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嘀,嘀,嘀……”收音机里传来报时声,不知是收音机没电了还是又坏掉了,报时结束就没声音了。钱利民拿着收音机从柴垛跳下来走进屋里没再出来。李锦趴着窗沿继续仰脸望着星空,不知...

    “嘀,嘀,嘀……”

    收音机里传来报时声,不知是收音机没电了还是又坏掉了,报时结束就没声音了。

    钱利民拿着收音机从柴垛跳下来走进屋里没再出来。

    李锦趴着窗沿继续仰脸望着星空,不知道她的那个世界此时星空是否也如此浩渺无垠。

    汪桂珍简单擦洗以后躺到炕上就睡着了,微微的鼾声此起彼伏,此时早已沉入梦乡。

    钱利娟在灶间烧水洗澡,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出来。

    李锦睡不着又无事可干,除了偷听大人们说话似乎没别的可消遣。

    钱利安和钱利康躺在柴垛上,两个人都翘着脚悠悠地晃动着。

    “再过俩月又要到秋季征兵了,听说今年会招海军,海军的白军装特别帅,在蓝天大海里航行想想都要美死了。”

    “去年招炮兵也挺带劲的。”

    说着钱利安和钱利康一起叹气。

    李锦分不清说话的哪个是四舅哪个是老舅,白天的时候可以通过他们后脑勺上的旋来判断,四舅钱利安有一个旋,老舅钱利康有两个旋。

    “哎别想了,反正咱家人没资格参军。”

    两个人几乎同时放下了翘起的脚躺平沉默起来。

    坐在木墩上的钱利泰望了一眼柴垛上的两个弟弟苦笑着说:

    “明知道想不到的东西倒不如不想,省得怪闹心的,只要咱家兄弟好好干活,日子也能活得去。”

    “我回屋了。”

    钱利泰的话音未落,钱利国从他身旁的木墩上站起来,正要转身进屋,被钱利泰伸手拉着又坐了下来。

    “反正回屋也睡不着,再聊会儿。”

    今天洗刷了冤屈重新得到乡邻们的认可,又猎到了野猪野兔,难得吃一顿饱饭,钱利泰还处在兴奋之中。

    虽然钱利泰很想回林场干活,但是大哥直接拒绝了张场长的提议,他也不好一个人答应回去。但是以后要干什么还得要好好想一下。村里地少人多,一直务农的话没办法攒钱翻修房子娶媳妇。

    钱利国被迫坐下,但是比刚才更沉默了。二弟说的话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内心,“明知道想不到的东西不如不想”,明知道那个姑娘是他想不到的人,但是他没法控制会想她,想她两根短辫子在耳边垂荡,想她清亮的眼睛狠狠地瞪他……

    “大哥,我想跟刘大锤学木匠。”

    钱利泰的话拉回了钱利国的思绪。

    “哦,做工匠挺好,在城里给人打家具也能长见识。”

    钱利国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我也这么想,做木匠肯定比种地要好一点,大队就那几块地,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多少工分,大哥,不如咱俩一起学工匠吧,我看刘大锤肯定会收咱俩。”

    听说两个哥哥要学木匠,钱利安和钱利康跳下柴垛凑近两人身边。

    “二哥,你为啥肯定刘大锤会收你和大哥做徒弟呢?”

    “是呀,刘大锤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肯教,凭啥教给外人做木匠呀,那不是抢他饭碗嘛!”

    “我也不能肯定,但总要试试。我和大哥学会了木匠可以去省城找活干,咋会抢刘大锤的饭碗呢!”

    “试也白试,我看悬!”

    “我觉得也肯定不行,刘大锤从小拜师学木匠,一直在县城干活,这几年因为年纪大干不动了才回村里务农,如果他想收徒弟早就收了。”

    钱利安和钱利康你一言我一语把钱利泰说得皱起眉头一脸无奈。

    “我得睡了,明天一早还要下田。”

    钱利国怕弟弟们再拉他说话,快速起身离开。

    钱利泰这时满腔的激情兴奋被两个弟弟给浇灭了,也回屋睡觉去了。

    钱利安和钱利康检查了一下前后院的门栓,一前一后回屋关灯睡觉。

    李锦正要溜下窗沿爬回被窝,突然看到篱笆门前多了一道黑影。

    按说今夜星光灿烂,李锦刚才连二舅脸上的苦笑都能看得清楚,可是此时她却看不清凭空出现的黑影的样子。

    那道黑影直挺挺地立在那里,从轮廓上看,应该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难道这是婆姨们议论的那个抓小孩的女鬼?

    李锦陡然一惊,感觉一股冷汗从后背刷地冒了出来。倒不是害怕治不了女鬼,而是担心靠山村果真有抓小孩的女鬼,那么村里的小孩们岂不是危险了!

    屋门吱扭推开,钱利娟进来又反手把门关上。

    李锦想爬回被窝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站在原地一边揉眼睛一边哼哼唧唧。她想表示小睡才起来,钱利娟却以为她是想尿尿。

    李锦被钱利娟抱着去外间尿盆里尿尿,挤了半天才算嘘嘘了一点点,回到屋里躺进被窝,她还惦记着篱笆院前的那个黑影。

    终于等钱利娟睡熟了,李锦悄悄爬起来伸长小脖子朝院子外面望,篱笆院外一片清朗,黑影不见了。

    远处传来几声田园犬喔汪喔汪的哼哼,好像狗子被什么从睡梦中惊醒,随即又安静下来,四野只有不知疲倦的夏虫啾啾低鸣。

    听着啾啾虫鸣,天色渐渐亮了。

    钱利娟坐起身朝身旁打量,李锦赶忙闭上眼睛。

    西屋传来舅舅们起身下地的动静。钱利娟也赶紧下地准备早饭,汪桂珍紧跟着起身,伸手摸了摸李锦的小脸蛋,发现孩子睡得正香,于是拿起自己身上的被子严严实实地围在炕沿上才安心下地。

    李锦依然没有一丝睡意,脑海中不断闪回昨夜见到的那个黑影。

    屋外传来一阵说话声,钱利军上学前想要看看小娇娇,被汪桂珍拦在了门外。钱利军只好背着书包离开,见没人注意又返回身爬上了窗台。

    “小娇娇,等我中午放学来看你啊。”

    看到李锦一骨碌爬了起来,钱利军又惊又喜。

    “我就知道你装睡,昨晚我问过我妈了,我妈说你们家后院通向东山,东山坡上住着一个疯子,我妈让咱们不要去那边。”

    “不是抓小孩的女鬼?”

    李锦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道黑影。如果是疯子,那一定是个安静的疯子,安静的疯子还很少见。

    “不知道我妈是不是骗我,等我晚上放学,可以带你一起去那里看看。”

    钱利军有些兴奋。

    “大军不去上学,爬窗干什么呢?”

    钱利民的一声问候让钱利军吓得差点从窗沿摔下来。

    “没干啥,没干啥,我能干啥!”

    钱利军跳下地屁颠屁颠地跑出了院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