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钱红霞去二弟和三弟家找孩子白跑了一趟,心想孩子们应该是跟秦芳去秦老太家了,便在院子里等汪桂珍带孩子们回来。烟囱里的炊烟渐渐消散了,还不见一个人影回来,钱红霞急得浑身燥热...

    钱红霞去二弟和三弟家找孩子白跑了一趟,心想孩子们应该是跟秦芳去秦老太家了,便在院子里等汪桂珍带孩子们回来。

    烟囱里的炊烟渐渐消散了,还不见一个人影回来,钱红霞急得浑身燥热,脱去外罩花布衫拿毛巾抹脸上的汗。

    这时钱老三媳妇已经收拾好家里过来了,进院就笑眯眯地问:

    “孩子们回来了吗?”

    “没呢!”

    “大军和小伟刚才回家了,进屋抓了两个饼子又跑走了,我都没说上话。小明和小娇娇应该不会走远的,不用担心。”

    “小娇娇才一岁,路还走不稳,我哪能不担心!”

    钱红霞把手里的毛巾摔在木凳上。

    钱老三媳妇弯腰拿起毛巾在木凳坐下,拿起一旁篮子里汪桂珍还没完工的鞋底开始飞针走线。

    站着说话不腰疼!

    钱红霞被弟媳妇不紧不慢的态度给惹火了,谁家孩子谁心疼,如果是大军和小伟不见了,三弟媳妇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得跟个菩萨似的。

    “孩子们饿了就知道回家了,大姐你真不用担心。”

    钱老三媳妇话音刚落,钱红霞看见了篱笆外走过来的一群人。

    小娇娇骑在钱利民的脖子上走在最前面,王小明和秦芳手拉手,嘴里哼哼着不知名的儿歌走在中间,几个大侄子在后面边走边说笑。

    “可算回来了!”

    钱红霞摸了摸耸起的胸口,跳起脚跑到院外迎向回来的大侄子们,一把扯过小孙子,气恼地高举手臂作势要打,落下时却像轻拂羽毛拍在了王小明的背上。

    回家的路上钱利国已经嘱咐大家,不要说孩子们去小黑屋的事,几兄弟当然听大哥的话,不等长辈问,说刚才孩子们在山溪边玩。

    东山头有条小溪,涓涓细流盖不过大人的脚面,溪水里却可以看见小鱼游动,孩子们去玩耍也很正常。

    王小明和秦芳更是守口如瓶,乖乖地坐在桌边等着吃饭。

    李锦坐在门口的小凳上,手里握着小银勺一口一口地吃鸡蛋羹。

    “娇娇真乖,妈妈不在都这么乖,真是好孩子。”

    听到钱老三媳妇夸赞,李锦笑了,突然想起她还没有叫过钱利娟妈妈,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握着小银勺,眼睛盯着搪瓷碗,心说对钱利娟还真叫不出“妈妈”两个字。

    在李锦眼里,钱利娟关心她照顾她,就像一位温柔细心的姐姐,偶尔露出青涩窘迫的神情,显得阅历比李锦要稚嫩多了。

    “娇娇怎么不吃了?不爱吃鸡蛋羹了吗?要不让三姥爷给你抓鱼煨汤喝。”

    发现小娇娇低头沉思的小模样,钱老三媳妇非常诧异。

    别人家一岁的孩子还在裤兜里拉屎尿床,有的不摸着母亲的胸脯子都不肯睡觉,小娇娇却像个小大人似的,除了不会自己做饭吃,几乎可以自理一切了。

    “哟利娟回来了。”

    钱老二媳妇在院门口和钱利娟碰个正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进院,屋里的人也已经吃完饭正在收拾桌子。

    “利娟,你开会咋样了?”

    钱老二媳妇一直记挂着钱利娟被叫去队部开会的事。钱老三媳妇也很好奇,按说钱利娟嫁到了城里,生产队不会给钱利娟派工干活。

    “还行,二婶三婶,要不等我妈回来我再跟你们细说吧。”

    钱利娟显得很累,抱起娇娇进屋,看见哥哥们都坐在大桌子边,马上问他们明天去修水库的名额派给了谁。

    村里壮劳力抓阄儿,钱利康代表几个哥哥一次抓了五张,中了两个名额。生产队不管老钱家派谁去,只要明早集合时钱家兄弟去两个人就行了。

    “我跟五弟去。”

    钱利安握住身旁钱利康的手。双胞胎同进同出,干什么都要在一起。

    “你们俩个怎么又说这事,不是都说好了明早我和利泰去吗?”

    钱利国显得有些生气。

    “对呀,我必须去呀,你们前两天修村道已经累够呛了。”

    钱利泰站起来准备结束讨论。

    “我抓到的名额我当然得去,我不管你们还谁去,反正我必须去。”

    钱利康也站了起来。几个兄弟你一言我一语争执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兄弟几个要打架呢。

    钱老二媳妇和钱老三媳妇都看傻眼了。钱红霞想要插嘴说一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啥,毕竟钱家兄弟谁去修水库都会让她提心吊胆,特别是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早起听到乌鸦叫已经有不好的预感,果然老钱家还是中了两个名额。

    这时汪桂珍回来了,钱老二媳妇扬声喊大嫂,发现秦老太跟在汪桂珍身后。

    “老大媳妇,孩子们都回来了。锅里给你留了饭,你赶紧趁热吃。”

    钱红霞说着就要去灶台拿饭,汪桂珍连忙喊住,她已经在秦老太家吃过饭了。

    汪桂珍和秦老太平时都不来往,今天竟然破天荒留在秦老太家吃饭,钱老二媳妇和钱老三媳妇都吃惊地打量着二人。

    汪桂珍的脸上挂着尴尬的微笑,秦老太叫小孙女秦芳过来抱在膝上,然后哈哈笑着说:

    “我是来给你们几个兄弟提亲的。”

    “啊!”

    钱家兄弟愣住了。钱利康反应快,马上嘻嘻笑着问:

    “秦大娘是要给我们五个兄弟说媳妇?不知是哪五个姑娘?”

    “去,想得美!”

    秦老太撇了撇嘴假装生气,随即又呵呵笑了起来。

    “姑娘是有一个,不过你们五兄弟只能说一个,你们自己商量吧。”

    秦老太说完一双丹凤长眼在钱家五个儿子身上扫来扫去。

    “我还有事,秦大娘慢慢坐。”

    钱利泰和钱利国几乎同时说道,两个人互相望了一眼然后一起快步离开。

    “大国和二泰年纪也不小了,他们俩咋不知道着急呢?如果他们要是知道我说的是哪家的姑娘,肯定会回来抢的。”

    “秦大娘到底说的是哪位姑娘?难道我们兄弟会不认识?”

    秦老太不理钱利康,故意卖个关子,把拎来的米粉交给钱利娟,并嘱咐道:

    “米粉一次不用泡太多,如果能兑点奶粉或者鱼汤更好喝,我保证让小娇娇吃得白白胖胖的。”

    屋里的人都在等秦老太说提亲姑娘的名字,被她卖关子岔开,一个个的脸上都有些沉不住气了。要知道靠山村几百户村民,本来就男多女少,适龄的姑娘更少,三年前汪桂珍就张罗着给家里的五个光棍儿子说亲事了,却一直没能成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