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呸,一群乡巴佬儿!”张勇对着钱家兄弟的背影吐口水,却也没弄明白为什么钱家兄弟突然又互相拉扯着离开了。张勇知道钱家兄弟是来找麻烦的,本来还想进屋寻求父母的庇护,没想到钱家...

    “呸,一群乡巴佬儿!”

    张勇对着钱家兄弟的背影吐口水,却也没弄明白为什么钱家兄弟突然又互相拉扯着离开了。

    张勇知道钱家兄弟是来找麻烦的,本来还想进屋寻求父母的庇护,没想到钱家兄弟不用打发就走了。

    张勇正想进屋,突然感觉到腹内一阵刺痛,紧接着屁股也跟着疼痛难忍,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屁股里钻出来,吓得他赶紧往屋里跑,边跑边喊母亲给他拿草纸,憋不住要拉裤子了。

    张家虽然住的是平房,却建有一个室内卫生间,卫生间连着后院的小菜园。

    张勇着急忙慌地冲进卫生间拉下裤子刚蹲下,就觉得一股麻麻刺刺的东西从他的身体里钻了出来,赶紧回头看,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他脸都绿了。身后竟然长着一根荆棘,并且不断往上长大长粗。

    “妈,爸——快点来救我!”

    听到儿子惊恐的呼声,张勇妈赶紧抓着一叠草纸颠颠跑进了卫生间,张勇爸也几乎同时赶到。两个人看到儿子背后长出的荆棘,吓得差点背过气去。

    张勇爸到底是林场场长,镇定了一下情绪,颤巍巍地伸手想要拿掉儿子背后的荆棘。张勇爸的手还没碰到荆棘,张勇又嗷嗷地大叫起来。

    “大勇,你这是咋整地?”

    张勇妈扶着门框努力使自己不倒在地上,她已经吓哭了。刚刚儿子进屋时还是好好的,转眼之间变成了一个怪物。

    “我也不知道是咋整地,我要疼死了……你们不要靠近我,啊啊,嗷嗷……”

    张勇的五官几乎扭曲在了一起,眼泪如溃堤之水,张大嘴巴嗷嗷边叫边喘气,挣扎着站起来,挥舞着双手却不敢触碰身后的荆棘。

    此刻荆棘已经长到张勇的后脖颈了,棘刺刚刚冒出一点尖尖,还不致于扎进张勇的皮肉,但是从心里往外扩散的刺痛更令人难以忍受。

    “老张孩子这是咋地啦,赶紧想想办法呀!”

    看着儿子难受张勇妈的心都要碎了,她就这么一个独子,恨不得整天抱着还怕摔了。

    “送医院吧?”

    “不行!”

    张勇爸语气果断,很明显张勇的情况不是病而是着魔了。如果把张勇送去医院,恐怕会引起群众的恐慌。

    “那可咋办呀?”

    张勇妈焦急地盯着丈夫,希望丈夫能尽快除去儿子身上的痛苦。

    “先扶他进屋再说。”

    张勇爸到底还是见多识广临危不乱。看着已经疼得说不出话的儿子被妻子扶进屋里,他到厨房取来一把菜刀和剪刀,又从自己屋里拿来一卷消毒棉纱和绷带,他准备亲自给儿子动手术。

    “轻一点,再轻点!”

    张勇趴在炕上感觉就要死了,明明父亲的手没有碰到他,他却觉得浑身都像被刀割的一样。

    “让我来吧。”

    张勇妈抢过丈夫手里的剪刀,小心地剪开儿子的衣裤。这时张勇不再叫了,好像昏死了过去。张勇爸呼唤儿子的名字,张勇明明听见了,却张不开嘴更发不出声音回应。

    扯去张勇被剪开的衣裤,看到荆棘是从儿子的屁股里长出来的,牢牢地嵌在了张勇的脊柱上,张勇的爸妈再次被震惊了。

    “天啊!中邪了……”

