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心里一旦有了期盼,就会发现时间显得特别漫长。李锦不时望向窗外,希望钱利军马上就能出现在她面前。女鬼的秘密很折磨人啊!秦芳在屋里显得有些不安,几次抠门缝想出去,都被钱老三媳...

    心里一旦有了期盼,就会发现时间显得特别漫长。

    李锦不时望向窗外,希望钱利军马上就能出现在她面前。女鬼的秘密很折磨人啊!

    秦芳在屋里显得有些不安,几次抠门缝想出去,都被钱老三媳妇给拦住了。

    秦芳终于忍不住哭哭唧唧喊着要回家,要找富贵。

    “芳芳别闹了,你奶奶让你和小娇娇玩,就是想让你以后能富贵。”

    钱老三媳妇深知秦老太的良苦用心,没有旁人在,也不怕和孩子说出来。

    被秦芳哭闹搅得心烦,眼看着就到中午了,她得给当家的做饭送到地里去。钱老三早上出门也说了会等她送饭吃。大嫂和大侄女出门一直不回来,钱老三媳妇早就如坐针毡了。

    这时听到院门响,钱老三媳妇赶忙跑出屋去。

    “我要回家找富贵……”

    没人理她,秦芳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芳芳,你要找那只野猫?”

    李锦扯了扯秦芳的衣袖,秦芳边哭边点头。

    “别哭了。”

    李锦最怕听哭声,每一声哭喊都让她心脏加速跳动。

    “你家没窗户,我看不到富贵。”

    “有窗户呀!”

    李锦朝窗外望去,刚好瞧见钱红霞和钱老三媳妇在说话,六扇木窗虽然有点破败,但是照进来的阳光还是很敞亮的。

    “你家没后窗户,富贵喜欢趴在后窗台上。”

    秦芳指了一下大炕对面的土墙。李锦这才意识到老钱家确实和别人家不一样。别人家南北都有窗,住在把角的还会多一面东窗或西窗,而老钱家住在村东靠山把角,每个房间却只有一面南窗。

    李锦安慰秦芳富贵知道她在这里,肯定不会走远,一会可以陪她一起去外面看富贵。

    秦芳让李锦拉勾发誓,止住了眼泪,抬手抹去独眼里流出的泪水破涕为笑。

    从窗口可以看见钱老三媳妇着急忙慌地跑出了院子,应该是回家做饭去了。

    钱利伟和王小明像两只受罚的小宠物,并排靠墙站着,眼睛望着地面不敢抬头。

    因为钱利伟叫秦芳是独眼龙,王小明替秦芳报不平,和钱利伟撕扯在一起,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

    李锦罚他们面壁思过,见两个人没听懂什么叫面壁思过,都乖乖靠墙站着也就没有纠正。

    欣赏两个小家伙不服气又无可奈何的倒霉样还挺逗乐了。

    趁着钱红霞还没进门,李锦让钱利伟和王小明解除罚站。

    钱红霞推门进来,见几个孩子正在用一副旧扑克牌搭房子,嘱咐孩子们好好玩,然后转身去灶间做饭。

    李锦趁机溜出房间,虽然腿脚还走不利索,好在钱利伟和王小明一左一右护着她,终于顺利来到院子里。

    “喵呜~”

    蹲在房顶的野猫好像一直在等秦芳现身,这时看见秦芳,温驯地叫了一声蹿下屋顶跳到秦芳面前。

    突然跳来的野猫把王小明和钱利伟吓得退后老远。

    大人经常警告孩子们野猫会挠人还可能传染疾病,见到野猫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上次在秦芳家,王小明已经被突然蹿出的野猫给吓得掉进了秦家屋里,今天只敢远远看着。

    “富贵乖,富贵是个乖宝宝。”

    秦芳蹲下,嘴里呢喃着,粉嫩的小手在野猫的背毛上抚摸着。野猫好像很享受秦芳的抚摸,眯着眼静静地站着。

    这时一缕阳光不偏不倚照在秦芳的左眼上,那只原本泛白的眼珠好像突然之间镶了一颗宝石,发出夺目的光芒。

    野猫这时突然睁大眼睛,注视着秦芳的左眼,墨绿的眼珠精光四射。

    秦芳被野猫投来的注目给惊呆了,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地望着野猫的眼睛。

    一人一猫的对视也让李锦惊呆了,她的目光在秦芳的眼睛和野猫的眼睛之间来回打转,心里陡然生出一个惊人的想法,可以给秦芳造一只野猫一样的眼睛。

    阳光转瞬而逝,野猫发出一声呜咽,几个起纵消失在了钱家后院。

    秦芳好像如梦初醒,额上竟然还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李锦拉住秦芳仔细打量她的眼睛,秦芳虽然不会为自己的瞎眼自卑,但是被李锦漂亮的眼睛盯着也多少会不自在,她转过头望向王小明。

    王小明颇有心灵感应地过来给秦芳解围。

    “小娇娇,我哥放学了。”

    钱利伟从篱笆缝发现了哥哥钱利军的身影,兴奋地跑出院子迎了上去。

    钱利军把蓝布书包摘下来挎到弟弟的肩膀上,一边擦汗一边向李锦报告,今天下午不用上课,他们可以去后山找女鬼了。

    “我不要去。”

    钱利伟马上警觉,眼里露出惊恐。

    “不想去的不勉强。”

    李锦也考虑到钱利伟和王小明年纪还都太小,不足矣担起协助她破解靠山村秘密的重任。不如和钱利军两个人一起轻装上阵,可能办事效率还高一些。哪知道秦芳很肯定地说她要跟着一起去。

    “你留在家里和富贵玩,我们一会就回来。”

    “富贵已经走了,今天不会再找我了。”

    “我也要去。”

    王小明挺了挺胸脯,上前一步和秦芳并排站着。

    人多胆子壮,多两个小伙伴也热闹些。李锦不再坚持,说走就走。钱利军轻车熟路地背上背篓,几个孩子很快跑出钱家院子朝后山走去。

    钱利伟眼巴巴地看着哥哥背着小娇娇走了,心里又犹豫了。与其被威胁不能向大人告状,一个人在家又显得胆小懦弱将来成为王小明的笑柄,还不如跟着哥哥一起。

    就在钱利军背着小背篓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转角的时候,钱利伟拔腿冲出院子,嘴里喊着“哥,等等我”,追了上去。

    看着钱利伟呼哧呼哧大喘气地跑过来,李锦捂着嘴想笑。

    大多数男生都喜欢逞强好面子,钱利伟也不例外呀!

    老钱家的茅屋渐行渐远变成了一道黑影,身旁的茅草越来越深要拨草前行。头顶不时响起“咕嘎”的鸟叫,山风呼呼扯着衣襟透心凉。

    “哥……”

    “大军舅舅。”

    钱利伟和王小明害怕了,一左一右紧紧拽着钱利军的衣襟,抬头望着头顶飞掠而过的黑鸟,大气不敢喘,说话像蚊子哼。

    “你们两个到后面跟着,都拽着我我没法走路,咋胆子这么小,还不如小芳芳呢!”

    钱利军被身旁的两个小男孩给扯得衣襟洞开,露出一身排骨,脸上是哭笑不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