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苍莽战纪

作者:古乐成 | 修真小说

收藏

  苍莽大地,凶兽肆掠;古镇少年,无敌强势崛起。收妖龙、寻秘宝、夺神兵......苍莽大地,谁主浮沉 苍莽战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王莽内心世界的不爽之意强烈波动之时,脸上依然很平静,让人看不出什么波动来。“列位”,王莽抱拳对众家族之人道,“这个血之湖恐怕就是就是恶龙精血所化了,大家方才应该都看到了,不仅内有恶龙的怨念,池血更能噬人血肉,而宝物就在巨龙脚下,大家可有良策?”李磊听到这话眼睛中闪过一道锋芒,微转了一下身子,同时把韩梅梅护在了身后,抱拳道,“王兄,这里修为最高之人当属君莫属,我和韩梅梅只有炼体八重境界,看这池水之凶险,我等实在无可奈何”说罢还摇了摇头,仿佛真的就如他所言,一点办法都没有。韩家,李家之人听罢都差点憋笑岔气,什么时候李少爷这么能胡诌了,两大家族里的人都知道,为了探宝之行,李磊和韩梅梅二人近二个月没日没夜的修炼,冲破了炼体八重境界到达了炼体九重境界,可是在这里李少爷却说自己是炼体八重境界,这其中的意思就是,王莽,这群人里你最牛逼,你打头阵,只有你能把宝物拿过来,当然完事之后死了更好,省得老欺负我们。赤裸裸的扮猪等食儿吃……若是王莽知道这两个家族人心中所想,估计得气的当场吐血……。

最新章节
第二章 血契 >>更新时间:2020-03-25

第二章 血契
  ,脸上依旧很波澜不惊,让人看不出什么波动来。“列位”,王莽拱手对众家族之人道,“这个血之湖怕是是是黑龙精血所化了,大家适才所以都看见了,不但内有黑龙的怨念,池血更能噬人血肉,而宝物就在巨龙脚下,大家可有良策?”李磊听见这话眼睛中闪现出几道锋王莽内心世界的不爽之意强烈波动之时,脸上依然很平静,让人看不出什么波动来。“列位”,王莽抱拳对众家族之人道,“这个血之湖恐怕就是就是恶龙精血所化了,大家方才应该都看到了,不仅内有恶龙的怨念,池血更能噬人血肉,而宝物就在巨龙脚下,大家可有良策?”李磊听到这话眼睛中闪过一道锋芒,微转了一下身子,同时把韩梅梅护在了身后,抱拳道,“王兄,这里修为最高之人当属君莫属,我和韩梅梅只有炼体八重境界,看这池水之凶险,我等实在无可奈何”说罢还摇了摇头,仿佛真的就如他所言,一点办法都没有。韩家,李家之人听罢都差点憋笑岔气,什么时候李少爷这么能胡诌了,两大家族里的人都知道,为了探宝之行,李磊和韩梅梅二人近二个月没日没夜的修炼,冲破了炼体八重境界到达了炼体九重境界,可是在这里李少爷却说自己是炼体八重境界,这其中的意思就是,王莽,这群人里你最牛逼,你打头阵,只有你能把宝物拿过来,当然完事之后死了更好,省得老欺负我们。赤裸裸的扮猪等食儿吃……若是王莽知道这两个家族人心中所想,估计得气的当场吐血……。...

古乐成小说作品_苍莽战纪完整版_第十二章 药仙宫

    断或是屏风,可以用来保护客人隐私,这楼层基本上长年都是被大户人家包用的,无论有也没人来,都得给留着,钱就算给。这也不是光是钱多少的问题,这是所以大族底蕴底蕴,武力强盛起来,在这个世界,功小于理。只要你拳头够狠,是道理。因而悦来酒楼的老板也不愿多生是非伙计略微一愣,脑袋里疯狂的转悠着,也丝毫想不起来这是哪个家族的,不过不妨碍应答,“好嘞,几位客观有什么话跟小的说吧,掌柜的腿脚不好,上楼费劲。”“让你喊你就喊,告诉你们掌柜的,拆楼的来了,数三声不喊来,把你腿敲断了扔下去!”“嘶~”伙计倒吸一口冷气,仿佛腿已经被敲断了似的,他娘的碰上硬茬儿了,嘚儿,心里面八百个不忿脸上也要挂着笑儿,“客官稍候,小的马上去喊。”说着转身蹬蹬蹬蹬地就下了楼。。...

