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一离成名

作者:芝麻花 | 现代言情

收藏

一离成名_第92章 差点被三声“爷爷”憋死

    “等等,你这么对我和明辉他二哥、二嫂,你就不怕辉觉得你攀上高枝了就变的六亲不认了。”李金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算我哪门子六亲?“我这么对你们才是对田明辉好。你以为,我去...

    “等等,你这么对我和明辉他二哥、二嫂,你就不怕辉觉得你攀上高枝了就变的六亲不认了。”

    李金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算我哪门子六亲?“我这么对你们才是对田明辉好。你以为,我去跟县令大人说一声,你们做的那些缺德事就会算在我和我男人头上?”

    李金花看着田老头说道:“我告诉你,我就是怂恿你们去杀人,别人也会把这件事算在田明辉头上。也会说,田明辉连自己的家人都管不好又怎么能管好自己的手下?管好一个县?一个府?”

    “你要是不信你就找人给田明辉写封信,你看他会不会觉得我不念旧情?”

    “别老想着占别人便宜,小心坑了你儿子,坑了你们全家。好了,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

    “等等。”田老头想先把眼下这事解决了。至于以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你先让县令把老二和老二媳妇放了。等他们回来,我跟他们说,以后遇到这样事就自己认倒霉。”

    脸皮真厚!还自己认倒霉?本来就是你们赖人家的好不好?“我可没那么大面子。人家县令大人摆了这么大阵仗,找了那么多大夫就是要告诉大家,在他的治下,谁都别想欺压乡邻。”

    “人家都把戏台子搭好了,你让我跟人家说别唱了,你以为我是谁?天王老子?”

    “你!明辉说,你男人专门管当官的。”

    李金花笑了笑:“那我更不能去了。我要是去了不是和我男人对着干吗?皇上让我男人替他看着官员们,看官员们有没有徇私枉法。我却跑去跟县令说,你徇私枉法吧。那我不光拆人家县令大人的台,我还拆我男人的台。”

    李金花最后总结了一句。“我又不傻。”

    “你!”田老头差点气死。他都说了以后会管着老二和老二媳妇了这个牙尖嘴利的东西还不去找县令去!

    “你别以为你男人现在比明辉官大就能一直比明辉官大!我告诉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不时明辉过两年就比你男人官大了!”

    李金花摸了摸灵雨的脑袋淡淡的说了句:“灵雨,叫爷爷。”

    灵雨先送了田老头一个甜甜的笑脸,接着就大声喊道:“爷爷!爷爷!爷爷!”

    呃……

    田老头差点被这三声“爷爷”憋死!

    田老头狠狠的瞪了李金花一眼。忘了这个死女人还给老四生了个丫头片子了!

    李金花才不怕他。“我们娘俩走了,你老人家好好歇着吧。你放心,县令大人肯定会秉公办理。”

    噗!

    田老头在心里吐了口血!

    牛翠莲看李金花要走了赶紧过来扶住了李金花的胳膊:“夫人,您慢点。”

    大丫也过来拉住了灵雨的手。“小小姐,我拉着你,这样你就不会摔倒了。”

    噗!噗!

    田老头又在心里吐了两口血!

    气死他了!

    这个死女人根本不是来看他的!

    这个死女人是来显摆的!

    显摆她现在有人伺候!

    显摆她嫁了个比他儿子有本事的男人!

    气死他了!

    田老头冲着田老大的屋子大声吼道:“老大!去把你娘叫回来!坐人家家里有啥用?人家才不会管老二和老二媳妇的死活!”

    李金花头都没回。吼吧!你现在也就只能吼一吼了。

    田老大从屋里走了出来。“弟……嗯……灵雨她娘,你来了?灵雨,还记得大伯不?来,大伯抱抱。”

    灵雨:“不!不!”不记得,不让抱!

    李金花看着田老大笑了笑。“听说你又要当爹了,恭喜!你是搭我的车去还是自己去?”

    田老大:“搭……”

    田老头:“自己去!”

    李金花带着灵雨走了以后,田老大埋怨的看了田老头一眼。“爹,我要是搭灵雨她娘的车去县城接我娘去,那在路上的时候我还能再求求灵雨她娘。灵雨她娘要是一心软答应了,那老二和老二媳妇就没事了。”

    田老头瞪了田老大一眼。“想的美。她现在恨不得咱们全家都倒霉!老四当年真是瞎了眼,看上这么个东西!去把你娘接回来!你娘就是在她家坐一辈子她也不会心软。”

    田老大觉得不是李金花不会心软。而是他爹用的法子不对。“爹,咱们应该让老二家的孩子们去求灵雨她娘去。”

    “……”田老头脱了只鞋朝田老大扔了过去。“你个蠢货!咋不早说?!咋不早说?!”

    田老大往旁边躲了躲:“我是看见灵雨才想到的。”

    “……”田老大一说灵雨田老头就想起了灵雨的那三声“爷爷”!

    于是,田老头把另一只鞋也脱了下来。“别提那个死丫头!那个死丫头跟她娘一样!一肚子坏水!”

    田老大看他爹气的连灵雨都骂说了句“我去接我娘去了”就赶紧溜了。

    屋里,

    田老大媳妇看着堂屋的方向小声说了句:“我看你才一肚子坏水!老二和老二媳妇干的那事说不定就是你在背后指使的。”

    田老三媳妇看着李金花离开的方向不由的想,要是我跟田老三和离了会不会也过的这么好?有田、有铺子、有男人?

    田老大从家里出来就去追李金花去了。

    李金花虽然坐的是马车,但是走的比牛车还慢。她快生了,陈雷怕颠着她,马稍微走快点阵雷就拉缰绳。

    田老大一会就追上了。“灵雨她娘,我爹年纪大了,糊涂了,你别和他计较。”

    李金花笑了笑。“没事。你要是不嫌我们走的慢就上来吧。”

    “不嫌不嫌。”田老大坐到了陈雷旁边。“灵雨她娘,秀儿过两个月就生了。等秀儿生了我请你喝满月酒。你可一定要来。”

    李金花没说话。

    陈雷稍微等了等。要是田老大一说完他就说话有教夫人做事的嫌疑。现在夫人不说话,那就该他出场了。

    “田大老爷,您这满月酒我家夫人就是心里想去也不能去。我家夫人要是去了别人该笑话我家夫人了。我家夫人是正妻,您家那个是妾室。正妻要是和妾室来往会被别人笑话的。田大老爷,您可不能让我家夫人被别人笑话。”

    “这……那……那灵雨能来吧?秀儿生的孩子也是灵雨的堂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