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山里的初夏夜凉似水,李锦裹在软绵绵充满阳光味道的小被子里,朦胧中听到汪桂珍问钱利娟是不是没有喂过奶,钱利娟好像很紧张地嗯着,汪桂珍叹息着说,女人坐月子没有长辈在身边照顾很...

    山里的初夏夜凉似水,李锦裹在软绵绵充满阳光味道的小被子里,朦胧中听到汪桂珍问钱利娟是不是没有喂过奶,钱利娟好像很紧张地嗯着,汪桂珍叹息着说,女人坐月子没有长辈在身边照顾很难有奶水……

    李锦依偎在钱利娟的身旁睡得很安心,偶尔感觉到小手碰到钱利娟的胸脯,钱利娟好像受惊似地朝后挪了挪身子,过了一会又凑到近前把她搂在怀里。

    李锦对钱利娟身上的皂角味有些着迷,像只温驯的小猫安然沉入梦乡,这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睁开眼看见钱利娟的姑姑正坐在炕沿上纳鞋底子,一针一线非常专注地样子。

    听到肚子里发出咕咕声,李锦朝钱红霞“啊啊”地叫了几声。

    “这孩子总算醒了。”

    钱红霞放下鞋底子,笑眯眯地凑近李锦,吧嗒着嘴问是不是饿了。

    还用问吗?明摆着呀,昨天吃了小半碗鸡蛋羹以后她可是再没吃过一口东西。

    “奶奶,小娇娇醒了。”

    “我知道,娇娇妹妹饿了。”

    王小明从钱红霞身后露出头,扑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李锦。

    钱红霞发现小孙子又把手指放在嘴里嗦着,明白小孙子也饿了。可是她只蒸了一碗鸡蛋羹,只能让小孙子回家去锅里拿饼子吃。

    王小明被吸吮得泛白的手指在衣襟上绞来绞去,目光追随着奶奶抱着娇娇的背影,站在墙角不肯离开。钱红霞没办法,用小银勺挖了一口鸡蛋羹塞进小孙子的嘴里。

    王小明含着鸡蛋羹舍不得咽下去,鼓着腮帮子盯着李锦一口一口地吸溜着。偶尔碰到李锦投来的目光,受惊地移开目光。

    王小明慌乱的目光成了李锦的下饭菜,越看越觉得这位小表弟憨头憨脑的还挺可爱滴。

    院里传来说话声,听出是钱老二媳妇和邻居打招呼,钱红霞继续用小银勺挖着鸡蛋羹。

    钱老二媳妇进门就看见了钱红霞手里的小银勺,嘴里发出啧啧惊叹。

    小银勺是汪桂珍唯一值钱的陪嫁,据说汪桂珍的祖先在乾隆年间是个银器匠,辗转数百年间只传下了这么一把刻着凤尾龙纹的小银勺,平时用红绸子包着压在箱底,说是以后要留给孙子当传家宝。

    “大嫂怎么舍得给小娇娇用这么贵重的勺子?”

    “你有事?”

    钱红霞没理弟媳妇的话茬。

    “大嫂和利娟都不在家啊?”

    “她们出去办事了。”

    钱红霞扭头看了钱老二媳妇一眼,把碗里最后一勺鸡蛋羹送进李锦的嘴里。

    李锦吃得心满意足,小小的身子胃口也是小小的,一碗鸡蛋羹吃得她额上微微冒汗,小脸蛋红扑扑地。一边吧嗒着鸡蛋羹,一边打量着钱老二媳妇。

    钱老二媳妇进门时李锦就看到了她手里的包袱,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该不会也像秦老太和刘大锤一样来送礼的吧。

    “大嫂和利娟去哪里办啥事,怎么舍得把小娇娇一个人留在家里?”

    “我不是在呢?”

    钱红霞有些不悦。不过她也不知道汪桂珍和钱利娟急吼吼地要去哪里办什么事。大清早她在收拾院子里的几垄菜苗,汪桂珍来找她帮忙看小娇娇,当时看汪桂珍的神色好像很气愤。

    “你自己坐着,我带小娇娇出去晒晒太阳。”

    “别急,看看我带来的东西。”

    钱老二媳妇知道大姑子说话一向简单干脆对谁都没个好脸色,倒并不是对她有什么意见,笑着把包袱放到大桌子上打开。

    包袱里是几块布料,放在最上面的一块红绸缎像一汪水波似地反着光。

    “我看利娟回来也没带个行李,小孩子没有衣裳换可不行,再过几天天更热了,这块红绸缎可以给小娇娇做个肚兜,我保证小娇娇穿上就跟年画里的娃娃一个样。”

    钱老二媳妇兴高彩烈地说着,钱红霞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可惜我的手工活不好,不然我就做好了再拿来了,要是老三媳妇肯帮忙就好了。”

    钱老三媳妇的针线活在靠山村的媳妇里属一属二,钱老二媳妇这话倒是没有说错,她确实担心因为自己的手工不好浪费了好布料。

    钱红霞去东屋取鞋底子出来,又从门后拉出刘大锤送的木轮车走到院子里,把小娇娇放到木轮圆圈车里,扶着小娇娇站稳了,才坐到一旁的小板凳上继续纳鞋底。

    王小明新奇地看着圆圈木轮车,又害怕李锦再用毛球扎他的屁股,只敢远观不敢近玩。

    钱老二媳妇送礼没见到汪桂珍,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摸索着红绸缎面,眼里满是不舍。这些布料原打算要给两个小外孙女送去的。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大清早村里就传开了,钱家的小娇娇是福星,昨天刘大锤和秦老太都跑来确认了。钱老二媳妇可不想落后于人,自家人也是要讲人情的,不能空着手来见小福星。

    李锦站在圆圈木轮车里左摇右晃,发现这辆小车车还挺稳当,学走路确实是个好帮手。老榆木的纹理也很漂亮,摸起来的手感也不错。

    钱老二媳妇和钱红霞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李锦推着木轮车慢慢靠近王小明,一边走一边朝王小明眯眼笑,王小明靠在篱笆上吓得不敢动弹。

    这时一直蹲在篱笆外偷窥的钱利军和钱利伟发现李锦望向他们,知道藏不住了只好现身。

    “别扎我,我没跑。”

    钱利伟对刺痛之苦记忆犹新。

    “你们知道秦芳吗?”

    李锦隔着篱笆小声说。

    “秦方是独眼龙,你要找她?”

    “说秦芳是独眼龙的是大坏蛋。”

    王小明瞪着钱利军,钱利军不以为然。

    “下午把她带来给我瞧瞧。”

    李锦的话音刚落,钱老三的媳妇看见两个儿子趴着篱笆在逗小娇娇,以为两个儿子又顽皮惹事,呼喝一声招呼两个儿子回家。

    钱利军丢下一句“保证把独眼龙带到”,扭过屁股转眼跑没影了。钱利伟也跟着哥哥屁颠屁颠地溜了。

    钱老三媳妇看着两个顽皮的儿子的背影又好气又想笑。走进院子把小娇娇抱在怀里走到钱红霞身旁,先是四下张望一下,然后神秘地说了几句。

    听完钱老三媳妇的话,钱红霞马上跳了起来,刚抽出一半的针尖扎了大拇指,冒出一点鲜红,龇了一下牙,把大拇指放在嘴里吮了一口,还是忍不住大声说:

    “你是说利国和利泰是因为耍流氓被林杨开除了?他们……怎么可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