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第二天一早,汪桂珍对着镜子梳头,一下一下梳理着满脑子的凌乱,最后还是觉得主持娇娇抓周仪式的人选,没有比秦老太更合适的了。秦老太虽然不是村里年纪最长的,但秦老太的儿女各个有...

    第二天一早,汪桂珍对着镜子梳头,一下一下梳理着满脑子的凌乱,最后还是觉得主持娇娇抓周仪式的人选,没有比秦老太更合适的了。

    秦老太虽然不是村里年纪最长的,但秦老太的儿女各个有出息,两个儿子一个是村里的生产队长,一个在县里农技站做技术员,唯一的女儿也在县城做护士,而且秦老太又特别喜欢小娇娇,前天晚上还跑来送厚礼……

    “妈,四哥、五哥带娇娇上山去玩了。”

    钱利娟从门口探出头。

    汪桂珍回过神放下篦子,转身皱起了眉头,小娇娇才一岁,哪能带上山去玩呢!可是她想拦也拦不住了,钱利安和钱利康已经背着娇娇出门半个小时了。

    “小四小五咋这么不懂事呢!”

    汪桂珍有些不高兴,不过今天是老钱家喜庆的日子,不能因为两个胡闹的小儿子给搅了兴致。她喊三儿子去追两个小儿子,就算不回来也多一个稳妥的人看着不让娇娇出事。

    “三哥一大早就去找人借猎枪了,他也想上山打些野味回来给娇娇的周岁宴添道荤菜。”

    钱利娟也是一大早被两个小哥哥给缠得没办法,娇娇又抱着小舅舅的大腿不放,才不得不把娇娇给他们背出去玩。

    “瞎胡闹!”

    心里想着要赶早去请秦老太应下中午来家给小娇娇主持周岁宴,汪桂珍也顾不上再骂儿子了,拾掇好屋里,嘱咐女儿把院子好好清理一下,中午得在院里摆三桌,恐怕还得去借两张大桌子来,又招呼二儿子出门借大桌子,回头喊在草棚里劈柴的大儿子不要再劈柴了,得抓紧去地里摘些菜来。

    这个节骨眼儿上哪能让大哥出门去摘菜,钱利娟拦下差事挎上篮子匆忙出门了。

    钱利国又举起斧子劈柴,只有不停干活才能让他不去想糟心的事。

    这时钱老三和媳妇推着一辆独轮木架子车过来,他们送酒来了

    钱利国昨晚赶着做了一个背篓,娇娇坐进背篓里刚好可以露出小脑袋,两只小手抓着边沿,好奇地望着林中的景象,青草的味道让人迷醉,突然又有一种母鸡孵蛋的感觉,不禁莞尔。

    钱利军欢呼雀跃着冲在前面,不时被两个堂哥提醒注意草丛里有蛇。

    “小军为了上山玩还挺会编瞎话的,我当时差点都信以为真了。”

    “人小鬼大,咱俩像他那么大的时候还啥也不懂呢,一天只想着能填饱肚子就烧高香了。”

    “不过带小娇娇出来看看山里的世界也不错,以后她回城里也能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得了吧你,小娇娇才一岁,一岁的孩子能记住啥,你能记住一岁时的样子?我连五岁前的事都一点不记得了。”

    “是吧,哈,我记得我三岁时掉进过河里差点被水冲走,是二叔用锄头拦住拉我出去的。”

    “那你应该比我聪明一点点。”

    钱利安和钱利康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听到身后传来三哥钱利民的呼喊声,两个人停下脚步,又赶紧喊跑得快没影的钱利军回来。

    钱利民扛着一杆土猎枪追上两个弟弟,发现小堂弟竟然也跟来了,笑着说正好有人可以帮他扛猎物了,还担心一会打一堆猎物带不回家。

    这下麻烦了!

    钱利安和钱利康对望一眼面露难色,去东方红林场的事绝对不能让三哥知道啊。虽然他们不太相信钱利军的话,但是他们也想去东方红林场打听一下两个哥哥的事,两个哥哥受了冤枉,他们总得做点什么才行。

    “三哥在哪儿借的猎枪?”

    钱利军兴奋地跑上前想要摸枪,钱利民转过身躲开了。

    钱利军扑了个空,瞪着眼睛说“肯定是林秃子家的,全村只有他家有猎枪。”

    “小孩子别乱说话!”

    钱利民走到小娇娇面前做鬼脸逗她笑,小娇娇咧着小嘴咯咯笑,心里却在想要怎么把三舅打发走呢,通过这两天的观察,她可看出来了,三舅是个聪明人,绝对不好打发。

    “三哥要不咱们分头走吧,我们也想打只野兔回家给小娇娇补充营养。”

    钱利安从裤腰里掏出一只弹弓。钱利康也慌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只弹弓,为了证明他们上山的目的,挥舞着弹弓说:

    “别人家一岁的孩子还没断奶呢,咱家娇娇只有鸡蛋吃营养肯定是不够的。”

    “是呀,我也觉得咱家小娇娇应该增加点营养,营养充足长大了才能聪明,要不咱们养一头奶牛吧?”

    钱利民喜欢看书,但凡是本书都喜欢看,养孩子的理论知识比妹妹钱利娟还多。昨儿晚上他已经向钱利娟提议养一头奶牛,当时就被钱利娟给否了。

    家里哪来的钱养奶牛呢!十二年前家里好不容易攒钱买了一头小母猪,还被送给三婶家当聘礼了。每次听三婶说娘家的猪,钱利娟的心里都不舒服。

    “这些年我和大哥在农场挣下的钱应该够买一头小奶牛了。”

    钱利民很有把握地说,钱利安高兴地附和,回身对小娇娇说以后有牛奶喝了。钱利康却说大哥二哥挣下的钱母亲是要给他们娶媳妇用的,钱利安有些泄气,钱利民也沉默了起来。

    一只野兔不知从哪蹿了出来,钱利民急忙抓起土枪射击,一颗钢珠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射进了前面的树干上。

    “唉,打偏……”

    几个人的声音未落,只见那只兔子摇摇晃晃趴在了树下。钱利军激动地跑过去抓起野兔,又折身跑回几个堂哥身边。

    “兔子肯定被枪声吓晕了。”

    野兔一动不动,真的像吓死过去了。

    走了不到百米,一只只野兔直往钱家几个兄弟跟前撞倒,好像故意让他们抓走,把钱利泰都搞懵了,好不容易借来一杆猎枪竟然没派上用场。

    不到半个小时,拿下了十几只野兔,钱利泰有点恍惚了。钱利安提醒三哥应该把野兔拿回家赶紧烹了,中午请全村人都够吃了。

    钱利泰“嗯嗯”高兴地应着转身下山,走出十几米远才反应过来,应该叫几个弟弟带小娇娇一起回家呀,等他回头看时,已经看不见弟弟们的身影了。

    李锦拍了拍小手缩进背篓里,心口感觉有点累,也许眯一觉就能赶在到达东方红林场前恢复体力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