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李锦抬头看见趴在屋顶上的野猫笑不出来了,野猫绿宝石一样的目光正俯视着她,好像随时准备扑来的样子。“它不是富贵,它的额头没有花纹。”秦芳站在李锦身后仰起脸,眯起独眼望着屋...

    李锦抬头看见趴在屋顶上的野猫笑不出来了,野猫绿宝石一样的目光正俯视着她,好像随时准备扑来的样子。

    “它不是富贵,它的额头没有花纹。”

    秦芳站在李锦身后仰起脸,眯起独眼望着屋顶上的野猫。

    野猫看见了秦芳,猫躯陡然一震,像一道离弦的箭从屋顶射下,直接扑到秦芳身上。

    秦芳还没来得及惊叫,正要出院门的钱老二媳妇看见惊声尖叫起来。

    野猫并没有扑倒秦芳,落地的刹那肉垫小脚趴在了秦芳的肩上,嘴里发出呜呜声,毛绒绒的尾巴拍打着秦芳的胸口,好像有话要说,又像要带秦芳去什么地方。

    “该死的野猫差点吓死老娘!”

    钱老二媳妇摸着心口惊魂未定,对着野猫破口大骂。钱老三媳妇看见野猫扑到秦芳身上,惊呼着上前去驱赶。

    汪桂珍和钱利娟看见炸毛的野猫在两个小孩子的身前更是吓得不轻,慌张跑过来不管不顾地把野猫从秦芳身上扯开,把小娇娇抱了起来。

    “野猫不咬人。”

    秦芳被拉着进屋还是使劲扭回头想看野猫。

    “没事吧,有没有咬到哪儿?”

    汪桂珍一边拉着秦芳一边问抱着娇娇的钱利娟。

    “没事,小娇娇胆子可真大。”

    “那只该死的野猫总是爬咱家房梁,这都有二十年了吧,怎么还没死,野猫可以活那么久的么?每次看见野猫准没好事,真是烦人的东西……”

    野猫被汪桂珍扯开以后跳上屋梁不见了,钱老二媳妇咬牙切齿对着屋顶骂骂咧咧,然后和钱老三媳妇回家了。

    太阳偏西,钱利娟开始张罗晚饭,汪桂珍这时又想起几个儿子明天要去修水库的事,不管谁去干活都得给准备干粮,于是想去陈豆腐家借点黄豆回来做盐酥豆,好赖给儿子们带着路上吃。

    安静的屋里忽然传来“喵喵”的叫声,一只野猫蹲在窗台上朝屋里张望。李锦赶忙扔掉手里的扑克牌爬上炕走到窗边,秦芳也跟着上炕来到窗边。

    野猫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神气,看起来还很忧伤,喵呜喵呜地叫着,扭头走两步又回头,那意思想让李锦和秦芳跟它走。

    如果从灶间经过肯定会被钱利娟看见,李锦决定翻窗子出去。不过看着秦芳的小短腿要跳一米多高的窗台显然无能为力,她自己的小胖腿比秦芳还要短一截,跳到地上肯定会受伤。这会也不怕秦芳看她再施“魔法”,挥舞小手之间一根粗壮的树枝伸到了窗边,李锦喊秦芳跟她一起抱着树枝爬下去。

    野猫转到后院篱笆墙边停下了,回头看着李锦和秦芳走近。

    几只芦花鸡咕咕叫着跟在李锦和秦芳身后,也想瞧瞧热闹。不等芦花鸡们靠近,野猫翘起尾巴龇牙发出低吼,芦花鸡吓得四下逃散,然后又聚在鸡笼边,咯咯叫着伸头朝野猫和李锦这边观望。

    “是富贵哦。”

    看到趴在篱笆边草窝里的野窝,秦芳赶忙蹲下,伸手抚摸着野猫的头。

    “它是不是生病了?”

    发现野猫对秦芳的抚摸没有一点反应,李锦翻开野猫的头,看到野猫睁大的眼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富贵死了!

    “它怎么了?”

    秦芳显然没有意识到野猫死了,握着野猫的两只前爪摇晃,希望野猫能活动起来。

    “不要动它,它在睡觉,富贵累了,让它好好休息吧。”

    李锦拉开秦芳的手,秦芳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时好像明白了什么嘤嘤抽泣着。

    野猫的身体温温软软的,眼睛里依然藏着一丝凛冽的光。李锦估计富贵应该才死去不久,刚才那只野猫应该就是想找她们来看富贵。如果不是被大人们阻拦了一下,她和秦芳也许还能看富贵最后一眼。

    天地万物皆有灵。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觉得富贵可爱的只有秦芳,而富贵临死前放不下的也只有秦芳吧。

    李锦的心情有些压抑,伸手盖上了野猫的眼睛,就在野猫眼睛合上的一刹那,她觉得手心里有一丝冰凉,心底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就用富贵的眼睛来做秦芳的眼睛吧。

    “我得给它埋了。”

    秦芳哭着说完拿起立在篱笆边的一只铁锹,李锦赶忙拦住。

    “猫死了要挂在树梢,才能不负猫生灵敏矫健的英名。”

    “那富贵还能活吗?”

    “能活,它会变成一只神猫。”

    李锦随口说完,抬头望着东山坡上的一株大树,就让富贵长眠在树梢之颠,眺望它最爱的青山绿水盛景吧。

    就在秦芳还蹲在地上捂脸垂泪的时候,李锦已经捻出长长的藤丝把野猫富贵送上了那株最高的树梢。

    “喵呜~”

    刚才带路的野猫蹿起身躯,追随着富贵朝山坡大树蹿去。

    山风拂过,一朵灰白的厚云从头顶飘过落下了几点雨滴。

    “下雨了。”

    秦芳站起来,惊诧发现富贵不见了,李锦指了指天上的云,富贵已经变成了神猫。

    “那个,真是富贵吗?”

    雨云的形状像只变形的大猫,秦芳望着那朵云,在她眼里渐渐幻化成了富贵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这时雨点密集地落下,李锦拉着秦芳朝屋里跑去。

    雨停了,汪桂珍在陈豆腐家没借来黄豆,在半路上碰到大姑姐和两个小儿子带着王小明从河里抓鱼回来,几个人身上都淋湿了,却一脸兴奋。

    钱红霞高兴地扬了扬手里的小桶,桶里有几十条手指粗的小鱼。

    “这一桶小鱼晚上够给小娇娇炖鱼汤喝了。”

    汪桂珍掩去脸上的不快勉强笑了笑,钱红霞这时才想起来秦老太来提亲的事,问汪桂珍到底说给哪个儿子了,汪桂珍刚刚浮现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大姑姐都还记得秦老太来提亲的事,她自己怎么转头就没长记性,还跑去找人家陈豆腐借黄豆呢!

    把人家姑娘的亲事给拒了,陈豆腐夫妻不给汪桂珍好脸色已经不错了,哪还肯借黄豆给她。

    汪桂珍摸着脸皮暗自嘲笑,自己去找陈豆腐借黄豆那不等于上门丢人现眼嘛!

    “不合适,以后再说。”

    汪桂珍顺势拎过钱红霞手里的小桶赶忙回家。

    “小娇娇小娇娇!”

    钱利康和钱利安想让小娇娇看看他们捉到的小鱼,隔着门叫了几声,屋里没有动静。王小明喊秦芳也没人答应,几个人想进屋,发现屋门竟然反锁了。

    这下更奇怪了,要知道屋里的插销离地一米多高,显然小娇娇和秦芳都够不着插销锁不了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