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

作者:奇热文学 | 奇幻玄幻

收藏

  《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宫女,冷冷一笑,纳兰,花妃,龙炎,老贼,吴修仪,云妃之间的故事。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欢迎在线阅读!

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吴修仪云妃_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吴修仪云妃小说_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小说吴修仪云妃

    吴修仪云妃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的诱惑》,提供更多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的诱惑吴修仪云妃,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的诱惑吴修仪云妃小说。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的诱惑小说吴修仪云妃摘选:吴修仪站了出来,她是花妃的…...

    吴修仪云妃小说名字叫做《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这里提供吴修仪云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小说精选:珐琅古色纹四角兽熏香炉里,弥漫出带着玫瑰花的清香味缕缕的青烟,一个穿绿纱衣裙的小宫女掀开熏炉的盖子,朝里面又细细的地上了一层玫瑰花瓣,香味一时之间更浓了。花妃被房间中散发的浓郁玫瑰香味呛得皱了一下眉头,一只手在抚摩着另一只纤纤玉指上戴着的玛瑙戒指,眼神一瞥坐在旁边梨云贵妃塌上的云妃,看她还在不紧不慢地嗑着瓜子,心里就有些烦躁。再看其她的几个妃子,也是喝茶的喝茶,下棋的下棋。花妃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整理着衣…

    珐琅古色纹四角兽熏香炉里,弥漫出带着玫瑰花的清香味缕缕的青烟,一个穿绿纱衣裙的小宫女掀开熏炉的盖子,朝里面又细细的地上了一层玫瑰花瓣,香味一时之间更浓了。

    花妃被房间中散发的浓郁玫瑰香味呛得皱了一下眉头,一只手在抚摩着另一只纤纤玉指上戴着的玛瑙戒指,眼神一瞥坐在旁边梨云贵妃塌上的云妃,看她还在不紧不慢地嗑着瓜子,心里就有些烦躁。再看其她的几个妃子,也是喝茶的喝茶,下棋的下棋。

    花妃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整理着衣裙,又抬头看着其他几个人:“你们倒是说话啊!难道这样就算过去了?你们可别忘了咱们以前受的那些气,你们就不想着让她还回来?”

    云妃娇笑着从梨云贵妃塌上站起来,扔掉手里的瓜子,一把拖住花妃的胳膊,把她按在梨花贵妃塌上:“好妹妹,你着什么急啊!那天,王对她那样也够她受的了,我就不信她还有脸皮到四处去晃悠。”

    林妃在旁边,下意识地捂着脸,带着几分恨意地骂道:“她是个什么东西,敢给我一巴掌!她是不是还以为现在是那个纳兰老女人在世的时候。”用帕子委屈地擦着了,娇怒地看着其他人,“我挨的这一巴掌可是为了众位姐姐出的头,姐姐们可不能不给妹妹报这个仇。”

    云妃斜着眼看了她一下,脸上含笑从手腕上退下一只绿翡翠镯子,戴在林妃的手上:“好妹妹你这一巴掌就当是为姐姐挨的,当姐姐不能让你白挨,这个镯子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也是姐姐的一片心意。以后,咱们姐妹就要有福一起享。”

    林妃看着手上的镯子,眼眉都笑成了花:这个镯子看成色怎么也值个几千两银子,看来这一巴掌挨得真值。搂住云妃的肩膀,满脸的奉承:“怎么好意思让姐姐破费呢,那妹妹谢谢姐姐了。”

    杨婕妤在旁边看着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大家出力,为什么就她得景?冷笑着从梅花凳上站起来,嘴里嗑着瓜子,斜着眼看着林妃:“要是早知道一巴掌能换来云姐姐的翡翠镯子,这巴掌我就去挨了,也就轮不到有些人在这里说酸话了。”

    林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恶狠狠地盯着杨婕妤:“你当着众姐妹们的面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婕妤满脸不屑地扭动着腰肢,含珠的翡翠兰花步摇在头上摇来晃去:“我能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想说小户人家的女儿就是小户人家的女儿,眼皮子就是浅,没什么见识。”

    林妃斜着眼“呸”了一声,讥笑道:“装什么大户人家的女儿,你父亲还不是纳兰家的一条狗。我父亲再不行也是个有钱的生意人,比你那个父亲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花妃拿起梅花几上的汝窑白瓷茶碗朝地上一摔,脸色发青:“你们闹够了没有,外人还没除,自己人倒先闹起来了。”

    云妃冲着呆愣愣站着的杨婕妤、林妃挥挥手:“两位妹妹你们先走吧!花妹妹心情不好,我在这里陪她说说话。”

    杨婕妤和林妃一看花妃发了脾气,赶紧轻拎着衣裙大气不敢喘地离开了翠水宫。

    花妃看两个人出去了,脸色才有些缓和,看着云妃埋怨道:“姐姐,不是我说她们,小户人家的女儿就是小户人家的女儿,进了宫也改不了贪小便宜的本性。像这样不成器的人,哪敢指望她们替我们办事。”

    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的吴修仪站了起来,她是花妃的姨表妹,也是花妃在宫里最信得过的人。她拉住云妃的手,满脸忧虑地说:“有句话本来妹妹不该说,但是为了两位姐姐在这宫里的好日子,这句话非说不可了。”

    花妃满脸着急地一挥手里的菊花扑蝶丝帕:“妹妹有话就快说,这里也没有外人,我最见不得人家说话说一半的,让人心里着急。”

