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 总裁小说

收藏

    李锦的哭声可把村民们给哭得心碎一地,汪桂珍更是惨白了脸色。大家都以为小娇娇的哭声表示对修路无能为力,靠山村的路怕是没有指望修好了。悲伤的人群焦虑地望着断路上的钱利娟...

    李锦的哭声可把村民们给哭得心碎一地,汪桂珍更是惨白了脸色。大家都以为小娇娇的哭声表示对修路无能为力,靠山村的路怕是没有指望修好了。

    悲伤的人群焦虑地望着断路上的钱利娟和小娇娇,钱利娟手忙脚乱地哄着孩子。除了昨晚娇娇被坏人扔到一旁泥地上发出惨烈的悲嚎,还没见过她像现在这么大声哭过,连哼唧哼唧的哭声都没有过。

    “娇娇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钱利娟下意识地摸着娇娇的额头,五个舅舅连忙围拢过来担心娇娇受了伤。

    在塌方道路上挥锹的秦老大跳上路面想看看孩子为什么嚎哭,这时刚刚填上的碎石土方又一次哗啦塌陷成一个窟窿。

    李锦伸腿挣扎着,好像在钱利娟的怀里很不舒服,一颗圆圆的小脑袋使劲朝塌方的窟窿伸着。

    “给我抱抱看。”

    钱利国在衣襟上擦了擦双手伸手接过娇娇,抱着娇娇朝塌方的窟窿边走去。

    刚才他在人群中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经过,既然母亲那么想证实算命先生说的话,如果今天不验证一下,恐怕母亲是不会死心的,以后指不定还会让娇娇做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才一岁的小孩子哪经得起这么折腾,事情早了早好,让母亲和村民们都死了心,才能让带女儿归家的妹妹得到安宁。

    “大哥你干嘛?”

    看大哥抱着娇娇就往黑不隆冬的大窟窿去,钱利娟想去阻拦已经晚了。

    钱利军拍了拍妹妹的肩膀,示意不用担心娇娇的安全,他知道大哥做事一向胆大心细。钱利国虽然只是东方红林场的一名临时工,但是年年都能得到林杨颁发的技术能手奖状,曾经几次消灭了安全隐患。

    塌方处不能承载过重,大家只能站在远处紧张地盯着钱利国。

    钱利国抱着娇娇一步一步走到塌方处站定,娇娇的哭声戛然而止。

    人们的呼吸好像停止了,一个个或揪着自己的衣襟,或攥着拳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刚刚塌陷的土石还再哗啦哗啦往下落,看起来塌方下的窟窿很深。站在断路边可以感觉到一股凉风由地下往上蹿。

    “娇娇不怕。”

    钱利国小心地朝前探了探身子。

    李锦睁大眼睛打量着塌方下的窟窿,又扭头望了望四周的峭壁,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不过此刻她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只有隐藏自己的异能才能在靠山村安稳度日。

    这一路上她可把村里媳妇婆娘们的话听进耳里了,那么多人都想沾她的光,她可没有那么多精力帮忙。何况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除了公益需要,她是不会随便帮助任何人的。

    李锦歪下脑袋伏在钱利国的肩头闭上了眼睛,好像哭累了睡着了。

    钱利国抱着娇娇转回身,朝远处的村民们苦笑一下,然后一边轻拍着娇娇的后背一边走到钱利娟身边,把娇娇递给了钱利娟。

    钱利国高举起双手朝挤在路口的村民们喊话。

    “大家都看到了吧,世上没有什么神仙菩萨,赶紧都散了吧。”

    说完拿起立在一旁的一把铁镐用力朝路旁的峭壁挥去。

    “都回去该干嘛干嘛!”

    秦老大的脸上愁云密布,他本来也没指望一个小婴儿能帮忙修路,朝路口的村民们喊完话,回头招呼大家继续干活。

    “我今天就还不信了,哪有填不满的窟窿!”

    秦老太眼巴巴地盼着小娇娇能给大家带来福运,没想到转眼成了镜中月水中花,红着眼眶捶了一下站在她身前的汪桂珍,然后扯着两个儿媳妇往回走,边走边念叨算命先生的话不灵验,小孙女秦芳的富贵命怕是也没影了。

    钱利娟抱着娇娇几乎跑向了母亲。

    “咱回家吧!”

    汪桂珍难掩脸上的失望。

    “妈,娇娇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以后不要再神化她了。”

    钱利娟实在忍不住要劝说母亲几句。

    汪桂珍点了点头,干涩的声音转为对算命先生的数落。这时见五个儿子都加入了修路的队伍,又扬声喊五儿子记得回家吃饭。

    村民们如潮水般散去,就连钱老二钱、老三和他们的媳妇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汪桂珍虽然不觉得丢脸,但是面子上总还是有点挂不住,如果不是她起了心思抱娇娇到村口,也不会把村民们都招引来。

    “我真是老糊涂了!”

    汪桂珍的心里五味杂沉。

    “妈,娇娇该睡觉了。”

    钱利娟不想和母亲讨论什么,抱着娇娇快步奔向田埂。此刻她的心里想的是晚上要和娇娇睡在哪儿,家里的两铺炕每铺顶多能睡三个人……

    知道女儿对她心存埋怨,汪桂珍的心里更愧疚了。女儿和外孙女才回家本来该好好休息,都是她一时兴起搞出这许多事。

    不过大儿子和二儿子应该后天休息才从东方红林场回家,怎么今天就提前回来了?刚才没顾得上问,这会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两个儿子在林场是不是惹什么麻烦了。

    满腹心事的汪桂珍这时抬起头,发现小娇娇的一双小手在钱利娟的肩头一荡一荡地,两只本来白胖的小手因为一直悬垂着微微有些发红,她马上提醒女儿小娇娇的小手垂着会不舒服。

    钱利娟把娇娇移到身前双手横抱着。

    闻着钱利娟身上散发出来的皂角味,李锦终于放松下来。刚才好险发完功才被汪桂珍发现她的一双小手有异常。

    天空的白云好像一朵一朵的棉花糖,随着钱利娟起起伏伏的脚步,李锦望着那些棉花糖的眼神渐渐迷离,心底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好累啊!”

    要把山上的树根往下深扎,才能把道路两边的峭壁给加固牢靠,还要改变地下河的走向,才能让塌方的窟窿不再下陷,这么浩大的工程全都由她一岁的小小身体来完成,耗费的精力恐怕得睡上两三天才能补回来吧。

    李锦合上了眼睛,弯着的嘴角渐渐向上翘起,沉入了梦中。

    傍晚,村里突然响起了鞭炮声,村里的路终于修通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