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刘大锤刻石头的手艺名声在外,一手精湛的木工活那也是响当当地。进屋放下扛在肩上的木轮车,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刘大锤开始讲解他做的全实木学步车。“学步车干啥的?”“这不是小...

    刘大锤刻石头的手艺名声在外,一手精湛的木工活那也是响当当地。进屋放下扛在肩上的木轮车,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刘大锤开始讲解他做的全实木学步车。

    “学步车干啥的?”

    “这不是小娇娇一岁了嘛,学走路用这个比较方便,我也是去县城看见人家做这个,琢磨着也做一个试试。也不知好不好用,要不让娇娇试试?”

    刘大锤望向钱利娟抱着的小娇娇。

    “娇娇睡着呢。”

    钱利娟不知道该不该收刘大锤送的学步车。

    汪桂珍摆弄着圈圈木轮车,屈起中指敲了敲木料,突然惊讶地转头看向刘大锤:

    “这木料是你给儿子准备结婚打家具的老榆木啊?”

    刘大锤不置可否。汪桂珍的脸色立刻变了,她可知道刘大锤为了攒下几块老榆木料差点没了老命。

    “我们不能要,你赶紧拿回去吧。”

    “我做了一下午呢,拿回去也没人用不是更可惜!”

    刘大锤搓着一双粗糙大手。

    “刘叔,你的手受伤了?”

    钱利康和钱利安异口同声。

    刘大锤赶紧缩回手,他的左手食指上缠着一条白棉纱,是锯木料的时候不小心割破的,伤口很深,缠了厚厚一层棉纱,还是透出一丝血迹。

    “不打紧不打紧的,唉,我家老婆子怎么还没进来?”

    刘大锤拉下脸望向门外,这时大家才发现虚掩的门口,刘大锤的媳妇挎着一个筐站着。

    听见丈夫粗暴的呼喊,刘大锤的媳妇慌忙拉开门进屋,看见一屋子人都聚焦在她的身上,立刻涨红了脸,按照丈夫事先教的话结巴着说:

    “家里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拿来,攒了五十个鸡蛋,给小娇娇补补身体。”

    秦老太一看,刘大锤出手就是一辆亲手制作的老榆木学步车和五十个鸡蛋,明显要比她送来的腊肉腊肠要贵重多了,而且直中要害,都是指明送给小娇娇的,她可不能落了下风。秦老太赶忙用手肘捅了捅小儿媳妇。

    秦家小媳妇马上明白了婆婆的意思,凑近钱利娟,俯下身一脸关切地看着小娇娇,伸手轻轻摸了摸小娇娇的头和小身子,然后站起来说:

    “等会回去我给小娇娇做几身衣裳,这两年攒下不少零头布料,特别适合做小衣裳。”

    秦家小媳妇确实攒了一些布料,可哪是零头布料啊,都是准备过年时送给娘家人的。

    为了婆婆说的小娇娇是福运财星,一定可以给秦芳带来富贵好运,送来几块布料又算什么呢,如果她有金砖让她送来她也不会眨眼。每次看到女儿秦芳的那只瞎眼,她都想哭。

    “不用真不用!你们都拿回去吧。”

    汪桂珍急了,见过送礼的,没见过强行送礼的,这份人情以后可怎么还呢!

    何况刘大锤和秦老太平时和她都不往来,这会子过来明显是奔着小娇娇来的。

    李锦很好奇木轮学步车是什么样子,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转念一想,刘大锤做一个学步车送来,明显是要“贿赂”她,无功不受禄,这个礼物肯定不能要啊,还是好好养精蓄锐要紧。

    李锦抿紧嘴,依然保持着沉沉入睡的样子。

    钱利娟担心大家嘈杂的说话声吵醒了娇娇,抱着娇娇准备回东屋去。

    “哎哟,咱们可别吵了小娇娇,钱老大媳妇,东西你爱要不要,反正我是不会收回的。”

    秦老太扯着大儿媳妇往外走,秦家小媳妇拎起竹篮朝钱利娟笑笑,又对汪桂珍点了点,说了声“钱婶我们走了”,追上了秦老太的脚步。

    “我们也走了,不能影响了小娇娇睡觉,小孩子越能睡越能长。”

    刘大锤和媳妇连装鸡蛋的筐也不要了,匆忙离开了钱家。

    汪桂珍只好追出门送客,只看到了几个人的背影没入黑暗中。

    屋里终于安静下来,望着桌上大盆腊肉腊肠,再望望地上的一筐鸡蛋和手工精致的圆圈木轮车,汪桂珍对着礼物叹气。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钱利国知道秦老太和刘大锤与母亲并没什么来往。

    “我知道。”

    钱利泰呵呵笑着夹起一块腊肉,先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送进嘴里鼓着腮帮子细嚼慢咽。

    “二哥你知道啥快点说嘛。”

    钱利安和钱利康急吼吼地说,左右夹攻凑近钱利泰的耳边。

    “还不是为了咱家小娇娇么!咱家小娇娇哪是什么福运财星啊,大家不是都看到了嘛……”

    汪桂珍心知肚明,说完又一脸疑惑,中午已经在村口修路的塌方前证明了小娇娇并没有什么特别,刘大锤和秦老太又何必白白送礼呢!

    钱利民皱着眉双手抱臂“嗯”了一声,随即又意味深长地望向母亲说:

    “中午刘大锤从村口回家就开始做学步车,说明他那时依然相信小娇娇是福运财星。而秦老娘是晚上村里的路修通以后才来的,说明秦队长回家时说了什么,才让秦大娘相信咱家小娇娇真能带来福运。”

    “是哦,做这个学步车起码得大半天的时间。刘大锤还扎伤了手指,真的是用了心!”

    钱利康和钱利安同时恍然大悟。

    “我就说咱家小娇娇去过以后,再往塌方的窟窿里填土石就很顺利,看来咱家小娇娇真的可以带来福运。”

    “可是这是迷信吧!”

    钱利国觉得兄弟们的思想被带歪了,刘大锤和秦老太没文化可以相信算命先生的话,可以主观把人神化,可他们几个兄弟都是受过教育的人,不应该不相信科学。

    钱利国这么一说,几个兄弟哪敢跟大哥辩论。

    汪桂珍招呼大家赶紧吃饭,吃完饭还得在灶间搭一个床铺。不等她继续说,钱利安和钱利康举起手表示要睡灶间。

    “你们四个挤挤可以睡得下,以后我睡灶间。”

    “不行,大哥你的腰不太好不能受凉了,以后还是让我睡灶间吧。谁都不要跟我抢!”

    钱利泰语气坚决,钱利国没有坚持。

    汪桂珍听出来了,两个儿子是要长住在家里了,她望了一眼大儿子又望了一眼二儿子,希望他们能给她个说法。

    钱利国明白母亲的困惑,也是时候跟家里说明白了。他和钱利泰被东方红林场给辞退了,以后都会住在家里务农。

    “为什么呀?你们不是一直干得好好的吗?”

    汪桂珍惊得站了起来,手里的蓝边粗瓷大碗差点摔到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