      这一日,龙冢镇,悦来酒楼,来了一些生面孔,这些人身材或高大,或瘦小,或纤妙,一句话,有男有女,看似商贾的打扮,眉眼之中却隐隐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气。进了大堂,环视了一眼厅堂,也不说话,蹬蹬蹬蹬就朝楼上走去,一般酒楼至少为三层,一层是大众人群吃饭聊天所用,二楼相应的环境就会好很多,但是消费稍微贵一些,一般些都是富庶之人想要好一点的用餐环境而选择的地点。三楼及以上楼层那就是会所级别的了,每个小厅都有隔断或者屏风,用来保护客人隐私,这楼层基本常年都是被大户人家包用的,不管有没有人来,都得给留着,钱照样给。这不是单单钱多少的问题,这是因为大族底蕴深厚,武力强盛,在这个世界,功大于理。只要拳头够狠,就是道理。因此悦来酒楼的老板也不愿多生是非。反正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这几位商贾打扮之人直奔三楼,小伙计连忙放下手中的茶壶追了上去,几位客官用餐还是打尖啊?住宿还请后面请。这就是会说话的伙计,上来就是问你,是吃饭还是住宿,住宿就请移步后院,隐意就是别往上面走了,常年在外的游侠或者修士都是明白其中道理的。这几人并不说话,还是往上走,直到三楼走到中间的大桌前方吐一言,喊掌柜的来,有要事相告。

      伙计略微一愣,脑袋里疯狂的转悠着,也丝毫想不起来这是哪个家族的,不过不妨碍应答,“好嘞,几位客观有什么话跟小的说吧,掌柜的腿脚不好,上楼费劲。”“让你喊你就喊,告诉你们掌柜的,拆楼的来了,数三声不喊来,把你腿敲断了扔下去!”“嘶~”伙计倒吸一口冷气,仿佛腿已经被敲断了似的,他娘的碰上硬茬儿了,嘚儿,心里面八百个不忿脸上也要挂着笑儿,“客官稍候,小的马上去喊。”说着转身蹬蹬蹬蹬地就下了楼。

      再看这几个人,跟之前在镇外十里驻扎了下来的商队果真是一波人。“老大你真的没有算错?我们要找的人会在这种小地方?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出什么人才,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占卜错了……”这时一个长得像极了瘦猴子一样的人尖声尖气的说道。“我想不会有错的,虽然师尊令我占卜这一卦不用借助血脉的力量。但是我想应该不会有错,我此生学成之后共占卜一百九十九卦,动用血脉之力占卜三十三卦,从未有过差错!”为首之人面身形魁梧,面色白皙,微胖,一副很有喜感的样子,但从眼睛中可以看到熠熠光彩,说话中气十足且一本正经。“好了,老大,三弟你们就别斗嘴了,一切皆看此子造化,咱们战王宫可不要无能之辈。不要小看这个破地方,别忘了我出身哪里,这里可比我的家乡富庶多了……”说话的是一个英俊模样的书生,如若没听到刚才的话,肯定都会以为这是个大家族的纨绔子弟。谁能知道这曾经是一个孤儿呢?边说着边环看了一下四周,在这种小地方,这些装饰也算得上些不错的东西,边说话边用茶水在方桌之上刻了一些符文,霎时间,三楼放出阵阵光彩,从楼下望来,竟什么都看不到,雾蒙蒙的一片。这个伪富二代在这些人之中出身最差,但是天赋异禀,对于阵法术式,无人能出其右!阵法助力之下,战力的恐怖程度令人咋舌!有的时候很多人毕生心血对于阵法术式也仅仅是入门阶段,可见阵法术式对于天赋的要求有多么的高!“好了,老五,你就别感慨了,你说这么多年了,听的我们耳朵都起茧子了,你不嫌烦我们都烦了。”老二尖声尖气地不耐烦道。“好好好……你不爱听,我不说了,我要刻我的符文了,你们随意吧”说罢,就走到了旁边的桌子前坐下拿出了他的刻符兽皮和灵墨。“这个奇葩,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样子”为首之人唏嘘一声,“也不知道这个掌柜的能不能圆满的替咱们完成这件事……”

