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构造虚拟

作者:重新开始Darling | 游戏竞技

收藏

  一双奇妙的手,也可以将游戏世界的虚拟事物带进生活现实世界。  武器装备,只要你再打开打击恐怖主义的游戏就也可以抓取到到;多重影分身秘笈,再打开火影游戏也也可以可以得到;葵花宝典,只要你主角想练电视剧中多的是,的话会觉得人生不顺心,时光机也可以到尾就。“可恶,是我眼花了么?”肖德鹏用力揉着自己的眼睛,想要透过积雪看清下面人的模样。那人仰面倒地,整个五官被糊住根本瞧不真切。他只好大着胆子抵住门边尽力将那人推到室内的方向,力气没有白费肖德鹏终于转动旋转门把那人拖进了值班室。倒地男子也穿着一身白大褂,右侧胸口上红色漆印显示他们是同事关系。肖德鹏拿起杂志慢慢拂开他面孔上的冰晶。“德雷克是竟然是你。”抛下个人间的恩怨,肖德鹏半扶起昏迷的老医生,不停拍打他麻木的脸。‘啪啪啪’一阵脆响后,德雷克斯渐渐缓了过来。“我的上帝啊,这是哪里?”老医生长出一口浊气,气若游丝道。“老主任,这是医院的值班室。你不是回家了么,怎么会晕倒在旋转门旁?”肖德鹏好心地问着,扶着他干瘦的身体放到了值班室的行军床上。又平缓了一会,德雷克斯才打开话匣子,“走到停车场我才发现忘带钥匙了,可风雪太大辨不清方向好半天才找到了医院的正门方向。”德雷克斯轻声咳嗽顿了下继续道:“医院门你是怎么看的?肖德鹏医生你竟然让一个疯子跑了出去,如果出了任何问题你都要负全责。”喘气都费劲的德雷克斯教训人的本事还是没有忘记,肖德鹏脸上微微发红明智的别过头去。老医生的长篇大论算是本院的特色,一丁点的事情都能被他的分析提高到人类生死存亡,好像一个不小心肖德鹏的过错会使全人类毁灭。口干舌燥的德雷克斯终于住了,年轻的医生这才悄悄地回过头去,“额,主任你的脖子受伤了。”回过头肖德鹏就看到了老人脖颈上可怖的伤口。德雷克斯问得赶紧用手去摸,“天啊,你看看那人都干了些什么。快,带我去医务室。”外翻的伤口终于让他的喋喋不休止了,他将肖德鹏当做拐棍挣扎着站了起来。‘噗通’德雷克斯太过激动,伤口崩裂喷出大量暗黑色的血,“快叫莉莉丝,她在二楼值班。”昏迷前,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肖德鹏站在值班室的门口对着二楼大喊莉莉丝,按照规定医院内部是不能喧哗的,可谁让制定者已经倒下了呢。很快二楼拐角露出了莉莉丝疑惑的表情,“肖德鹏我警告你...”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她就看见值班室里爬出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肖德鹏看见了莉莉丝双手捂嘴的动作,迅速反应过来身后有异变。虽然他自恃胆量过人,但貌似天地间所有恐怖事件都是发生在这样漆黑的深夜...而且今夜又是月黑风高,实在是诸多恶鬼外出作案的良机。肖德鹏不敢回头,三步并作两步朝着莉莉丝的方向跑去,身后传来沉闷的人体跌倒响动。莉莉丝松开捂嘴的手拉着肖德鹏回到二楼的走廊,“天啊,值班室里怎么会有那么恶心的东西,我几乎看见他脸上如同蚯蚓爬动的血管。”不得不说莉莉丝的感情是丰富的,这的时候都能用这么生动的词汇给肖德鹏解释发生的事情。肖德鹏从楼梯上探出头观察下面的情况,大概是暴风雪小了,漆黑走廊尽头的窗户慢慢透进银灰色的月光。朦胧的月色映照出细长的倒影,不时缓缓飘过几朵形状诡异的浮云,好似万花筒内的魔幻世界,变化莫测。寂静的走廊与冻得生硬的皮鞋底相互摩擦发出清晰的响声,在黑寂之中慢慢移动到不知名的地方。肖德鹏感觉喉头有些晦涩,回头头与莉莉丝对视一下,二人极有默契地没有交流,相互搀扶走进了拐角处最近的房间。这是肖德鹏自己的办公室,临走时忘记关闭的电脑还在播放着一部惊悚电影,光线不断的变幻赋予了对白新的活力。“要不要开灯?”带上房门,莉莉丝轻声问他,年轻的男医生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啪嗒’门边的开关被激活,大片的荧光驱散了二人内心的焦躁不安。