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汪桂珍的一声“跪下”,把李锦吓得一趴,小脑袋差点磕到硬炕上。哎呀妈呀,这姥姥也太厉害了,都啥年代了,还像动不动像古人一样让子孙跪下。大舅和二舅都多大岁数了,就算犯了错也不用...

    汪桂珍的一声“跪下”,把李锦吓得一趴,小脑袋差点磕到硬炕上。

    哎呀妈呀,这姥姥也太厉害了,都啥年代了,还像动不动像古人一样让子孙跪下。

    大舅和二舅都多大岁数了,就算犯了错也不用搞下跪惩罚,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扑通。”

    钱利国和钱利泰几乎同时跪到了地上。汪桂珍下炕从墙角拿起一根鸡毛掸子走到两个儿子身后。

    “知道为啥叫你俩跪下吗?”

    汪桂珍抑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悲伤泄露出来。

    “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钱利国低下头。

    “那不是错误,是犯罪!”

    汪桂珍高高举起秃了毛的掸子劈头盖脸朝大儿子背上抽去。

    “啪啪”的抽打声听得人心惊肉跳。

    李锦不敢看如此“酷刑”,歪头望着斑驳的墙壁,墙壁上映着钱利国乌漆麻黑的身影,那身影硬生生挨着母亲的鞭打,始终挺直着脊背显得宁死不屈。

    “妈,你别打大哥了,你打我吧,这事都赖我,如果不是我没事找事,也不会贪上这么大的麻烦。”

    钱利泰回过身拦住了母亲再次落下的鸡毛掸子,看着母亲通红的双眼说道。

    “你别急,一会再收拾你。”

    汪桂珍说着噙在眼里的泪水瞬间滴落下来。

    “放开手,看我今天不把你们两个不孝子打死!”

    汪桂珍擦掉眼泪,顺势打了二儿子一个大嘴巴子。

    钱利泰不松手,望着母亲含泪的眼睛,他的眼里也涌出了泪光。

    “妈,我大哥是冤枉的,我大哥是帮我做好事……”

    钱利泰说起前天晚上在东方红林场发生的事,把汪桂珍给说愣了。

    李锦一听心里顿时擂起了大响鼓,原来大舅和二舅是被冤枉的!那不等于替坏人背黑锅吗,这个是祸不是锅。

    李锦靠墙坐了起来,手里抓着花袜子竖着两只小耳朵,不想错过汪桂珍母子的任何一句对话。

    欺负人欺负到她亲戚的头上了,这事不能忍!欺负女人的坏蛋就是跑到天边也得抓回来受罚。

    “你们两个看见那个耍流氓的是谁吗?为什么不向林场的领导实话实说?”

    汪桂珍放下鸡毛掸子扶起两个儿子,伸手抚摸着大儿子的后背心疼得手打哆嗦,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儿子这是得受了多大的冤啊!

    “那个耍流氓的是场长的小儿子,看见我和我大哥经过吓跑了,那个女青年误会是我和我大哥偷窥她洗澡,林场保卫科认定了我和我大哥是流氓,我们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钱利泰在大哥意欲阻止的目光下吞吞吐吐地说出了真相。

    汪桂珍要带两个儿子明天去东方红林场找领导理论,她不相信身为领导会袒护做坏事的儿子,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钱利国连连摇头,现场有女青年的指认,没人能证明他们是清白无辜的。

    “而且我也,确实看到了那个姑娘光赤溜的身子……”

    钱利国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姑娘白月光似的身子,强烈的罪恶感让他无法面对自己,虽然他是无意看到的,但是他觉得自己有罪,不想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屋外传来钱老三媳妇的说话声,随后屋门被推开了。

    钱老三媳妇笑呵呵地站在门口,明知道大嫂在屋里教训两个大侄子,还是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哟,你们快瞧,小娇娇坐得板板正正地,跟个小大人似的。”

    钱老三媳妇说着就要抱李锦起来,李锦躲开伸来的双臂,麻溜地站起来走到了窗台前。这时钱家的几个大小伙子都挤在了屋门口,汪桂珍努嘴让大家都去外面吃饭,说完也想抱娇娇到外面去,李锦又躲开了。

    这时门口露出了钱利军和钱利伟的小脑袋。

    李锦见状,灵机一动,既然已经知道了耍流氓的真凶,明天就去找真凶为大舅二舅洗脱罪名。老钱家清白的名声绝不能被玷污,这也关系到她的未来。

    这时钱利娟进来张开手喊娇娇,李锦乖巧地扑进钱利娟怀里,随后朝一直关注她动向的钱利军和钱利伟使了个眼色。

    中午在地头休息的时候,钱老三采了不少野菜,钱老三媳妇特意带了一盆过来,顺便想跟汪桂珍商量一下给小娇娇过周岁生日的事。

    烫好过了凉水的刺老芽和蕨菜散发着野菜特有的味道,这是今年最后一茬野菜了。

    汪桂珍要去院里舀两勺大酱蘸野菜吃,钱利娟让母亲坐着陪三婶唠嗑,她去舀大酱。

    钱利安和钱利康争着要抱小娇娇,看着两个弟弟就要“大打出手”,钱利娟笑着把娇娇塞进了三哥的怀里。

    钱利民呵呵笑着表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高兴地抱着娇娇在屋里转圈,逗得大家哈哈笑了起来,钱利国和钱利泰也忍不住笑了。

    看见两个大侄子一扫脸上的忧郁,钱老三媳妇估计汪桂珍已经弄清楚了耍流氓事件。她也不好问什么,继续讲给娇娇办周岁宴的想法。

    “我家小娇娇明天就一周岁了啊!”

    趁着大家都聚精汇神地听钱老三媳妇说话,钱利军和钱利伟瞅准机会凑到李锦身边,钱利军猫腰蹲在大桌子底下,认真地听李锦布置任务,听说明天要去东方红林场,高兴得差点跳起来顶翻大桌子。

    “两个小浑球又调皮捣蛋!”

    钱老三媳妇无奈地拉过儿子准备回家,这时钱红霞又来了,她又坐了下来。

    钱利军拉了拉钱利安和钱利康的后衣襟,示意有话要对他们说。三个人走到灶间,钱利安正要问小堂弟有什么事,搞得神秘兮兮地。钱利军把李锦教的话复述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带着小娇娇去林场给大哥和二哥申冤报仇?”

    “臭小子,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咋想一出是一出地!”

    钱利康和钱利安当然不相信小堂弟的话,钱利军调皮捣蛋的功夫可比他们当年强多了,这会竟然来戏弄他们来了。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你们两个不敢去林场是怂包。我一定要为大哥和二哥申冤。”

    钱利军拉下脸,不被认可的愤怒让他喘气都觉得不顺了。

    钱利伟朝灶间探出小脑袋,钱利军马上拉过弟弟,让他帮忙说话。

    “我妈说小娇娇是福星。”

    钱利伟只会重复这一句话。

    钱利安和钱利康狐疑地对望一眼,这时钱利军又说:

    “你们也不用做什么,只要带小娇娇去林场看看就行。如果我长你们那么高还用得着求你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