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构造虚拟

作者:重新开始Darling | 游戏竞技

收藏

  一双奇妙的手,也可以将游戏世界的虚拟事物带进生活现实世界。  武器装备,只要你再打开打击恐怖主义的游戏就也可以抓取到到;多重影分身秘笈,再打开火影游戏也也可以可以得到;葵花宝典,只要你主角想练电视剧中多的是,的话会觉得人生不顺心,时光机也可以到尾就。“可恶,是我眼花了么?”肖德鹏用力揉着自己的眼睛,想要透过积雪看清下面人的模样。那人仰面倒地,整个五官被糊住根本瞧不真切。他只好大着胆子抵住门边尽力将那人推到室内的方向,力气没有白费肖德鹏终于转动旋转门把那人拖进了值班室。倒地男子也穿着一身白大褂,右侧胸口上红色漆印显示他们是同事关系。肖德鹏拿起杂志慢慢拂开他面孔上的冰晶。“德雷克是竟然是你。”抛下个人间的恩怨,肖德鹏半扶起昏迷的老医生,不停拍打他麻木的脸。‘啪啪啪’一阵脆响后,德雷克斯渐渐缓了过来。“我的上帝啊,这是哪里?”老医生长出一口浊气,气若游丝道。“老主任,这是医院的值班室。你不是回家了么,怎么会晕倒在旋转门旁?”肖德鹏好心地问着,扶着他干瘦的身体放到了值班室的行军床上。又平缓了一会,德雷克斯才打开话匣子,“走到停车场我才发现忘带钥匙了,可风雪太大辨不清方向好半天才找到了医院的正门方向。”德雷克斯轻声咳嗽顿了下继续道:“医院门你是怎么看的?肖德鹏医生你竟然让一个疯子跑了出去,如果出了任何问题你都要负全责。”喘气都费劲的德雷克斯教训人的本事还是没有忘记,肖德鹏脸上微微发红明智的别过头去。老医生的长篇大论算是本院的特色,一丁点的事情都能被他的分析提高到人类生死存亡,好像一个不小心肖德鹏的过错会使全人类毁灭。口干舌燥的德雷克斯终于住了,年轻的医生这才悄悄地回过头去,“额,主任你的脖子受伤了。”回过头肖德鹏就看到了老人脖颈上可怖的伤口。德雷克斯问得赶紧用手去摸,“天啊,你看看那人都干了些什么。快,带我去医务室。”外翻的伤口终于让他的喋喋不休止了,他将肖德鹏当做拐棍挣扎着站了起来。‘噗通’德雷克斯太过激动,伤口崩裂喷出大量暗黑色的血,“快叫莉莉丝,她在二楼值班。”昏迷前,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肖德鹏站在值班室的门口对着二楼大喊莉莉丝,按照规定医院内部是不能喧哗的,可谁让制定者已经倒下了呢。很快二楼拐角露出了莉莉丝疑惑的表情,“肖德鹏我警告你...”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她就看见值班室里爬出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肖德鹏看见了莉莉丝双手捂嘴的动作,迅速反应过来身后有异变。虽然他自恃胆量过人,但貌似天地间所有恐怖事件都是发生在这样漆黑的深夜...而且今夜又是月黑风高,实在是诸多恶鬼外出作案的良机。肖德鹏不敢回头,三步并作两步朝着莉莉丝的方向跑去,身后传来沉闷的人体跌倒响动。莉莉丝松开捂嘴的手拉着肖德鹏回到二楼的走廊,“天啊,值班室里怎么会有那么恶心的东西,我几乎看见他脸上如同蚯蚓爬动的血管。”不得不说莉莉丝的感情是丰富的,这的时候都能用这么生动的词汇给肖德鹏解释发生的事情。肖德鹏从楼梯上探出头观察下面的情况,大概是暴风雪小了,漆黑走廊尽头的窗户慢慢透进银灰色的月光。朦胧的月色映照出细长的倒影,不时缓缓飘过几朵形状诡异的浮云,好似万花筒内的魔幻世界,变化莫测。寂静的走廊与冻得生硬的皮鞋底相互摩擦发出清晰的响声,在黑寂之中慢慢移动到不知名的地方。肖德鹏感觉喉头有些晦涩,回头头与莉莉丝对视一下,二人极有默契地没有交流,相互搀扶走进了拐角处最近的房间。这是肖德鹏自己的办公室,临走时忘记关闭的电脑还在播放着一部惊悚电影,光线不断的变幻赋予了对白新的活力。“要不要开灯?”带上房门,莉莉丝轻声问他,年轻的男医生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啪嗒’门边的开关被激活,大片的荧光驱散了二人内心的焦躁不安。