      蹬蹬蹬蹬,随着急促的爬楼声,一个微胖的小白胖子从楼梯口探出头来,“几位爷招呼小的有何吩咐?”人还未到,一道谄媚地声音飘了过来,再加上这天然萌萌的样子,让人实在是忍俊不禁,哪怕有多大的气,看到这个白胖子气也得消了一半。“你就是这个酒楼的掌柜的?”老大问道。“小的正是,几位爷是?”酒楼掌柜的小心的应对着。“想必你也猜的出来,我们不是本地人,但是我们来这里却是有要事,至于我们是谁,你不必知晓,但是有件事你还一定要帮我们办好了。”老大一字一句的说道,一面说一面看着酒楼掌柜的,心中暗道“果然是个人精,任你怎么说,都是笑脸应着”但见酒楼掌柜的只是笑着问了一句“不知何事?”“在本月十五在城东空场召开比武大会,优秀者可为我战王宫记名弟子……”“战王宫!”老大还未说完酒楼掌柜的就大呼道。“你还算见多识广的,竟然知道我战王宫,呵呵,这件事一定要办好,尽可能让方圆百里之内都知晓。”“诸位放心,小的一定尽全力而为,能为战王宫做事,是小的三生有幸。”“如若没事,小的让后厨准备些上好的饭菜,吃完还请后院歇歇,小的这就去筹备比武大会的事”酒楼掌柜的有条不紊地说道。“嗯,你去吧”老大挥了挥手示意道。蹬蹬蹬蹬,随着一阵急促的下楼声,白胖子又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老大,他不会耍什么心眼吧?”老三问道,“放心,对他利益没有损害的事情,大可不必操心,能结交我们战王宫同样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换做是我,我也会做,散布消息别人不行,这个胖子可是一顶一的高手,开酒楼的没这两下子可撑不起来场儿”老大慢慢悠悠的解说道。“虽说如此,可他毕竟不是咱们的人,是我多心也好,提防着没坏处”老三嘟囔道。“说的有理,大哥,你也不能总是这么善良,这些商贾可没什么情义可讲,自古商人重利轻离别,提防着点好,谁知道他的心思是怎么样的。”画符的也不画了,也凑过来唧唧歪歪说了一大堆,“好了好了,等着吃饭吧,我刚才已经扔了个跟踪符在掌柜的身上,三日之内他和谁接触,我都能察觉得到,就是这三日可苦了我了,跟踪符太费精神力了。”画符的唧唧歪歪又说了一大堆引得一阵白眼,“跟踪符,这么下三滥的东西你也用了?”老三问道。“什么下三滥,你才下三滥,你以后用符别找我,哼”画符的不忿道。“……”老三一阵无语,又赶紧拉着画符的跑到旁边去说好话去了。令众人又是一阵无语。

      随着店小二蹬蹬蹬蹬的一阵狂跑,一桌可口的饭菜就这么摆到了众人的面前,风卷残云,盆干碗净。一众人来到客房休息,却听到周围一个劲的乒乓乱响,十分吵闹。又是呼呼的升火声,过了约么一个时辰传来了阵阵腥臭之味。“他娘的,这是闹哪样?是不是找死?”老三大声骂道。“何人叫嚣,欺负我药仙宫无人不成?”“药仙宫?怎么这里会有药仙宫的人?越来越好玩了,这个小镇,竟然吸引了两大势力。”老大半卧在床上囔囔道。duang~门被一脚踢开,“可是你们刚才叫嚣?想求死?”一个中等身材的白面书生模样的人,谈吐之间却一点都不斯文。听到这话,老三顿时火冒三丈,“你他娘的才求死了,你要是想死我成全你。”老大听到这个话也不生气,只是呵呵一笑,从床上站起身来,伸手一指,“你是药仙宫的人?”“哼哼,算你还算有点眼力,大爷正是药仙宫的人,现在跪下求饶,把身上的元石都拿出来,本大爷有可能饶你们不死,不然,哼哼……”正哼哼着“一道身影如鬼魅般闪过,这个书生一条腿耷拉着,重心不稳,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哎呦~啊啊~我的腿啊……啊~”“踢我房门,扰我休息,这是惩戒,如若不改,后果很严重呦。”老大慢慢悠悠的说道。仿佛在开玩笑一般,可是腿确实被他踢断了。还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你们有种别走,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等我叫人,只有我们药仙宫欺负人,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你们这是在找死。”“唉,叫人快叫吧,死到临头还嘴硬,等你的人到了,商讨一下你的死法倒是可以。”老大看着躺在地上的断腿小书生,一副戏谑的表情。(未完待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