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夹着二踢脚“叮咣叮咣”的巨响传遍了整个靠山村,村里的路终于修通了,秦老大带头放完炮,修路队的壮劳力们纷纷散了。汪桂珍急忙跑出院子伸长脖子朝村口方向张望...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夹着二踢脚“叮咣叮咣”的巨响传遍了整个靠山村,村里的路终于修通了,秦老大带头放完炮,修路队的壮劳力们纷纷散了。

    汪桂珍急忙跑出院子伸长脖子朝村口方向张望,终于看见五个儿子大步走来,激动地转身跑回屋子喊女儿赶紧摆桌子准备吃饭。

    “利国利泰利民利安利康肯定都饿坏了,老天保佑村道总算修好了!”

    汪桂珍念叨着,发现女儿坐在灶台边出神,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走过去拍了拍钱利娟的肩,钱利娟恍过神。

    “妈,晚上我和娇娇睡在灶间吧。”

    灶间里面有个储物的小隔间,只要把杂物清理出来,再搭几块砖铺上床板被褥就可以住人了。

    “那怎么行!你和娇娇睡东屋大炕,让利安和利康睡灶间。”

    家里地方不够住,汪桂珍也早想到了,原先女儿在家时,每次大儿子和二儿子从林场回来,她都让两个小儿子在西屋打地铺。冬天的时候地上凉,两个人就在灶间的柴垛上卷铺盖将就一晚。

    灶间的小隔间原来就是放柴垛和谷物的地方,现在柴草都堆在了院子新搭的棚子里,灶间里住人完全没问题。

    钱家的五个儿子走进屋,汪桂珍又是打水又是找毛巾和换洗衣服忙得不亦乐乎。钱利娟趁着大家都忙着洗刷没时间说话,赶忙回屋看看娇娇睡醒没有。

    小娇娇回来后一直沉睡不醒,一张小脸惨白着,两只泛红的小手好像发烧一样久久不褪。摸她的额头并不发烧,再看她的小嘴也是红润润的。

    “娇娇——”

    钱利娟轻唤了两声。

    李锦能听见钱利娟的呼喊,但是她却不愿意醒来。只有在睡眠的状态里她才能逐渐恢复精力。

    钱利娟总觉得小娇娇哪里不对劲,可是又没发现小娇娇有生病的迹象,在炕沿边坐了一会,听见母亲在屋外喊她吃饭,俯身用自己的脸颊在娇娇的脸颊贴了一下,终于可以确认娇娇并没有发烧生病,这才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走到门口拉亮了灯火,然后带上门出去。

    李锦知道钱利娟是怕她醒来看到屋里黑灯瞎火会害怕,所以特意给她拉亮了灯。可是她并不喜欢在灯火里睡觉,灯火会让她无法集中精神。

    李锦起身爬到炕沿边去拉灯绳,这时屋门突然打开了,她愣住了,拉着灯绳的小手赶紧松开,可是再想爬回被窝是来不及了,只好颤巍巍地站在炕沿边瞅着来人。

    “别动!”

    钱利康推门进屋看见小娇娇站在炕沿边,吓得大喊一声,随即冲上前抱住了小娇娇。

    “怎么啦?”

    紧随其后进屋的钱利安奇怪地看着钱利康。

    “小娇娇差点掉地上,幸亏我进屋及时。”

    钱利康欢喜地看着小娇娇,见小娇娇愣愣地望着他,故意朝娇娇努嘴挤眼做鬼脸,想逗娇娇笑。

    “我看是被你吓的吧?”

    “瞎胡说!”

    钱利康在屋里来回踱步,很想逗笑娇娇。

    钱利安凑到跟前欣喜地看着小娇娇,伸手想把娇娇抢过来抱。钱利康躲闪着,钱利安不甘心,两个年轻人在屋地上左冲右突,把娇娇晃得眼睛疼。

    李锦发现钱利安和钱利康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说话的声音和性格也好像一模一样,估计他们是对双胞胎。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天,快把娇娇放下。”

    钱利国推开门就看见两个小弟在屋里打闹,又看见小弟的手上抱着娇娇,脸色立刻严肃起来。

    “你们两个都多大了?怎么没大没小地!万一把娇娇给吓着了可怎么办!”

    钱利康被大哥严肃的神情给吓得噤若寒蝉,乖乖把娇娇放到炕上,朝四哥钱利安挤了挤眼睛,两个人马上跑出房间。

    钱利国还没来得及换下脏衣服,不好抱起娇娇,发现娇娇病恹恹地,马上喊钱利娟进屋来看看。

    这时李锦已经闭上了眼睛,她只想睡觉。

    “要不要带娇娇去看看?感觉这孩子没什么精神。”

    钱利国一脸担心,虽然他才二十五岁,岁月的风霜却过早地刻在了他的脸上。

    “去哪儿看呢?村里唯一的大夫两年前离开了……”

    钱利娟神情有些悲伤。

    钱利国也意识到这里不是东方红林场,有病可以随时去林场的卫生院。

    “应该没事的,娇娇没发烧,可能在村口的时候受了风,睡一觉就好了。”

    钱利娟怕大哥担心,钱利国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

    钱利娟这时才想起问大哥怎么提前回家了。钱利国欲言又止,这时钱利泰过来让他们出去吃饭,钱利国趁机离开,钱利娟还是不放心娇娇一个人在炕上睡觉,干脆抱在怀里和二哥一起走去堂屋。

    大家刚刚坐好,院里传来一阵动静。钱利民抢先去开门查看,看见秦老太扯着两个儿媳妇走到门前,还没等他开口,秦老太扬声喊:

    “钱老大媳妇在家吧,我来串个门儿。”

    汪桂珍心说秦老太从不喜欢串门,更不会从村西头大老远跑到村东头来串门,今儿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钱老太哆嗦着走进屋,看见钱家一屋子人都坐在饭桌前,还未开口先对汪桂珍满脸堆笑,回头喊大儿媳妇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就知道你们家开饭晚,我来给你们添点菜。”

    秦家大儿媳妇得了婆婆的命令,赶紧把手里拎着的篮子搁到钱家的饭桌上。

    “唉,怎么这么不懂事,哪有把篮子放到人家饭桌上的?”

    秦老大媳妇被婆婆说得窘红了脸,又把竹篮从饭桌拿到地上,掀开蒙在篮子上的白毛巾,从里面端出一大盆蒸腊肉腊肠。

    “秦大娘,你这是干什么?串门儿就串门儿,还送东西来……”

    秦老大是生产队长,家里的生活条件比其他村民稍微好一点,可是这一大盆腊肉腊肠也太金贵了,哪能随便接受人家的馈赠。

    “咋地嫌我家的东西不好不爱要?”

    秦老太呵呵笑。秦家小媳妇马上解释这些腊肉和腊肠都是过年时准备的年货吃剩下的。

    秦家小媳妇的话还没说完,院里又传来一阵响动,刘大锤扛着一个木轮车进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