“如果我没有看错刚才那人应该是德雷克斯,我们敬爱的老主任。”肖德鹏苦笑着给她解释了不久前发生的一幕,他反复强调这不是在开玩笑。莉莉丝安静地站在原地十指交叉,不停抖动的双肩出卖了她强装出的冷静。“事情好像有些变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莉莉丝不耐地活动着关节,她的预感就在一秒钟后应验了。病人们像是相互透过讯息同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他们眼神呆滞嘴中不停低吟,那种揪心而独特的声音让每一个听到的人从心底升起悲凉的感觉。几个留守的医护人员竭力想要制止他们的行动,却被丧失人性的病人用口中利齿隔断了气管。鲜血怂恿了他们最原始的欲望,无数人头簇拥一起大块朵颐鲜美的人肉。隔着办公室单薄的木门,肖德鹏和莉莉丝能够真切的听到外面发生的动静。每一声惨叫后都伴随着密集的咀嚼声,发达的头脑为他们勾勒出了一幅幅画面。“天啊,我受不了了,这个世界在疯狂。”莉莉丝彻底崩溃了,柔弱的身体摇曳后倒向地面。肖德鹏反应迅速,一步跨越面前的木质矮凳拉起了莉莉丝。“嗨,你要坚强些,目前只有我们两个人能相互帮扶了。”沉闷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指甲摩挲木门的声音。肖德鹏不知道外面站了多少人,他唯一确定的就是有很多很多,可能是全医院的病人都站在那里,准备排队‘进食’鲜美的晚餐。单薄的木门无法阻止捕食者的欲望,木门只反抗了不过三十秒就被外力破坏,一双扎满木刺的烂手探进了狭小的空间。随着人群的增加木门破开的漏洞就越大,透过缝隙肖德鹏可以清晰地看清外面密密麻麻的身影。“我的天啊,他们疯了么?”莉莉丝推开肖德鹏的好意,双手抵住地面加速向后退去,直到整个身躯撞上了厚实的墙壁。她的这种情绪波动感染了同样手足无措的肖德鹏,年轻人四处寻找可以防身的利器。办公室除了桌椅外只有桌面的茶杯可供驱使,他不经意间瞄到了还在播放电影的笔记本。‘或许这个能起到作用。’心中的想法一闪而过,肖德鹏又端起了笔记本。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走,强打精神的肖德鹏缓缓靠近木门,他希望人群会突然恢复正常,善意地对他致歉,一个热情的拥抱结束夜的混乱。木门不堪重荷终于被人群撞开,一个身材健硕的腐烂脸向着肖德鹏冲来,仿佛场上的橄榄球员要突破面前的阻碍。肖德鹏将手中的茶杯掷向那人,一个诡异的抛物线后坚硬的瓷器刮掉了那人眼角一大片烂肉。眼见就要与那人近距离接触,肖德鹏只得举起紧余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掌间猛然传来酥麻感,震得他头皮也跟着发麻。瘦削的身体横着飞了出去,在地面滑行了几米直到碰到冰冷的墙壁才堪堪停下,他后脑受创眼前的画面变成了黑白世界。莉莉丝受到血腥画面的冲击尖叫着推开塑钢窗户就要跳楼,“肖德鹏帮帮我,快帮帮我。”少女背对人群越是尖叫越是脚底发软,一想到被疯狂的病人注视便再无勇气做任何事情了。一团乌云遮住了暗淡的月光,肖德鹏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液,以求缓解喉中的干涩。这时候不会有人在听莉莉丝颤抖的声音了,身躯摇摆不定的腐烂脸张开血盆大口对着距离最近的年轻男子咬去。涌进的人群无意间碰到了墙边的开关,整个室内陷入了黑暗。漆黑的办公室身手不见五指,拼了命地去猛瞧,也最多看到一团黑影在移动,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肖德鹏下意识的用手中笔记本格挡。他能感到笔记本的另一端被人咬住了,为摆脱纠缠肖德鹏借力跳起,对着虚空抬脚就踢。感应能力很强的肖德鹏踹开了咬合笔记本的人,点点冰凉的液体溅了满脸。“玛德,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知道谁怕谁呢!”困兽犹斗,用呼喊声振奋自己的势头是肖德鹏唯一能做的了。。

