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檀老爷子躲过云安安准备好扶着的动作两人步入书房。两排满满地当当网放着瓷器的博古架,隔出了一个精巧细致的玄关。走进来就看见了一张大大地的红木茶桌,上面摆着几个骨瓷做的小茶宠悠然自得。说是书房虽然也也没多少书,反倒像是一间精致优雅古韵的茶室。与檀革水名为卧室却跟两排满满当当放着瓷器的博古架,隔出了一个精巧的玄关。。...

    檀老爷子躲开云安安准备搀扶的动作两人走入书房。

    两排满满当当放着瓷器的博古架,隔出了一个精巧的玄关。

    走进去就看见一张大大的红木茶桌,上面摆着几个骨瓷做的小茶宠悠然自得。

    说是书房但是也没有多少书,反而像是一间精致古韵的茶室。

    与檀革水名为卧室却跟图书馆差不多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沉香,角落里一个佛龛里放着一个黑曜石做的关老爷。

    面前的香炉里几缕青烟飘散在房间里。

    檀老爷子拿出珍藏的建盏倒了一杯茶,漂亮的瓷器里装这浅黄色的茶汤。

    淡淡又存在感极强的清香传来,云安安有些不安的尝了一口。

    入口香气扑鼻云安安虽然欣赏不来,但是还是明白是好茶。

    “这是武夷老纵水仙,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我太太就很喜欢”

    话音一落云安安有些好奇:“奶奶也喜欢喝茶吗?”

    檀老爷子摇了摇头:“她才不喜欢,老说要嘛苦的要命,要嘛一点味道也没有”

    说着檀老爷子就从博古架上,拿下来一个小小木头盒子。

    将盒子打开露出一只胭脂红的镯子,然后递到她的面前云安安愣了。

    望着自己面前水头极好的镯子,虽然不太懂但是也清楚这肯定价值不菲。

    她虽然名义上和檀革水是夫妻关系,但是这里头的秘密只有她和檀革水明白。

    所以这只镯子一看就是传家宝之类的,云安安也明白其中份量她就更不能接着了。

    “爷爷这我不能收”云安安小心翼翼将盒子放回,檀老爷子的面前。

    “我太太走的早,心里挂念的就是博远和革水了,这镯子原本是传给革水母亲的,没想到噩耗传来”

    “那时候我痛失爱人和爱子,檀家也乱的不清也顾不上那小子,让他长歪了现在我孙子既然喜欢你,那这镯子也该给你”

    说完檀老子将盒子,往云安安那一放视线也移到窗外。

    云安安还在消化檀老爷子的话,虽然檀革水的事情她多少,也是听说过一点。

    但是说自己孙子长歪了是怎么回事,云安安望着那个白发苍苍的还依稀可见,但身上那股年轻时意气风华的,气息依稀可见。

    此时这个经历过大半辈子的老头,眼里的悲伤清晰可见。

    云安安跟谁这檀老子的视角,猝不及防看见窗外的精致的花园大片凋零的玫瑰枝丫。

    和别墅里的放在暖房里,盛开的玫瑰不一样,花园里的玫瑰光秃秃的只剩下一根根粗梗。

    但是还是能想象到盛开时的景象,云安安想大概檀家人都喜欢玫瑰吧。

    “这些都是我太太年轻时亲手种的,一晃而过竟然也四十多年了”檀老爷子感叹到。

    “开的时候肯定很漂亮吧”云安安附和道。

    时间仿佛又在四十年前的夏天,穿着淡紫色旗袍的人拉着一个懵懂的孩童,穿梭在雨花石小道上。

    云安安最后还是将檀老爷子,送给自己的手镯拿着。

    打算一会儿将镯子还给檀革水,虽然她不太忍心拒绝一个两鬓斑白。

    经历过许多但是却期盼,自己的孙子拥有幸福的老人。

    云安安回到房间后,将盒子递给在电脑面前一脸不耐烦的檀革水面前。

    檀革水没有接过盒子,他不打开也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爷爷给我的,我不好拒绝还你”说完云安安见檀革水无动于衷,将盒子又推到他手边。

    檀革水视线离开电脑页面,将靠在手边的小盒子拿起来。

    “爷爷送你的东西,我没有权利拿着”说完就将盒子里的镯子拿出来。

    握住云安安纤细柔嫩的手臂,将镯子套在云安安细巧的手腕上。

    胭脂红的镯子带在十指如笋尖的纤纤玉手上,无端的生出一股妩媚娇弱感。

    不知道是镯子的圈口太大了还是云安安的手太小了,娇嫩欲滴的颜色堪堪挂在手腕处。

    好像随时随地准备掉下来一样,有气无力的环着细软的手腕。

    檀革水差点没有控制住,想握住这双在眼皮子底下勾人万分的手。

    也不知道云安安到底怎么长的,每一寸甚至一根头发丝都长在檀革水的喜好上。

    云安安望着自己手上突然多出了镯子,好看是好看但是这个东西她真的不能收。

    刚想将镯子摘下来,檀革水将不老实的手拉开道:“爷爷送你的就戴着,到时候爷爷看见了也高兴”

    “万一碰坏了怎么办”云安安一想檀革水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

    两人如今在外人面前的关系,云安安戴着镯子给檀老爷子看,反而不容易怀疑。

    到时候过完年在还给檀革水,不过云安安看了眼松松垮垮的挂在手腕处的玉镯。

    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掉了,或者是碰到哪里了。

    毕竟这种镯子最容易碎了,万一碎了她就算在海里找半辈子的沉船。

    估计也找不到第二只了吧,云安安担忧的望着又深埋工作里的檀革水。

    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万一掉了怎么办?”

    檀革水头也没有抬淡淡道:“坏了就换一个,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云安安也是佩服虽然她刷泡沫剧的时间短,但是不妨碍云安安知道传家宝的重要性。

    毕竟她也是看过四五部狗血豪门电视剧的人,结果在檀革水这样轻飘飘的一句不重要。

    无语后云安安试着将手镯拿下来,却发现虽然松垮垮的但是好像刚刚卡在手上。

    云安安试着晃了晃见镯子,虽然滑下来一点但是还是在手骨处刚刚好卡住。

    要掉不掉的出乎意料的,云安安使劲想把镯子摘下来,但是废了好大股力气。

    那红艳艳的镯子还是好好在手腕上,云安安还是有点不放心。

    虽然不会掉但是万一磕到那里,那到时候赔上整条鱼都不够的。

    半响后云安安还是放弃,戴着就戴着到时候自己小心一点就好了。

    从大早上坐飞机到现在,云安安的体力都快透支完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