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李锦从大桌子底下悄眯眯地观望着灶间的动静,看见钱利军一脸兴奋地跑出灶间,知道她的计划明天可以执行了。现在这副娇娇的小身板确实会阻碍她施展“才华”,不过反过来想,这副小身...

    李锦从大桌子底下悄眯眯地观望着灶间的动静,看见钱利军一脸兴奋地跑出灶间,知道她的计划明天可以执行了。

    现在这副娇娇的小身板确实会阻碍她施展“才华”,不过反过来想,这副小身板也是她的掩护,可以悄不鸟地“制敌”而不会被人怀疑。

    钱利军圆满完成任务,很想向李锦讨个好,不过他才走到李锦面前,就被母亲叫住了。

    钱老三媳妇一手拉着一个儿子,让他们乖乖站好听大人说话。

    靠山村建村以来就有给孩子过周岁宴请乡邻的传统,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辈会摆出一些小物件让过周岁的孩子去抓,然后根据孩子抓到的物件断言孩子将来的成就。

    不管长辈的断言灵不灵,反正靠山村一直保留着这个习俗。

    “我家去年酿的米酒还有几坛,明天早上都搬过来,饭菜就不用太麻烦了,煮一大锅荞麦面条撒上猪油渣和小葱花,再蒸一盆鸡蛋酱蘸菜吃应该可以了……”

    钱老三媳妇热心地张罗着,听说明天要宴客,钱利伟插嘴想吃肉,钱利军也充满期待地看着母亲。

    钱老三媳妇拍了一下儿子的脑瓜门儿,笑儿子就知道吃肉,要吃肉也得等过年姥爷家养的大肥猪杀了才有得吃。

    钱利伟吧嗒一下嘴咽了一口唾沫。钱利军挣脱母亲的手拉上弟弟去西屋找几个堂哥玩。

    汪桂珍一边听一点头,心思却在两个儿子惹出来的祸事上。

    钱红霞一直不说话,她是来继续追问两个大侄子耍流氓事件真相的,本来想等钱老三媳妇离开了再和汪桂珍说,毕竟小弟媳妇是外姓人,娘家又在隔壁的龙河村,家丑不能外扬。

    钱老三媳妇好像没看出眼色,一直坐着没有离开的意思。其实钱老三媳妇是不想钱红霞误会弟媳妇不尊重她,留下来陪坐以示尊重。

    把小孙子一个人留在家里睡觉,钱红霞到底还是不放心,不想再等钱老三媳妇离开了,趁着大家商量好了明天给小娇娇办生日宴的事,赶忙追问汪桂珍要怎么消除村民们对老钱家的误会。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可不想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你既然说大国和二泰是被冤枉的,那得想个办法让村民们知道。”

    钱红霞的大嗓门传到西屋,坐在炕沿边编草筐的钱利国不由得双肩一抖。原以为林场发生的事不会传到村里,没想到这事已经连累了姑姑。

    钱利泰放下搓着的草绳走出了屋子,钱利国知道他是去向姑姑解释事件原因了,这回他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只怪当时偏听了场长所说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处理问题得多留一个心眼。

    “姑,这事都赖我,是我划伤了腿,大哥去卫生院拿药帮我包扎,我们刚好呆在了女知青落脚的窗子外……”

    听完钱利泰的话,钱红霞和汪桂珍都显得很震惊,她们都没想到林场的场长会劝钱利国承认耍流氓。

    原来这还是一场被设计的冤案!

    李锦在钱利娟的怀里有点坐不住了,很想亲自问问大舅那个场长叫啥名,明天过去第一个就要治了他。耍流氓的人固然可恶,诱骗好人认罪的人更可恶!

    “老大媳妇,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一趟林场,必须给大国和二泰讨个说法,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背黑锅。一会我就去找林秃子的媳妇说明真相,我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咱家大国和二泰是被冤枉的。”

    钱红霞气愤地拍着桌子,汪桂珍没有接话,白天她和女儿已经去过林场了,人家客气地招待了她们,现在手里又没有证据,就算明天过去说明真相,也只会被当成无理取闹。人家早就知道真相了,只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真相罢了。

    “这事先缓缓再说吧,明天给小娇娇办周岁宴,还没给孩子准备一身新衣裳呢。”

    汪桂珍的心里很乱,给儿子讨说法的心情她可比任何人都迫切。

    “我看这事不要再追究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就当这次吃了一个哑巴亏。大国和二泰回家务农也挺好的,他们在林场连临时工都不算,干了四五年了,是时候回村成家立业了。对了,白天二嫂送来许多布料,一会我拿回去连夜给小娇娇做一身衣裳吧。”

    钱老三媳妇早已看破红尘,世上的事有时候很玄妙,好事可能会变成坏事,坏事也可能变成了好事,她就是因祸得福的一个最好的例子。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嫁到靠山村做钱老三的媳妇,可是做了钱老三媳妇以后,发现生活原来还能这么幸福。

    钱红霞也记起钱老二媳妇送来了一包袱的布料,大家四处寻找也没找到。汪桂珍瞬间明白钱老二媳妇一定是趁她没注意,把布料又拿回家了。

    钱利民在屋里鼓捣着一个掉了漆的半导体,半导体突然发出一阵滋滋声后传来准点报时声,已经晚上十点了。

    钱红霞惊觉外出的时间太久了,着急忙慌地往回家跑。

    钱老三媳妇拿着汪桂珍从箱子底翻出来的一块碎花细棉布,准备回家赶工给小娇娇缝一身新衣服。

    夜深人静,听到母亲均匀的呼吸声,钱利娟悄悄爬了起来,借着窗外微亮的星光,俯下头看了娇娇一眼,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探身摸索着从一条蓝布裤子的裤腰里掏出一张纸条。

    为了看清纸条上的字,钱利娟不得不凑近窗台,又轻手轻脚地下地走到外屋,划亮了一根火柴。

    钱利娟奇怪的举动引起了李锦的注意,她也爬起来走到门边,从门缝里偷看。钱利娟拿着纸条好像在默念什么,然后把纸条烧了。

    见钱利娟转身回来,李锦赶忙爬上炕,可惜她的小短腿下炕容易上炕难。就在钱利娟推开门时,李锦扑通坐到地上嗷嗷大哭起来。

    “小娇娇摔到地上了!”

    老钱家屋里顿时乱了套,五个舅舅听到哭声一个个像离弦的箭冲进了屋里,把抱着娇娇的钱利娟团团围住,争着问小娇娇摔到哪里没有,要不要去找大夫。

    “没事,你们都回屋睡去吧。”

    汪桂珍确认过小娇娇只是摔了一身灰,皮肉骨头都没摔伤以后,朝儿子们挥了挥手,等儿子们都出去以后,她怪女儿带孩子不细心,一岁大的孩子正是会爬会走的时候,要时时注意安全。

    钱利娟抽泣着听母亲训教,心里万分自责。低头发现指尖还残留着纸条燃烧后的灰屑,急忙偷偷吹掉了。纸

    条上记录着娇娇出生的具体时间,明天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她这个母亲竟然不记得女儿出生的时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