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构造虚拟

作者:重新开始Darling | 游戏竞技

收藏

  一双奇妙的手,也可以将游戏世界的虚拟事物带进生活现实世界。  武器装备,只要你再打开打击恐怖主义的游戏就也可以抓取到到;多重影分身秘笈,再打开火影游戏也也可以可以得到;葵花宝典,只要你主角想练电视剧中多的是,的话会觉得人生不顺心,时光机也可以到尾就。“可恶,是我眼花了么?”肖德鹏用力揉着自己的眼睛,想要透过积雪看清下面人的模样。那人仰面倒地,整个五官被糊住根本瞧不真切。他只好大着胆子抵住门边尽力将那人推到室内的方向,力气没有白费肖德鹏终于转动旋转门把那人拖进了值班室。倒地男子也穿着一身白大褂,右侧胸口上红色漆印显示他们是同事关系。肖德鹏拿起杂志慢慢拂开他面孔上的冰晶。“德雷克是竟然是你。”抛下个人间的恩怨,肖德鹏半扶起昏迷的老医生,不停拍打他麻木的脸。‘啪啪啪’一阵脆响后,德雷克斯渐渐缓了过来。“我的上帝啊,这是哪里?”老医生长出一口浊气,气若游丝道。“老主任,这是医院的值班室。你不是回家了么,怎么会晕倒在旋转门旁?”肖德鹏好心地问着,扶着他干瘦的身体放到了值班室的行军床上。又平缓了一会,德雷克斯才打开话匣子,“走到停车场我才发现忘带钥匙了,可风雪太大辨不清方向好半天才找到了医院的正门方向。”德雷克斯轻声咳嗽顿了下继续道:“医院门你是怎么看的?肖德鹏医生你竟然让一个疯子跑了出去,如果出了任何问题你都要负全责。”喘气都费劲的德雷克斯教训人的本事还是没有忘记,肖德鹏脸上微微发红明智的别过头去。老医生的长篇大论算是本院的特色,一丁点的事情都能被他的分析提高到人类生死存亡,好像一个不小心肖德鹏的过错会使全人类毁灭。口干舌燥的德雷克斯终于住了,年轻的医生这才悄悄地回过头去,“额,主任你的脖子受伤了。”回过头肖德鹏就看到了老人脖颈上可怖的伤口。德雷克斯问得赶紧用手去摸,“天啊,你看看那人都干了些什么。快,带我去医务室。”外翻的伤口终于让他的喋喋不休止了,他将肖德鹏当做拐棍挣扎着站了起来。‘噗通’德雷克斯太过激动,伤口崩裂喷出大量暗黑色的血,“快叫莉莉丝,她在二楼值班。”昏迷前,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肖德鹏站在值班室的门口对着二楼大喊莉莉丝,按照规定医院内部是不能喧哗的,可谁让制定者已经倒下了呢。很快二楼拐角露出了莉莉丝疑惑的表情,“肖德鹏我警告你...”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她就看见值班室里爬出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肖德鹏看见了莉莉丝双手捂嘴的动作,迅速反应过来身后有异变。虽然他自恃胆量过人,但貌似天地间所有恐怖事件都是发生在这样漆黑的深夜...而且今夜又是月黑风高,实在是诸多恶鬼外出作案的良机。肖德鹏不敢回头,三步并作两步朝着莉莉丝的方向跑去,身后传来沉闷的人体跌倒响动。莉莉丝松开捂嘴的手拉着肖德鹏回到二楼的走廊,“天啊,值班室里怎么会有那么恶心的东西,我几乎看见他脸上如同蚯蚓爬动的血管。”不得不说莉莉丝的感情是丰富的,这的时候都能用这么生动的词汇给肖德鹏解释发生的事情。肖德鹏从楼梯上探出头观察下面的情况,大概是暴风雪小了,漆黑走廊尽头的窗户慢慢透进银灰色的月光。朦胧的月色映照出细长的倒影,不时缓缓飘过几朵形状诡异的浮云,好似万花筒内的魔幻世界,变化莫测。寂静的走廊与冻得生硬的皮鞋底相互摩擦发出清晰的响声,在黑寂之中慢慢移动到不知名的地方。肖德鹏感觉喉头有些晦涩,回头头与莉莉丝对视一下,二人极有默契地没有交流,相互搀扶走进了拐角处最近的房间。这是肖德鹏自己的办公室,临走时忘记关闭的电脑还在播放着一部惊悚电影,光线不断的变幻赋予了对白新的活力。“要不要开灯?”带上房门,莉莉丝轻声问他,年轻的男医生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啪嗒’门边的开关被激活,大片的荧光驱散了二人内心的焦躁不安。“如果我没有看错刚才那人应该是德雷克斯,我们敬爱的老主任。”肖德鹏苦笑着给她解释了不久前发生的一幕,他反复强调这不是在开玩笑。莉莉丝安静地站在原地十指交叉,不停抖动的双肩出卖了她强装出的冷静。“事情好像有些变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莉莉丝不耐地活动着关节,她的预感就在一秒钟后应验了。