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钱利娟碰上二婶洞察一切的目光,连忙扭回头心虚地说:“没事,真没啥事,我大哥二哥能有啥事。二婶你该回家做饭了,一会我二叔该从地里回家了。”“上午你和你妈是去东方红林场了吧?”...

    钱利娟碰上二婶洞察一切的目光,连忙扭回头心虚地说:

    “没事,真没啥事,我大哥二哥能有啥事。二婶你该回家做饭了,一会我二叔该从地里回家了。”

    “上午你和你妈是去东方红林场了吧?”

    钱利娟没有回答二婶的话,朝二婶尴尬地笑了一下,赶紧抱着娇娇进屋去了。

    钱老二媳妇的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不对呀,如果小娇娇是福运财星,怎么钱利国和钱利泰会出事呢?

    看汪桂珍的表情,恐怕钱利国和钱利泰耍流氓的事是真的啦!

    不能偷鸡不成蚀把米吧,布料还是留着给自己的两个小外孙女做衣裳的好。

    钱老二媳妇着急忙慌地跑进屋,发现放在大桌子上的布料还在,估计汪桂珍母女进屋都没注意到。钱老二媳妇手脚麻利地系好包袱,也没打招呼直接把送来的布料又拿回家了。

    天色渐暗,屋里的光线更暗了。

    钱利娟打开灯火,对母亲说饭已经做好了。汪桂珍没吱声,盘腿一动不动地坐在炕上,阴沉着脸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大清早汪桂珍去地里摘菜,偶尔听到林秃子的媳妇正在跟人说,钱利国和钱利泰是因为耍流氓被林场开除的事。

    汪桂珍当时就懵了,昨晚两个儿子跟她说被辞退,是因为从省城来了一批青年学生,林场不需要那么人手了。

    两个儿子被辞退已经让汪桂珍美好的计划化为泡影震惊不已,,现在听到两个儿子是因为耍流氓被开除的,无疑于晴天霹雳五脏俱焚。

    汪桂珍拎着篮子扭头往家走,她了解自己的儿子,特别是大儿子从小就懂事,自从丈夫死了以后,大儿子更是一夜之间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不但抢着干重活,还帮着母亲照顾弟弟妹妹,为了一双布鞋节省着给弟弟们多穿几年,经常光脚走路上学……

    汪桂珍回到家拉住大儿子逼问是不是因为耍流氓被林场开除的,钱利国点头默认,钱利泰想替大哥解释,汪桂珍已经听不进去了,大儿子耍流氓,二儿子还是帮凶。这个事实让她无法接受,更不敢相信。

    钱利娟去过东方红林场认得路,汪桂珍拉上女儿就去东方红林场核实事情的真相……

    见母亲干坐着不说话,钱利娟的心里也很难受,可是她没办法安慰母亲,东方红林场的场长亲自接待她们,把开除钱利国和钱利泰的文件都拿出来了。

    “妈,我去地里摘点菜苗。”

    看得出来母亲窝在心里的怒火就要爆发了。钱利娟打算去迎迎大哥二哥,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李锦一直坐在炕里玩着钱利娟给她的一只袜子。红色的尼龙花袜子里装满棉花再系成两截,看起来像一只小老鼠,搓巴搓巴还能发出刺啦刺啦的静电响,没开灯的时候还能看到点点小火花。

    李锦抓着袜子玩具表示出很感兴趣地样子,不时瞄一眼汪桂珍,想看看她一动不动盘腿打坐还能保持多久。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汪桂珍的表现太冷静,让李锦刮目相看。

    汪桂珍一动不动地在炕上已经坐了一个小时了,她的胸腔里充满了怒火。本来想着等明年开春,用两个儿子在林场挣的钱扩建一间茅屋,建好房子再给大儿子在明年国庆节娶个媳妇。后年就可以考虑给二儿子盖房子娶媳妇了,现在什么计划都白搭了。

    钱红霞领着小孙子王小明走进屋,看见汪桂珍闭着眼睛像个菩萨似地盘坐在炕上有些不乐意了。也不管会不会吓到汪桂珍,对着汪桂珍的耳朵就吼了起来。

    “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坐着?你知不知道大国和二泰出事了?”

    钱红霞实在说不出口耍流氓几个字。

    “大姐,你和小明留下来吃晚饭吧。”

    汪桂珍缓缓睁开眼。

    刚才钱红霞笨重的脚步声还没走到门口汪桂珍就知道是谁来了。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钱红霞为啥来的……

    “你还有心情吃饭?大国和二泰的事已经在全村传遍了,就连小孩都知道了。”

    钱红霞急恼地恨不得打汪桂珍两下。

    老钱家的名声臭了,以后大家还怎么出去见人呢,更别说给几个光棍小子娶媳妇了,可能嫁出去的闺女都得被婆家给撅回来。

    王小明从奶奶的手臂缝里偷看李锦,好像对李锦手里的尼龙红袜子非常感兴趣。见李锦抬头看着他,王小明吓得立刻躲到了奶奶的身后。

    “如果林秃子的媳妇造谣,明天我就收拾她。”

    钱红霞恨恨地握紧拳头。

    “该吃吃,该喝喝,谁愿意说让人家说去,身正不怕影子歪,我相信我儿子的品性。”

    汪桂珍不紧不慢地说着,依然保持着挺背端坐盘腿的姿势,瞅了一眼王小明,目光露出一丝惊讶。

    “小明的脸怎么了?”

    李锦也发现了,王小明的鼻梁上涂着一片紫药水,像个滑稽小丑一样好笑。

    “没啥,不小心摔了。”

    钱红霞把小孙子往身后扯了扯。

    王小明确实是摔了,不过是在秦老太家的后窗台上摔屋里去了。钱红霞去领王小明回家的时候,秦老太话里有话地提醒钱红霞,要好好管教孙子,别把没爹妈的孩子给养成一个小偷。

    听完秦老太的话,钱红霞的脸当时就绿了,等到回家的路上被人指指点点地戳脊梁骨,议论老钱家的儿子耍流氓,她差点动手跟那个说话最大声的林秃子的媳妇打起来。

    “大姐不在这里吃饭我就不送你了。”

    汪桂珍客气地送客,钱红霞感觉自己的铁拳打在了棉花垛里,愤怒的心火没处发泄,扔下一句“晚上再来”,领着孙子先回家了。

    被钱利娟烧得热乎乎的大炕有点烫屁股,李锦挪了挪屁股蛋,还是决定趴着会更舒服。小肚皮贴在炕席上,一股暖流直透肺腑,这感觉就跟温泉的地热大炕一样一样地。

    李锦舒服地伸展四肢,眯眼继续盯着汪桂珍。

    不知是大炕的温度让汪桂珍想通了心事,还是看到李锦娇憨的姿势扫除了心底的阴霾,汪桂珍嘴里喊着“娇娇到姥姥这来”,伸手想把李锦抱起来。这时门外传来几个儿子的说话声,汪桂珍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李锦正不想被人抱在怀里浑身难受,顺势爬到了炕梢。

    “老大老二你们两个过来。”

    汪桂珍扬声朝外屋喊道。

    钱利国和钱利泰对望一眼,在几个弟弟关切的目光下朝东屋走去。妹妹已经给他们通风报信了,他们自然知道母亲是要教训他们。

    “关上门。”

    钱利国反手关严门。

    “跪下!”

    听到母亲严厉中透着失望的声音,钱利国的心像被刀扎的一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