重新开始Darling小说作品_构造虚拟全文免费阅读_第七章 地狱戒指

    入了游戏。战士身上的一件装备引发了他的尤其注意,女武神戒指增幅属性尤其多。肖德鹏去尝试将这枚戒指带进了生活现实世界,古朴厚重的造型精致典雅整体美观,他直接带进了手指上。这一次去尝试给了肖德鹏非常大的信心,装备后的戒指也没消失了被被冻结在了生活现实世界中。  “大爱无疆啊,哈哈,原来的主人酷爱暗黑3,开机后一个游戏登录的对话框出现。由于事先已经保存了登录账号、密码,他很轻松就进入了游戏。战士身上的一件装备引起了他的注意,地狱火戒指增幅属性特别多。肖德鹏尝试将这枚戒指带入了现实世界,古朴的造型典雅美观,他直接带到了手指上。这次尝试给了肖德鹏极大的信心,装备后的戒指没有消失被冻结在了现实世界中。。...

      肖德鹏打开电台录制了一段留言,常规波段对外放送等待外界的回复。阳光穿过枝叶之间投射在玻璃窗上,与设备闪动的光亮交相辉映。焦急地徘徊无意发现了桌下遗落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喜从天降肖德鹏矮着身子捡了起来。这台笔记本已经很久没有充电了,他在仪器堆中找到充电插头插入电源插销内——电脑终于能正常开机了。

      原来的主人酷爱暗黑3,开机后一个游戏登录的对话框出现。由于事先已经保存了登录账号、密码,他很轻松就进入了游戏。战士身上的一件装备引起了他的注意,地狱火戒指增幅属性特别多。肖德鹏尝试将这枚戒指带入了现实世界,古朴的造型典雅美观,他直接带到了手指上。这次尝试给了肖德鹏极大的信心,装备后的戒指没有消失被冻结在了现实世界中。

      “大爱啊,哈哈,感谢上帝赐予的福音。”

      二百点的力量增幅,全元素抗性六十,攻击的时候有一定概率释放游戏中的爆裂地狱火球,这就是地狱戒指的几项基本属性。既然切合肉身能够保留住虚拟类装备,他准备继续寻找一些更加强大的武器。就在这时,电台嗤嗤啦啦响了起来一位老人空洞的声音响起,“你们...幸存者...听到...边界...”声音时断时续混音杂乱。肖德鹏拍了拍发报设备,老人的声音终于清晰。

      “能听到我说话么?对面的幸存者你们在哪?”

      “你们是救援队还是普通市民,我和朋友在坦帕市电台里,请告之你们的位置。”急于离开困境的肖德鹏追问道。

      “我们在市东郊附近的炼油厂里,一共六个人。我们除了一些事物、通讯设备外没有交通工具,如果可以的话请协助我们离开这里。这简直糟透了。”老人的意思表达的很明显了,肖德鹏给予肯定的回答后关闭了电台。他收拾好电脑、充电设备挎上步枪准备返回一层的餐厅更莱昂纳多汇合。

      刚跳出地平线的太阳就被阴沉的乌云遮住,冬日里罕见地下起了倾盆暴雨,雨水溶解地面积雪清洗须肉模糊的尸体。

      肖德鹏收拾好心情推开了电台的门,焦急等待的丧尸纷纷侧头奔向大开的门口。他侧身躲开扑向自己的丧尸,然后几枪将它们的脑袋打得稀烂,走廊上仍有数只丧尸向他步步逼近。而此时,楼道另一层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声。

      ‘汪汪汪’,低沉暴虐的犬吠。

      一听到这个声音,肖德鹏没有丝毫犹豫,在连开三枪击毙一只丧尸后,立即拐下电台旁的楼梯口。就在其拐过楼梯口的一瞬间,一副皮包骨抓住了他的膀子张口就咬。走廊另一侧的那只丧尸拖着腹腔内垂下的肚肠追了上来。挣脱出皮包骨丧尸的爪子,肖德鹏带着地狱戒指的手一拳将它头骨击的粉碎,脑中寄生的蛆虫贱了一身。肖德鹏被这恶心坏了,直到丧尸犬即将攻击到他时才清理干净,拼命向楼道下跑去想要拉开二者间的距离。丧尸犬一扑落空狂吼一声,以高速对他紧追不舍。

