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一离成名

作者:芝麻花 | 现代言情

收藏

一离成名_第96章 你在试探我,为什么

    他外祖父跟他说,他媳妇快不行了。让他回去看看,毕竟夫妻一场。他外祖母跟他说,他媳妇和他媳妇的家人太不像话了,生了儿子也不去给她们报个信。王力衍看完信后迅速把手头的事在心...

    他外祖父跟他说,他媳妇快不行了。让他回去看看,毕竟夫妻一场。

    他外祖母跟他说,他媳妇和他媳妇的家人太不像话了,生了儿子也不去给她们报个信。

    王力衍看完信后迅速把手头的事在心里过了一遍。确定可以都分给手下,手下也能处理好后,王力衍把赵志叫了进来。

    “你去打听打听,看谁治产后病治的好?你先找几个五十岁以下的。再找两个年纪大的。”

    “是。是不是夫人那边……”

    “嗯。后天出发。出发前把大夫找好。”

    “是。”

    赵志刚说完,王二夫人就气呼呼的走了进来。胡老夫人也给她写信了。

    王二夫人一进来就指着王力衍的鼻子说道:“你现在高兴了吧?当初,我让你把她们娘俩接来,你非不!现在好了?我大孙子马上就要成了没娘的孩子了!你……你气死我了你!”

    王力衍也后悔。可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母亲,我明天跟皇上告假,后天带着大夫过去。”

    王二夫人的火气小了点。“我让胡妈妈带几个人跟你一起过去。”

    “母亲,我准备日夜兼程,胡妈妈跟不上。”

    “那……那你媳妇要是那什么了,你就把孩子抱到你外婆家。等孩子两岁了再接过来。你千万别直接抱着回来。小孩子可经不住折腾。”

    “我知道。”

    “那我走了。你去了……你去了和你媳妇好好说说话。要是那什么了,你就把她带回来埋到咱家祖坟。”

    “嗯。”

    王二夫人回屋后对着胡妈妈叹了好几声气。“我儿子的婚事怎么这么不顺?一个过的好好的突然和离了,一个生个孩子就……就……唉!”

    “吉人自有天相。也许,大少夫人过几天就挺过来了。”

    “但愿吧。我可怜的大孙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有老夫人在,您就放心吧。”胡妈妈说的老夫人是王力衍的外祖母胡老夫了。

    “要不是我母亲在那边我非得急死。”

    王二老爷知道了也说了王力衍几句。

    第二天,下了早朝王力衍就去找皇上告假去了。

    皇上听到王力衍要告假有点意外。“告假?出什么事了?”

    “臣收到臣外祖父一封信。臣外祖父说,臣妻子给臣生了个儿子。可是,臣妻子的情况有点不好。”

    皇上听到王力衍有儿子了刚想恭喜他就听到他说他妻子情况不好。“……朕给你派个太医吧。”

    “谢皇上。”他很不希望李金花有事。“臣让人找了几个大夫。臣准备带着五十岁以下的大夫先赶过去。年纪大的随后到。”

    “行。你先去。太医随后到。”

    “谢皇上。皇上,那臣就回去准备去了。”

    “去吧。”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王力衍就带着随从和高价请来的,在京城小有名气的几个年轻大夫出发了。

    两个老大夫随后到。

    王力衍想先赶过去把李金花的命吊住。等老大夫和太医赶过去后再看看能不能治好?

    另一边,李金花正在喂斧头吃奶。灵雨在旁边玩。

    斧头吃一会,冲李金花笑笑。吃一会,冲李金花笑笑。

    灵雨心想:她弟弟长大了肯定很会讨女孩子欢心。

    灵雨轻轻的点了点她弟弟脸上的小酒窝:“娘,斧头笑起来真好看。”

    “嗯。你以后要看好你弟弟,你弟弟长得这么好看,可别让人拐走了。”

    “好。爹爹脸上有酒窝吗?”灵雨说的爹是她继父,王力衍。李家人都没有酒窝,灵雨觉得,斧头小朋友的酒窝应该是从他爹那继承来的。

    李金花想了想。“好像没有。”

    “好像?”

    “你爹不爱笑。”

    “噢。弟弟爱笑。”

    “嗯。”

    说话间,小斧头吃饱了。

    小斧头打了个哈欠。

    灵雨握着斧头的小脚丫子晃了晃。“小猪猪,吃了睡,睡了吃。”

    斧头冲灵雨笑了笑就把眼睛闭住了。

    “娘,弟弟脾气真好。”

    李金花把斧头放到了床上。“你小时候脾气也好。”

    那不一样,我是穿越的。灵雨试过,斧头小朋友是真小孩。“真想让弟弟快点长大。”

    “娘也想。行了,别吵你弟弟睡觉了。去院子里玩去吧。”

    灵雨的小嘴马上耷拉了下来。“娘,你有了弟弟就不稀罕我了。”

    李金花在灵雨的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一下。“调皮。”

    “嘿嘿……”灵雨又摸了一下她弟弟的小脚丫子才出去。她弟弟真是太可爱了!又漂亮又乖!她可稀罕她弟弟了。

    灵雨走了以后,李金花就开始想:王力衍什么时候会来?来了会说什么?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李金花把稳婆、陈雷两口子的嫌疑都排除了。

    现在就看王力衍了。

    以她现在的能力,只能把身边的人查清楚。不过,把身边的人查清楚了基本上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别人要想害她没有她身边的人参于是很难得手的。

    一个多月后,二田正在招呼客人,王力衍来了。“你大姐现在怎么样?”

    “……我带你去见我大姐去。”至于我大姐现在怎么样那得我大姐定。

    二田带着王力衍边往后院走边大声喊道:“大姐,大姐,大姐夫来了!大姐夫来了!”

    王力衍皱了皱眉头。“别喊了。”你大姐都病的那么重了你还大喊大叫。

    “噢。”喊这几声就够了,我大姐肯定听到了。“不喊了。大姐夫,斧头长的可精神了。”

    斧头?是了,她大弟的儿子叫锄头,她儿子当然跟着叫斧头了。斧头就斧头吧。只要母子平安就行。

    屋里,李金花赶紧躺到了床上。

    灵雨揉了揉眼睛。灵雨决定,要是等会哭不出来就掐自己一下。

    斧头看李金花和灵雨都不跟他玩了就开始自娱自乐。

    二田带着王力衍进来后,李金花虚弱的看了王力衍一眼。“你来了,我生了个儿子。”

    灵雨刚想掐自己,王力衍就说道。“二田,你把灵雨带出去。我跟你大姐说几句话。”

    “好。灵雨,走,跟二舅出去。”

    “噢。”好了,不用掐自己了。

    二田带着灵雨走了以后,王力衍坐到床边看着李金花的眼睛说道:“你没病。你是在试探我。为什么?”

    “……你怎么看出来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