    吴修仪“扑哧”笑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话。只是……目前,王对于木贵妃总归是碍着纳兰家的势力,所以才不敢把她怎么样。既然如此,我们也该有个防备。俗话说:人心隔肚皮。知道表姐和云娘娘心思的人越多,对表姐和云娘娘就越不利。我看那个林妃浅薄得厉害,今天她可以为了个镯子会替表姐和云娘娘办事,保不准明天她为了个玉佩就会出卖了表姐和云娘娘。”

    吴修仪说完这番话,吓得花妃从塌上站了起来,倒是云妃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花妃拉住云妃的手,汗都下来了:“姐姐你说怎么办?就算王知道了不怨恨咱们两个,可是纳兰家要是知道了,他们能放过咱们姐妹吗?姐姐要早做打算才好,妹妹我现在可是一点儿主意也没有了。”

    云妃看着花妃慌乱的表情,心里有几分暗笑:这花妃也就这点儿伎俩了,倒是她的表妹吴修仪不简单,遇事谨慎,想得周到,人前人后说话做事都给自己想好了后路。

    想到这里,云妃冷笑了一声:“妹妹慌什么?过两天林妃畏罪自杀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花妃擦着脸上的冷汗,神色慌乱:“她活得好好的,怎么会畏罪自杀?”

    吴修仪过来拉住花妃的手:“表姐,一切就听云娘娘的安排吧!”然后朝着云妃施一礼,“修仪在这里代表姐感谢云娘娘的救命之恩。”

    云妃娇笑着把吴修仪搀扶起来,手拂弄着她头上垂下的金珠子流苏:“妹妹真是个聪明人,姐姐以前怎么没发觉呢。有空多去姐姐那里走动走动,姐姐就喜欢像你这样的伶俐人。”

    吴修仪脸上没有喜悦,反倒有几分恐慌:“姐姐说笑了,妹妹哪里比得上姐姐的聪慧,妹妹也就配给姐姐提提鞋。”

    云妃心里冷笑着,不露痕迹地看着了吴修仪一眼,打了个哈欠,用兰花丝帕掩住嘴:“两位妹妹你们先坐着,我觉得乏了就先回宫了。”说完,带着自己的宫女走了。

    吴修仪的脸色却又些变了,看着花妃还一脸喜悦的样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表姐,你当初就选错了这后宫联盟的人,不管木贵妃她怎么样,但舅舅和纳兰家的交情是不一般的。就算姐姐在宫里有什么不适,外面有舅舅和纳兰丞相保你,在这宫里你还是坐得稳的。倒是云娘娘,妹妹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这是在和豺狼为伴。就怕她对付完木贵妃,下一个就是你和丽妃了。”

    花妃满脸娇媚地拍着吴修仪的肩膀:“妹妹,等木贵妃一死,我就是皇后了,这是王说的,到时候我还会怕那个云妃吗?”

    吴修仪还想说什么,就感觉窗户外面人影一闪,心里一惊,厉声道:“谁在外面?”不大会儿,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个小宫女:“回娘娘,是云娘娘的宫女明月,她说丢了荷包,刚才又说找到了。”

    吴修仪脸色大变,勉强支撑住身子,朝小宫女挥挥手:“下去吧。”

    花妃拉住吴修仪的手:“妹妹你多什么心?王对我宠爱异常,她们谁敢把我怎么样?”

    吴修仪满脸担心地摇摇头:“姐姐,我可听说云妃和龙铭王爷有勾结,龙铭王爷可是个狼子野心的人。现在的庄仪太后可是他的亲娘,保不准他有什么大的想法。”

    花妃急得在地上团团转:“那我要赶紧提醒龙炎别上了他们母子的当。”

    吴修仪又是气又是想笑:舅舅那么一世英明的人,怎么生了个女儿这么笨,看来自己想指望她在这宫里立足是不好办了,以后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姐姐,这事连我都看得出来,王那么聪明,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恐怕很多人都看出来了,但现在的形势是一动皆动,所以王不动,舅舅和纳兰丞相也不动。他们不动,那铭王就更不敢动了。”

    花妃被吴修仪说得脑袋都痛了:“妹妹,你说的话我怎么听着不明白?你再说得详细点儿。”

    吴修仪暗暗叹息,摇摇头,看着花妃的绝世姿容:要是这副花容月貌长在自己身上,再加上自己的聪慧,这后宫肯定就没有自己的敌手了。看来和她多说无意,云妃已经对自己起了戒心,以后还是少招惹她们为妙。

    吴修仪再不多说什么,只是闲聊了几句,无非明天就是王的生日了,该准备什么衣服了等等。又坐了一会儿,便借故走了。从此,吴修仪一直装病在兰花宫静养。

    我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内穿薄蝉翼的霞影纱玫瑰香胸衣,腰束葱绿撒花软烟罗裙,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白色梅花蝉翼纱。腰若细柳,肩若削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望之如芙蓉出水。宛若墨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流淌而下,一枚紫色水晶发簪嵌在鬓中,后面的发丝用雪纱束住……站起身,衣衫随风飞舞竟不似人间的女子。

    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穿上古装我也算是个绝色的美人了。在现代连想都不敢想的华服,在古代倒过了一把瘾。

    桃儿大睁着眼睛看着我,口水滴得老长。我打了一下她的头,她才把眼珠子转动起来,然后眼睛色迷迷崇拜地看着我:“小姐,我从来没有看到你这么美过,今天一定能把王迷倒,还会把那天耻笑小姐的坏人气死!”

    我冷笑两声:“迷死他?他等着吧,看我怎么收拾他!敢和我玩,他太嫩了,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桃儿看着满脸奸笑的我:“那小姐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摆摆手得意洋洋地说:“早去干吗?伸着脖子去磕瓜子?我要姗姗去迟,然后华丽丽地吸收众人的眼球。哈哈……”我乐得放声大笑。

    桃儿眨着眼睛看着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