“如果我没有看错刚才那人应该是德雷克斯,我们敬爱的老主任。”肖德鹏苦笑着给她解释了不久前发生的一幕,他反复强调这不是在开玩笑。莉莉丝安静地站在原地十指交叉,不停抖动的双肩出卖了她强装出的冷静。“事情好像有些变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莉莉丝不耐地活动着关节,她的预感就在一秒钟后应验了。病人们像是相互透过讯息同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他们眼神呆滞嘴中不停低吟,那种揪心而独特的声音让每一个听到的人从心底升起悲凉的感觉。几个留守的医护人员竭力想要制止他们的行动,却被丧失人性的病人用口中利齿隔断了气管。鲜血怂恿了他们最原始的欲望,无数人头簇拥一起大块朵颐鲜美的人肉。隔着办公室单薄的木门,肖德鹏和莉莉丝能够真切的听到外面发生的动静。每一声惨叫后都伴随着密集的咀嚼声,发达的头脑为他们勾勒出了一幅幅画面。“天啊,我受不了了,这个世界在疯狂。”莉莉丝彻底崩溃了,柔弱的身体摇曳后倒向地面。肖德鹏反应迅速,一步跨越面前的木质矮凳拉起了莉莉丝。“嗨,你要坚强些,目前只有我们两个人能相互帮扶了。”沉闷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指甲摩挲木门的声音。肖德鹏不知道外面站了多少人,他唯一确定的就是有很多很多,可能是全医院的病人都站在那里,准备排队‘进食’鲜美的晚餐。单薄的木门无法阻止捕食者的欲望,木门只反抗了不过三十秒就被外力破坏,一双扎满木刺的烂手探进了狭小的空间。随着人群的增加木门破开的漏洞就越大,透过缝隙肖德鹏可以清晰地看清外面密密麻麻的身影。“我的天啊,他们疯了么?”莉莉丝推开肖德鹏的好意,双手抵住地面加速向后退去,直到整个身躯撞上了厚实的墙壁。她的这种情绪波动感染了同样手足无措的肖德鹏,年轻人四处寻找可以防身的利器。办公室除了桌椅外只有桌面的茶杯可供驱使,他不经意间瞄到了还在播放电影的笔记本。‘或许这个能起到作用。’心中的想法一闪而过,肖德鹏又端起了笔记本。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走,强打精神的肖德鹏缓缓靠近木门,他希望人群会突然恢复正常,善意地对他致歉,一个热情的拥抱结束夜的混乱。木门不堪重荷终于被人群撞开,一个身材健硕的腐烂脸向着肖德鹏冲来,仿佛场上的橄榄球员要突破面前的阻碍。肖德鹏将手中的茶杯掷向那人,一个诡异的抛物线后坚硬的瓷器刮掉了那人眼角一大片烂肉。眼见就要与那人近距离接触,肖德鹏只得举起紧余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掌间猛然传来酥麻感,震得他头皮也跟着发麻。瘦削的身体横着飞了出去,在地面滑行了几米直到碰到冰冷的墙壁才堪堪停下,他后脑受创眼前的画面变成了黑白世界。莉莉丝受到血腥画面的冲击尖叫着推开塑钢窗户就要跳楼,“肖德鹏帮帮我,快帮帮我。”少女背对人群越是尖叫越是脚底发软,一想到被疯狂的病人注视便再无勇气做任何事情了。一团乌云遮住了暗淡的月光,肖德鹏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液,以求缓解喉中的干涩。这时候不会有人在听莉莉丝颤抖的声音了,身躯摇摆不定的腐烂脸张开血盆大口对着距离最近的年轻男子咬去。涌进的人群无意间碰到了墙边的开关,整个室内陷入了黑暗。漆黑的办公室身手不见五指,拼了命地去猛瞧,也最多看到一团黑影在移动,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肖德鹏下意识的用手中笔记本格挡。他能感到笔记本的另一端被人咬住了,为摆脱纠缠肖德鹏借力跳起,对着虚空抬脚就踢。感应能力很强的肖德鹏踹开了咬合笔记本的人,点点冰凉的液体溅了满脸。“玛德,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知道谁怕谁呢!”困兽犹斗,用呼喊声振奋自己的势头是肖德鹏唯一能做的了。。

