟也认识,正是云山客王猛,他穿着一件玄青色短衣裤,肋下佩剑,人长得倒有几分清秀,只是神情倨傲,让人生厌。

    若风站在院中,眼睛四处巡视了一番,才带着那3个人去了别处。

    离钟长出了一口气,看到书房的门开了,老贼亲自把那几个朝中大臣送了出来,其中有吏部尚书萧言铭、左侍郎张寒、右殿威武大将军曹威军、司马裴元飞。

    那老贼满面春风,笑呵呵地对着众人拱手道:“老夫何德何能,以后还要多仰仗各位的帮衬。

    司马裴元飞哈哈大笑:“纳兰丞相你就不要客气了,你我谁跟谁。”其他几个人随声附和着,对老贼满口的阿谀奉承。

    离钟抬头猛然看到对面房顶上有人影晃动,忙俯低了身子。

    那老贼送走众人,回到书房安寝。

    绿袖趴在屋顶上等了许久,想来那个老贼也睡熟了,便从怀里掏出一只鸟,朝巡逻家丁旁边的树丛扔过去。鸟儿扑楞着翅膀,向远处飞去。那几个家丁被吓了一跳,有几个朝树丛围过去,剩下的几个也伸着脖子朝那面张望。

    绿袖趁着这个机会跃下房檐,从靴筒中抽出一把匕首,迅速拨开老贼的房门,闪身溜了进去。她蹑手蹑脚走到床前,慢慢撩开厚重的蝶恋花紫色幔帐,看到云烟纱丝绸被子凸起,挥手一刀插了下去……立即铃声大作,就听到外面有人喊道:“有刺客进府了,有刺客进府了!”

    绿袖吃了一惊,忙掀开被子,里面竟是一个蝴蝶抱枕:没有想到这个老贼如此狡猾!

    绿袖忙往外冲,就感觉有个东西从屋顶罩了下来,就地往旁边一滚,又有无数的飞刀从两侧墙壁飞出来,闪着耀眼的寒光。忙用手里的匕首去挡,胳膊上还是中了一刀。忍住疼痛拉开门,刚跃出去一步,迎面就看到8个家丁,同时一张绳网撒了过来……

    绿袖只觉得胳膊一阵阵疼痛再难躲开,就被罩到了网子里。随即,扑过来两个家丁用绳索把她捆了起来,撕下了她脸上的面纱。

    若风匆匆地赶过来,觉得眼前一亮,只见那神情冷傲却偏偏带着女儿家的娇气,让人怜惜,宛如玫瑰花瓣的小嘴生气地噘着,更增添了几分惹人爱的娇憨。脸蛋光艳逼人,眼睛顾盼生神,衣衫被风冲动如轻云出岫,腰肢纤纤好比弱柳拂风。一身黑色的暗纹菊花纱衣,更衬托出她的娇艳可人。

    屋顶上的离钟看那女子的武功虽比不上自己,也算是一流的高手了,没有想到刚进了老贼的卧房,就这样轻易地被擒住了,还真的不能低估了这老贼的实力。又看到若风对那着那个女子失神,不忍想笑:这若风倒是个难得的情种。

    绿袖看着若风盯着自己失神,又注意到周围的家丁在旁边咬耳朵,面上一红,挣扎道:“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姑奶奶绝不眨一下眼睛。”

    若风猛地回过神来,心却对这个女子生出了几分爱意:杀她?自然是不妥;可是,既然抓了她,就怕爹爹饶不了她。这该如何是好?

    若风心里没有了主意。几个家丁看主子默然不语,也都在旁边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

    就在此时,离钟从屋顶纵身跳了下去。他虽然不喜欢管闲事,但也总不能见死不救。挥剑伤了几个家丁,抓住那女子的衣服提了起来……若风竟没有出手阻拦,这倒出乎离钟的意料。

    二人逃出丞相府邸,一直到了南城门外一个隐**,离钟才把肩上的女子放下来。

    绿袖看着救自己的黑衣人,只见眼神冰冷吓人,却偏偏摄人的魂魄,只是不知道他若笑起来,会是怎样的勾人心神。心里竟忍不住想掀开他的面纱一看。

    离钟转身就走,想来她也没什么大碍,依她的武功足可以保护自己。

    绿袖看着他要走,心里有些莫名的着急,忙捂住伤口“哎呀”了一声。

    那个黑衣人又回过头来,搀扶住她:“姑娘你不要紧吧?”

    绿袖闻到他身上隐隐约约有一股梅花的香气,随即芳心更加乱跳,身子朝他怀里偎依过去,手却趁他不备揭下了他的面纱。只见冷傲冰霜,玉姿生辉,眸若星辰,唇如薄脂,一身黑色衬托着他傲骨天成。

    离钟没想到她把自己的面纱扯了下来,脸色立即阴沉下来,放开绿袖转身就走。

    绿袖心里疼痛异常,也不知道是伤口通,还是其他的地方在痛,颤抖着声音问道:“你要走吗?”

    那黑衣人竟不回答,很快就消失在城墙的拐角处。

    绿袖只觉得浑身无力,眼里充满了委屈的眼泪。何曾有人对她这样无意过?

    离钟从城墙上跃下来,换好常服,进了皇宫直奔龙阳宫而来。

    远远的见一个黑衣人倒挂在房檐上,正在朝里面偷看。离钟迅速隐身在树后,注意着那个黑衣人。只见那人翻身上了屋顶,从龙阳宫的后屋脊跳了下去,轻功一流。离钟尾随在那个黑衣人身后,而那人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在假山后一闪身不见了。

    离钟快步回到了龙阳宫,看到主子孤独的身影站在窗前的月光里。没有点宫灯,太监、宫女也都没在。

    龙炎转过身,目光威严地看着离钟:“怎么样?那老家伙有什么动静吗?”

    离钟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对龙炎讲了一遍,包括若风对那女子的情意。

    龙炎眼神一亮:“你说若风可能对那女子起了好感?”

    离钟沉思了一下:“我认识若风十年了,知道若风是一个不轻易对女子动情的人,他今天的举动依臣看很是奇怪,而且那女子长的确十分可爱,也难怪若风会对她动情。”

    龙炎哈哈大笑:“离钟,你不会也对人家动了情吧?”

    离钟面无表情:“王说笑了。”

    龙炎看着他那张冷脸,什么样的女子都能让他冰跑了。淡淡地一笑:“假如离钟有一天喜欢上一个人,朕一定要好好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能打动你的心。”站起身拍了拍离钟的肩膀,“天色不早了,你也去安歇吧。还有,要尽快去察访那个女子的住处,一定要让她和若风再次碰面。”

    离钟看了一眼主子,转身退了下去。

    龙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笑出声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