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张勇父子从山梁上下来时就已经引起了靠山村民的注意,还没到三伏天光着膀子在山里晃悠已经够惹人注意了,张勇还背着荆棘的模样更让人议论纷纷。林秃子的儿子听说老钱家的兄弟在...

    张勇父子从山梁上下来时就已经引起了靠山村民的注意,还没到三伏天光着膀子在山里晃悠已经够惹人注意了,张勇还背着荆棘的模样更让人议论纷纷。

    林秃子的儿子听说老钱家的兄弟在山上猎到了一头野猪,也扛着一根铁刺尖枪准备上山,当他看到张勇父子往村东头老钱家去,马上决定不打野猪了,得弄明白林场场长到钱家做啥。

    村民们知道了张勇父子的身份以后更加好奇了,想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就把老钱家门口的路堵得水泄不通。

    张勇爸让儿子向钱利国道歉,在院外看热闹的人群顷刻间沸腾了,原来钱家老大是被冤枉的,是给人背黑锅了。

    不等张勇父子离开,几个妇女挎着篮子拎着筐挤出人群,纷纷在门口朝汪桂珍打招呼,她们都带了菜过来要给小娇娇过生日。

    大人们吵吵嚷嚷相互拉扯着涌进了钱家院子,秦老太也不客气主动坐到主座,反正抓周的仪式还没开始,秦老太还想帮忙主持。

    汪桂珍被邻里婆娘们的说话给搅昏了头,终于送走了张勇父子回到主桌,见秦老太摆出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来气。

    真正德高望重的人能大肚撑船海纳百川,对于事情的判断不能人云亦云。就凭秦老太对钱家的态度像墙头草一样摇摆不定,就不配得到钱家人的尊重。

    “感谢大家来参加小娇娇的周岁宴,我不会说客套话,既然来的都是客,一会大家尽情吃喝,我们老钱家别的没有,今天兔子肉管够。”

    汪桂珍说完这才发现刚才坐在大桌子中间的小娇娇不见了,急忙喊儿子女儿赶紧找人。

    这时秦老太也想起自家的小孙女也不见了。

    钱家院门一直关得好好的,不可能看不见孩子们出去。秦老太突然想到了钱家后院临近的那个鬼屋,神情立刻慌了。

    秦老太喊在隔壁桌上和人说笑的小媳妇快去找秦芳。

    “小娇娇她们都不在屋里。”

    钱利娟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完蛋!”

    汪桂珍和秦老太的脸色顿时更不好看了。

    钱红霞也发现小孙子不见了,呼啦站起来朝后院跑。钱老三媳妇连忙放下正在腌制的野猪肉转圈喊两个儿子。

    院子里的孩子们都不见了!

    钱利娟突然想起什么,刷地白了脸,“妈,我去后院看看。”

    钱利娟说着冲向了后院,钱家的五个儿子也紧跟着冲向后院。秦老太也坐不住了,拉着小儿媳妇往钱家后院跑。

    坐在院子里的婆娘们开始小声议论。刘大锤挤在婆娘们身边一直觉得浑身难受,这时再听她们窃窃议论,暴脾气终于上来了,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警告大家不要胡说八道,靠山村从来没有吃孩子的女鬼,都是别有用心的人编的瞎话。

    刘大锤的媳妇见自己的丈夫当着村里这么多大娘媳妇们的面说这样的话,不免心里有点慌,伸手扯刘大锤回家。

    “小娇娇还没抓周呢,急着回去干啥!”

    钱家院子渐渐安静下来,大家伸头朝后院望,不一会看到汪桂珍一行人回来了。

    看到钱利娟抱着小娇娇,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孩子们只不过是去后院玩了一会,怎么大人们那么恐慌呢?

    从近旁几个婆姨们的只言片语里,李锦听到了村里还有吃小孩的女鬼,这下可把她的好奇心给吊足了。至于姥姥给她准备的抓周仪式都在迷迷糊糊中完成了。

    “要不再试一次吧?”

    秦老太好像不满意娇娇的选择,汪桂珍也显得很尴尬。

    “再试就不灵了!”

    钱老二媳妇说道。

    “难不成小娇娇只想做妈妈?好像村里从来没有小孩这样……”

    磨豆腐的老陈媳妇目光有点意味深长。

    她本来不太相信小娇娇是福运财星的话,虽然村里人都说塌方的村道能修好是因为小娇娇的原因。天上掉馅饼的事没见过,天上掉冰雹砸死人倒是看见过,村路能修好不过是赶巧小娇娇过去了一趟罢了。可是今天亲眼目睹钱家兄弟洗脱了冤屈又猎到了野猪,好像小娇娇确实给钱家带来了福运。

    只是大桌子上摆了那么吉祥物物,连自己的乌杆银称都借来了,小娇娇抓周却啥也没选,最后扑到钱利娟怀里不松手,好像钱利娟才是她抓周的选择。

    从没见过谁家孩子抓周抱自己妈的,那不是傻就是缺心眼么!

    “选妈妈好,小娇娇选妈妈最聪明了。”

    钱利民朝小外甥女眨眨眼,李锦搂着钱利娟的脖子对钱利民咧嘴笑。

    看来只有三舅最了解她,选什么都不如选自己的亲妈。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李锦决定一辈子都要温暖保护眼前这个瘦弱勤劳又坚强的女人。

    小娇娇的周岁宴从中午持续到晚上才结束,几乎半个靠山村的乡亲都来道喜了,而另一半靠山村的青壮劳力都上山打猎去了,老钱家兄弟能打到许多野兔和野猪,他们也想上山碰碰运气。

    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必须得赶在雨季之前屯些吃食才行。

    秦老太领着小孙女准备离开,发现刘大锤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她知道刘大锤想借小娇娇的福运给儿子刘石柱治伤腿,不过弄不明白刘大锤到底要怎么做。

    “我就不送你们了。”

    “都是乡里乡亲地,啥送不送地。”

    秦老太嘴上这么说脚却不挪步,站在院门口似乎等刘大锤先离开。刘大锤和媳妇站着不说话,准备和秦老太死磕到底。

    此时汪桂珍已经累得可以倒地就睡,见此情形突然明白了,赶忙让女儿把刘大锤夫妻俩送来的老母鸡拎出来,再把秦老太前晚送来的腊肉也端过来。

    “大家日子都紧巴,你们拿回去自己吃吧。我家伙食够了,不会亏了小娇娇的,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刘大锤急了,他哪是想拎回老母鸡呀,他是想让小娇娇明天能去他家住两天。儿子明天出院,如果能把小娇娇接到家里住,肯定能给儿子带来福运,说不定儿子的腿就好了。

    刘大锤越着急越说不出话,他媳妇这时倒是稳稳当当地,轻声细语地说出了心里话。

    听到这话,汪桂珍还没来得及说话,秦老太着急了,她也想接小娇娇去家里住两天。

    “让小娇娇和我家芳芳住一块,两个孩子有个伴儿一起玩,小娇娇也能早点学会说话。我发现小娇娇从没开口说过话,按说一岁的孩子也该叫妈妈了。”

    秦老太的话让李锦差点从钱利娟的怀里蹿起来。

    不知道贵人语迟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