重新开始Darling小说作品_构造虚拟全文阅读_第八章 嘉琳的抉择

    德鹏扶起伤势渐好的莱昂纳多,征求他的意见。  “要有人道主义,但是她曾今对我以及使用了暴力。”对于女子的去与留二人意见意见相左,讨论了老半天也也没定论。莱昂纳多用他纤细、健壮的手指缓慢地而仔细地地解开我了绳索,女子瘫倒在他的怀中。  “我想大约是女色的诱惑了了解了具体的情况肖德鹏真不知道是好是坏,现实世界的秩序完全崩坏,政府干预的职能已经消失,看来接下来的日子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

      莱昂纳多的阐述中肖德鹏得知这对情侣不是普通人,丧尸风暴席卷坦帕一切公共设施都停止了正常工作,这里包括监狱在内。离开了人为的控制囚徒可以自由出入监狱,情侣就是从市监狱逃出来的。餐厅内已死亡的男子名叫查理斯,被制服的女子名叫嘉琳。

      了解了具体的情况肖德鹏真不知道是好是坏,现实世界的秩序完全崩坏,政府干预的职能已经消失,看来接下来的日子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

      “这个女的怎么办,留着她我不放心。”肖德鹏扶起伤势渐好的莱昂纳多,征询他的意见。

      “要有人道主义,虽然她曾今对我使用了暴力。”对于女子的去留二人意见相左,争论了半天也没有定论。莱昂纳多用他修长、强壮的手指缓慢而仔细地解开了绳索,女子瘫倒在他的怀中。

      “我想大概是女色诱惑了你,这跟人道主义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随你怎么办,但如果她胆敢做出任何伤害他人的举动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结果她。”肖德鹏屈从了莱昂纳多的执着,转身离开了电台大楼。皮鞋坚硬的底部在废弃的大楼内回荡,巨大的空间成了一个天然的扩音器。

      嘉琳坐在车厢后排一角,努力地多吸进一些空气。刚才还有很多空气,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了。她似乎从遥远的地方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她知道这是空气滑入喉咙的又被送出的声音。这并不能改变她快要淹死在前排男子杀人眼神的感觉,偶尔盯着反光镜她会吓得哆嗦。她不知道怎么加入队伍的,唯一能够依靠的可能同是后排乘客乐者打扮的男子。不经意的一瞥都会带给她如沐春风的感觉。

      “你们要带我去哪,查理斯在什么地方?”嘉琳启开龟裂的唇,战战兢兢地问道。

      “找跟你一样的幸存者,至于查理斯我把他揍了一顿。那孩子吓坏了给了我一刀就跑了。”肖德鹏面无表情,嘉琳从他的面目上看不出真假别过头看向身旁的乐者。

      “这个我可以证明。”算是为肖德鹏的妥协施以回报,莱昂纳多严肃地点点头。

      对于查理斯的去留嘉琳并不很在意,他们的结合只是意外,既然被接纳了她也就不好再生事静静地坐着等待目的地。按照电波另一头告之的方位,肖德鹏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炼油厂。人虽然早就离去机械还在继续运转,黑色雾气弥漫给本就不晴朗的日空增添了更多的阴沉。肖德鹏停下奔驰车招呼莱昂纳多,对于嘉琳他没有任何言语。