病人们像是相互透过讯息同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他们眼神呆滞嘴中不停低吟,那种揪心而独特的声音让每一个听到的人从心底升起悲凉的感觉。几个留守的医护人员竭力想要制止他们的行动,却被丧失人性的病人用口中利齿隔断了气管。鲜血怂恿了他们最原始的欲望,无数人头簇拥一起大块朵颐鲜美的人肉。隔着办公室单薄的木门,肖德鹏和莉莉丝能够真切的听到外面发生的动静。每一声惨叫后都伴随着密集的咀嚼声,发达的头脑为他们勾勒出了一幅幅画面。“天啊,我受不了了,这个世界在疯狂。”莉莉丝彻底崩溃了,柔弱的身体摇曳后倒向地面。肖德鹏反应迅速,一步跨越面前的木质矮凳拉起了莉莉丝。“嗨,你要坚强些,目前只有我们两个人能相互帮扶了。”沉闷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指甲摩挲木门的声音。肖德鹏不知道外面站了多少人,他唯一确定的就是有很多很多,可能是全医院的病人都站在那里,准备排队‘进食’鲜美的晚餐。单薄的木门无法阻止捕食者的欲望,木门只反抗了不过三十秒就被外力破坏,一双扎满木刺的烂手探进了狭小的空间。随着人群的增加木门破开的漏洞就越大,透过缝隙肖德鹏可以清晰地看清外面密密麻麻的身影。“我的天啊,他们疯了么?”莉莉丝推开肖德鹏的好意,双手抵住地面加速向后退去,直到整个身躯撞上了厚实的墙壁。她的这种情绪波动感染了同样手足无措的肖德鹏,年轻人四处寻找可以防身的利器。办公室除了桌椅外只有桌面的茶杯可供驱使,他不经意间瞄到了还在播放电影的笔记本。‘或许这个能起到作用。’心中的想法一闪而过,肖德鹏又端起了笔记本。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走,强打精神的肖德鹏缓缓靠近木门,他希望人群会突然恢复正常,善意地对他致歉,一个热情的拥抱结束夜的混乱。木门不堪重荷终于被人群撞开,一个身材健硕的腐烂脸向着肖德鹏冲来,仿佛场上的橄榄球员要突破面前的阻碍。肖德鹏将手中的茶杯掷向那人,一个诡异的抛物线后坚硬的瓷器刮掉了那人眼角一大片烂肉。眼见就要与那人近距离接触,肖德鹏只得举起紧余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掌间猛然传来酥麻感,震得他头皮也跟着发麻。瘦削的身体横着飞了出去,在地面滑行了几米直到碰到冰冷的墙壁才堪堪停下,他后脑受创眼前的画面变成了黑白世界。莉莉丝受到血腥画面的冲击尖叫着推开塑钢窗户就要跳楼,“肖德鹏帮帮我,快帮帮我。”少女背对人群越是尖叫越是脚底发软,一想到被疯狂的病人注视便再无勇气做任何事情了。一团乌云遮住了暗淡的月光,肖德鹏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液,以求缓解喉中的干涩。这时候不会有人在听莉莉丝颤抖的声音了,身躯摇摆不定的腐烂脸张开血盆大口对着距离最近的年轻男子咬去。涌进的人群无意间碰到了墙边的开关,整个室内陷入了黑暗。漆黑的办公室身手不见五指,拼了命地去猛瞧,也最多看到一团黑影在移动,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肖德鹏下意识的用手中笔记本格挡。他能感到笔记本的另一端被人咬住了,为摆脱纠缠肖德鹏借力跳起,对着虚空抬脚就踢。感应能力很强的肖德鹏踹开了咬合笔记本的人,点点冰凉的液体溅了满脸。“玛德,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知道谁怕谁呢!”困兽犹斗,用呼喊声振奋自己的势头是肖德鹏唯一能做的了。。

重新开始Darling小说作品_构造虚拟在线阅读_第二话 命运

      一人去算卦,算卦先生摸骨看相换算成八字后,说:你二十岁恋爱,二十五岁恋爱,二十岁生子,一生富贵荣华平安健康家庭幸福和快乐晚年时期无忧。此人怒道:我去年二十五岁,博士,光棍,木有女朋友。  先生闻言先生闻言,略微沉思后说:年轻人,知识改变命运啊!。...

      一人去算命,算命先生摸骨相面换算八字后,说:你二十岁恋爱,二十五岁恋爱,三十岁生子,一生富贵平安家庭幸福晚年无忧。此人怒道:我今年三十五岁,博士,光棍,木有女朋友。

      先生闻言,略微沉思后说:年轻人,知识改变命运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