      近距离步枪只能充当棍棒的作用,无论肖德鹏击倒它多少次,丧尸犬都会再度飞身疯狂攻击他。暂时无法消灭它,肖德鹏只好借助地形同它周旋。犬类动作灵活多变,生前的主人可能对它进行过训练,肖德鹏几次诱骗都没能成功。

      “该死,好狡猾的狗东西。”啐了一口,肖德鹏放下步枪,双拳紧握摆开了拳击架势。丧尸犬几次攻击未能奏效也不莽撞,围着他转圈。十几分钟的战斗中,刺鼻的血腥味与尸臭始终弥漫在室内,浓郁得让人直欲做呕。剧烈的运动让丧尸犬的皮毛开始脱落,猩红的舌头保留生前的习惯耷拉在嘴角。

      肖德鹏故作放弃,双手松弛地放到身侧半蹲下来眼神瞟向另一头。丧尸犬以为逮到了机会,四足发力斜刺里冲了过来。肖德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低垂的拳头瞬间抬起如同雨点般连续击打丧尸犬裸露的腹腔,攻击速度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类的极限。地狱戒指的属性终于被激发,从他右手中指喷射出暗黑色带着幽冥气息的烈焰。

      肖德鹏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丧尸犬焦炭般的尸体掉落尘埃,碎裂成无数细小的残渣。几分钟后,肖德鹏来到了一层。他环视一下周围的情境,确认没有危险后走到通道右侧尽头的门轻轻推开,餐厅里静悄悄的看不出有人来过的痕迹。

      “莱昂纳多,快点我找到了几个幸存者我们过去汇合吧。”肖德鹏的柔声细语没有得到回应,“快出来吧,玩笑开大了。”气氛有些诡异,他不得不打开枪栓屏气凝神静听餐厅内的反应。就在要进一步探索厨房的时候,他身旁的餐桌下突然伸出一把匕首。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后,肖德鹏腿部受到重创那里血肉模糊。

      机枪扫射后,偷袭者倒在了血泊中——一个衣着普通额前刘海染成雪白的白种人,肖德鹏撕下比较干净的内衣袖口绑在了腿部。

      “究竟是怎么回事?”肖德鹏气恼地问着自己,他不自觉的瞟了一眼身旁的白种人,又马上将脸转了过来。“难道,他认为我是丧尸?”

      前方的响动声将它迅速从思绪中拉回,他猛然抬头,看到的是一位羊毛衬衫的金发女子,可她一见到肖德鹏便立即向厨房深处逃去。肖德鹏不顾伤势的恶化紧追上去,但当她越过那道窄门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对面黑洞洞的左轮枪口。

      肖德鹏认出了那是莱昂纳多在警局选的柯尔特左轮枪,“嘿,女士我是人类可不是什么丧尸,请把你的枪口移开。”

      女子食指颤抖枪口低下,看样子是听懂了肖德鹏的话。

      “危险!”肖德鹏瞪大了眼睛看向女子身后。慌张的女子也不看身后是什么东西,一声枪响。女子的身后空无一人,她知道上当了,转过头就要给闯入者补上一枪。渗透骨髓的剧痛从她的后脑传来,女子意识渐渐的开始模糊起来。肖德鹏放下陷入昏迷的女子,犹豫片刻将她反身绑到了厨房的桌角。

      就在不远处,肖德鹏找到了同样昏迷的莱昂纳多。

      五分钟后

      “只是小伤,我没那么容易死的”莱昂纳多醒后对肖德鹏诉说了自己的遭遇,他一边阐述一边为自己的失误辩解,“怪只怪那女的外表太过柔弱我才大意了。”

      “行了,几天下来我还不了解你。脑后的伤口不大,但需要消毒以防感染。”肖德鹏从厨桌上找到一个急救箱给他做了简单的处理,“最近今天你还是少运动的好,没有一个星期的事件伤口很难愈合。”

      “说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