      “我在前面,你负责后面的警戒。”说完,端起步枪走进了炼油厂。

      从一进入这里肖德鹏便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这里听不到丧尸的吼叫,看不见喷溅与墙的斑斑血迹,就连充斥着整个城市上空的尸臭味也淡了很多。庞大的炼油机械凝然不动,但空气中漂浮的污染颗粒让人根本无法看清十米外的情况。整个工厂内令人压抑的静。

      空气中驳杂的颗粒不时改变漂浮方向,肖德鹏下意识的握紧了枪,慢慢靠近入口处的厂房。

      “有人么?我接到了你们发的讯息,我是生存者不是游荡的丧尸。”喊了几声,没有人应答。

      “你确定是这个地方么?根本就没有活人的气息,不会是谁跟我们开的玩笑吧。”嘉琳抑制住内心的恐惧,怯懦地对前面的人说了第一句话。话刚出口嘉琳急忙后退,就是这样也没有避开肖德鹏噬人的眼神。

      “不要质疑我的判断。”肖德鹏不再理会嘉琳,推开厂门继续深入。这里是原油储存仓库,规格一致的油桶码放的整整齐齐。几个意外泄露的油料倾洒地面,漂浮的污物泛着七彩光亮。忽然,肖德鹏发现油面上微微动了一下,他条件反射抬头望去。一条足有七八米长的超大型大蟒蛇突然从横梁上探出头来!张开的血盆大口中,密布的尖利牙齿在微弱的日光下显得无比狰狞。

      虽然肖德鹏一边急忙后退一边开枪,但对全身布满脚趾鳞片的敌人来说子弹就如蚊虫的撞击般微不足道。片刻间,三人小队就被逼得只好散开。肖德鹏首当其冲受到攻击,整个人被逼近了死角。望着步步逼近的巨蛇,死亡的阴影将他紧紧包围。此时,莱昂纳多那方响起了枪声。子弹带着他满腔的愤怒射进了巨蛇柔软的眼角侧。感受到许久未觉的痛楚后,愤怒的软体动物不顾眼前即将道口的猎物,转身想另一侧爬去。

      惊魂未定的肖德鹏转头望去,站在厂门边口的莱昂纳多手持左轮不停射击。

      “来呀,见识到厉害了么?”莱昂纳多挑衅似的又向巨蛇开了一枪后转身跑出门外,同时也将它的注意力引了过去。嘉琳手足无措紧紧跟在莱昂纳多的身后,总是将身体的大部分掩住。门外枪声、巨蛇移动导致的轰鸣声不住传入耳中,肖德鹏收拾好心情拾起掉落的步枪跟了出去。

      “引回来,这个怪物刀枪不入,用石油烧死它。”肖德鹏吼道。

      莱昂纳多明白了意思,一边退下左轮中的弹壳一边起身返回仓库,身后的嘉琳犹豫后还是跟上了他。动物毕竟是动物,无乱肉体力量多么蛮横也比不过尔虞我诈中生存的人类。成百的油桶成了它埋骨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以及重物翻滚倒地的声音响过,之后便是地狱般的热浪。

      火海不时爆炸,提醒仓库外站立的三人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一脸疲惫的莱昂纳多慢慢走了过来,震惊后的嘉琳这才发现他左臂处的音乐服已被鲜血染红。莱昂纳多注意到了女子的视线,他看了看左臂微笑着道:“没关系,小伤而已。”

      “少说两句吧。”肖德鹏示意他坐下,从内衣上又撕下长条布带小心的为他包扎起来。

      “我想这个工作我可以做,以前被打后我总是自己处理伤口。”嘉琳有意无意地强调自己的存在,总要在队伍中证明她存在的必要性。

      “可以了。”肖德鹏冷着脸。

      “不用介意,他更专业。”莱昂纳多笑着说道。

      肖德鹏摇摇头站起身,“这里已经不安全了,爆炸声燃烧的火光会引来数以万计的丧尸。我们走吧。”

      望着离去的背影,嘉琳知道她还未被接纳,巨大的压力在无情的命令她做些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