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云安安很好奇的到处四处张望,檀国华饭桌上被檀革水下了面子。大过春节的也好跟他斤斤计较,就算另过了他们是沾亲带故的,自己不管怎么说也算长辈。檀老爷子一身大红色的绣着福字的唐装,头发虽然斑白虽然依旧看上来神采奕奕。檀老爷子将云安安叫到身边掏出两个红包出大过年的也不好跟他计较,就算是分家了他们也是沾亲带故的,自己好歹也算是长辈。。...

    云安安好奇的四处张望,檀国华饭桌上被檀革水下了面子。

    大过年的也不好跟他计较,就算是分家了他们也是沾亲带故的,自己好歹也算是长辈。

    檀老爷子一身大红色的绣着福字的唐装,头发虽然斑白但是依旧看上去神采奕奕。

    檀老爷子将云安安叫到身边拿出两个红包出来:“这是你们两个的,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爷爷祝你们新年快乐”

    云安安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压岁钱这个环节她也是了解的。

    但是她又不是小孩子,檀革水神色淡定道:“爷爷给的你就拿”

    这话一出云安安放下心来,既然檀革水说可以拿那不拿白不拿。

    云安安伸出双手将递到面前的红包收了下来,水晶灯下那一只胭脂水的翡翠镯越发晶莹剔透。

    杨丽华坐在老爷子身边,看见云安安手上的镯子脸色一僵,她嫁给檀国庆这么多年。

    也为了檀家开枝散叶,其他的功劳苦劳就不说,结果怎么多年下来什么都东西也没有捞着。

    这么好成色的翡翠镯世面上可不好找,杨丽华调笑道:“看叔叔多疼小辈,都大了还给红包”

    檀老爷子见云安安接过红包满意的笑了,虽然他也不是很满意云安安。

    但是檀革水将人带回来了,自己带大的孙子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自己做错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如今赎罪怕是来不及了。

    “都是小孩子”檀老爷笑着打圆场。

    杨丽华笑了笑将手上长长的指甲,按进快要剥好的橘子里。

    橘子汁粘腻的沿着指尖处滴滴答答的掉在木地板上。

    杨丽华面色如常拿纸巾擦干净,面上笑意和蔼的看着屋里的金童玉女。

    “叔叔是真疼小辈,这镯子好像在那里见过,大过年的伯母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这项链到还是看的过去安安你别嫌弃”

    “今年回来的人少,几个小辈都在外面忙,到时候什么时候我们中秋聚下在带你认认人”杨丽华笑了笑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

    云安安面露难色,她已经收了檀老爷子的红包,按道理说这也是个长辈,但是接吧自己和檀革水勉强算是个合作关系。

    不接长辈的东西好像又不太里面,杨丽华见云安安踟蹰一下。

    “大爷爷真偏心,怎么就给小嫂子红包”檀央坐在老爷子的身旁,看都不看杨丽华一眼。

    檀老爷子笑呵呵道:“安安这个是央央,你二叔叔的女儿革水的表妹”

    云安安对着这个古灵精怪的檀央笑了笑,檀央忍不住看向云安安但是她实在是怕檀革水。

    刚才在饭桌上也没敢说话,只是偷偷瞄了一眼云安安。

    就被惊艳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檀革水从那里拐的小嫂子一举一动美的人心跳。

    檀央虽然怕檀革水但是她也是十足的外貌协会,云安安从上岸以来认识的人就两只手数的过来。

    “妹妹好”

    檀央冒着星星眼望着云安安,人好看就算了声音还那么好听。

    杨丽华见没人理她一阵尴尬,檀央忍不住哼了一声。

    杨丽华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嫁进檀家时檀央还小嘴甜又活泼绕着杨丽华一口一个伯母。

    只是后来两人不知为何,檀央看都不看杨丽华一眼。

    檀革水沉下眼看了一眼首饰盒里的项链,杨丽华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

    檀央望着项链越看越眼熟:“这不是阿姨那条吗?”

    杨丽华心中暗自得意,嫁给大房拿着股份又怎么样还不是死的早。

    风光无限又如何,还不是三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檀老爷子一听这话看过去“还真是博远媳妇的,怎么在你那里”

    拿着别人婆婆的东西当的自己送人,摆的什么架子檀央暗地里鄙夷的打量杨丽华。

    这么多年怎么脑子也不见长,还拿自己手上那两张破牌想拿捏人。

    杨丽华笑道:“之前和她姐妹一场,又做了亲戚一眨眼革水都那么大了,看见安安博远他们两夫妻在天之灵也算是安心了”

    她当然知道这么做问题大着,虽然檀革水拿着檀氏集团的大权,但是她杨丽华也不是省油的灯。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想到之前她找人暗地里推给檀革水的项目。

    现在已经快成熟了吧,想到这杨丽华笑的越发开心。

    檀老爷子听到这话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刚才还和气融融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

    杨丽华感受到客厅里气氛一下子就降下来,檀国庆皱着眉头佯装呵斥妻子:“你这是干什么,快吧东西收起来”

    他当然知道杨丽华背地搞的小动作,只不过暗地里推波助澜。

    他好不容易盼着檀博远出事,这么大一家业都快掉进自己口袋里。

    没想到老爷子不服老硬生生熬到,檀革水长大檀国庆眼睁睁看着诺大的家业。

    全部在这小子手上,公司钱权原本全部都是他的,被人拦路打劫功亏一篑,让他怎么甘心。

    虽然这小子有几分手段,望着坐在席间虽然老当益壮的檀老爷子,到时候只要没了檀革水。

    这老爷子还能冒出什么水花来,即使事情败露到时候责任往杨丽华身上一推。

    他照样什么事都没有,就不信檀革水不顾这个快死的老头子。

    杨丽华被丈夫呵斥了,倒也不生气“是我想的不周到,都赖我安安别怪伯母,这东西放我手上也有一段时间了,见你和革水好好的一时间替博远夫妻俩开心”

    “都忘记了不合适都怪我,安安你别介意伯母也不是有心的”

    檀革水靠在沙发上冷眼旁观这这副闹剧。

    云安安有些摸不着头脑,檀革水的事情她本来就知之甚少。

    又冒出一大堆亲戚,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应付。

    “大过年的,给谁找不痛快”檀老爷子沉声道。

    他年轻时候指点江山,老了不是不中用大过年闹什么,真当他快死了不成。

    杨丽华笑的打圆场,檀家人不快活她就快活了。

    檀革水一言不发看了眼腕上的表,眼底的漫不经心望着杨丽华。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