    张勇妈再也支持不住了,说完就昏倒在了地上。

    张勇爸赶忙把妻子抱起来放到炕上,强装镇定,把刚才拿起来的菜刀扔到了一旁的地上,上前呼唤妻子,又呼唤儿子的名字。

    张勇妈缓缓睁开眼睛,看见身旁一动不动长着荆棘刺的儿子,不由得号啕大哭起来。

    “不要哭,惹人注目就不好了。”

    这么诡异的事当然不能传到外面去,张勇爸伸手拉上了窗帘。

    “儿子不会死了吧?要是儿子死了我也不活了……”

    张勇妈好像疯了一样不停地念叨着。

    这时张勇晃动了一下脑袋,张勇妈看到激动地上前要抱儿子起来,张勇嗷地叫了一声又不动了。

    “不要碰他。”

    张勇爸提醒妻子,望向儿子后背上开始冒出尖刺的荆棘,心说儿子这是变成了怪物!顿时一股奔涌的热流从心口冲到嘴里,赶忙狠狠地捶了自己胸口两下,勉强吞下涌上来的一口老血,才算让大脑清醒了一些。

    一定是幻觉!

    张勇爸闭上了眼睛,耳边依然传来妻子的哀嚎声,当他再睁开眼睛,希望可以看到一切能恢复平常的样子,可是望见儿子长着荆棘的脊背,几乎绝望了。

    就在张勇爸绝望之际,陡然发现面前的墙上冒出一行金光大字:

    立刻去向钱利国负荆请罪!

    张勇爸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发现墙上的大字又变成了:马上还钱利国钱利泰清白!

    大字比刚才更加清晰了。

    难道这是救儿子的方法?张勇爸愣愣地望着墙上的大字呆了几秒,低头看向儿子,咬了咬牙……

    靠山村村东头的老钱家,烟囱里不断冒出缕缕白烟,大锅里飘出阵阵煮肉的香味让钱利伟咽了咽口水。

    “小伟去门口看看你哥回来没?”

    钱老三媳妇掀开锅往里放了几颗剥了皮的鸡蛋,抬头发现小儿子眼巴巴地盯着锅里的兔子肉不肯离开,笑了笑用铁铲子铲出一块兔子肉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给小儿子。

    钱利伟高兴地啃着兔子肉走到院门口,看见汪桂珍回来了,马上迈着小胖腿跑回灶间向母亲汇报。

    “大嫂,咱们几点开席?”

    钱老三媳妇说完发现汪桂珍的脸色不好,没敢继续问,转头喊钱利娟把洗烫好的碗筷都摆出来,如果碗筷不够用,还得去钱老二家借一把过来。

    “不用了,够用了。”

    汪桂珍瞧了瞧已经摆好的三张大桌子,看见三个儿子都在看着她,稍微缓和了一下脸色。

    “咱们自己吃吧,乡亲们今天都挺忙的不来了。唉,怎么还煮了肉?”

    汪桂珍边说边朝灶间走。

    “我今天在山上打了十几只野兔子,三婶说卤兔子肉好吃又省事,就一锅全做了。”

    钱利民急忙向母亲汇报。

    “哦,小娇娇呢?老四老五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们说还要玩一会,没跟我一起回来,我想先回来把兔子处理了……”

    钱利民觉得没有照顾好小娇娇有点自责。

    看着三儿子自责的神情,汪桂珍不好再追究,这时听见女儿在院子喊小娇娇回来了,急忙跑出屋,远远看见钱利安和钱利康抬着一头野猪回来,惊得张大了嘴。

    “晕,大军背着小娇娇呢!”

    钱利娟风一样地冲出院子迎上前去。钱家三兄弟的动作还要快,抢先冲到了钱利安和钱利康的面前,钱利民直接把小娇娇从背篓里拉出来抱在怀里,钱利国和钱利泰换下四弟五弟扛起野猪,一家人进了院才发现不远处跟来一群村里的半大孩子。

    “老钱家打到野猪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