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云安安麻溜的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檀革水悠闲自在的靠在门框上。云安安优哉游哉优哉游哉的望着,大佬们的自小到大一碟的奖状和报名参加竞赛的奖杯。都忍感慨到果真是人无完人,檀革水望着走神儿不明白飞那去的云安安。走入将一挥包裹住云安置放在一张证书上的手。“不喜欢这些书吗云安安悠哉悠哉的看着,大佬的从小到大一碟的奖状和参加竞赛的奖杯。。...

    云安安麻溜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檀革水悠闲的靠在门框上。

    云安安悠哉悠哉的看着,大佬的从小到大一碟的奖状和参加竞赛的奖杯。

    忍不住感叹到果然是人无完人,檀革水望着走神不知道飞那去的云安安。

    走进将大手包裹住云安安放在一张证书上的手。

    “喜欢这些书吗?”

    云安安还在膜拜大佬的丰功伟绩,猝不及防手背被一双手罩住。

    温度从手掌心渐渐的传递到手背上,云安安挣扎了两下没有挣扎开。

    檀革水恍然大悟般将自己的手,移开一脸若无其事的,从厚厚的实木书架上抽出一本蓝色的书籍。

    云安安忍了忍还是觉得自己被猪蹄摸了一下。

    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这些书你都看过吗?”

    “嗯,大部分的我都看过不过我想你应该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云安安忍不住望向檀革水,书架上大多数的书都是密密麻麻的字母,或者是歪七扭八的字符。

    没想到檀革水全部看了,这就是刺眼的学霸光芒吗?

    檀革水皱这眉头在书架上翻找,这些大多是上学时看的书,多为学习资料或者一些金融专业的。

    一时间里还真的找不到适合云安安的书,想了想还是在角落里抽一本《这样吃饭更健康》。

    递给她云安安看着这本花花绿绿的书本,一脸拒绝檀革水之前送的书,也是一水的养生书籍。

    果然年过三十的人,都爱养生云安安无奈是不是人年纪越大,越注意养生。

    无视檀革水递到面前的书,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

    “我要休息了,客房在那里”云安安敏锐的觉得事情不对劲。

    “你住我房间”檀革水没忍住将云安安,弄的乱七八糟的书本按照自己的习惯摆放整齐。

    “那你呢?”

    “当然在我自己的房间里”檀革水仔细的整理好,云安安听到这话。

    愣了一下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云安安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望着在一旁风轻云淡的檀革水。

    虽然两人在外人面前是夫妻,按理说睡在一起也算是理所应当。

    也不容易引起别的人怀疑,虽然道理是这样的。

    檀革水望着纠结的云安安开口道:“爷爷身体不好,我们也不能让他操心,晚上就我睡沙发上”

    云安安虽然不太想,但是事到如今也是没有办法。

    毕竟两人在外人面前,是对新婚夫妇而且和檀革水住一起,不就有机会实验一下。

    是不是檀革水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对她的腿有影响。

    “好”毕竟自己也要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虽然明白这个道理,看着和平常一样沉稳内敛的檀革水。

    好在檀革水的房间里,除了一堆看懂的书以外。

    还有张沙发但是望着小小的沙发,好像檀革水应该是睡不下吧。

    真皮沙发虽然也很宽敞,但是睡一个成年男子。

    还是感觉有点不够,檀革水一米九的个子估计要蜷缩在沙发上。

    云安安没忍住幸灾乐祸,檀革水好像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沙发虽然坐两个人没有问题,云安安想了想还是打算绅士一点。

    “要不我沙发你睡床吧”云安安试探性问一下。

    毕竟这个沙发明显装不下檀革水。

    “好,那你睡沙发吧”

    话音刚落云安安没想到檀革水会答应,不过也是有床不睡为什么要睡沙发。

    云安安还是对那张大床忍痛割爱,按了按柔软的真皮沙发。

    虽然装不下一米九的檀革水,但是睡一个云安安还是可以的。

    “上次家教老师是不是给你留了作业”

    云安安被这句话砸的一愣,她都差点忘了,檀革水为了让文盲的她也能感受到知识的海洋。

    特地为她请了家教老师,从头开始学想这里,云安安头疼无比她都是濒危物种了。

    为什么还要学习,尤其是檀革水还时不时抽查她的学习进度。

    好不容易过年能够逃离乱七八糟的学习任务,没想到檀革水哪壶不开提哪壶。

    在海里野了多年的云安安,没有被海底暗流打败,反而溺死在知识的海洋里。

    “嗯”云安安艰难的从嗓子眼里,干巴巴的抠出一个字来,她实在是不想搞学习。

    真的是鱼类生物的奇耻大辱,她们这个种族的鱼,应该在太平洋单挑鲨鱼才对,檀革水将他和私教老师两人共同出的题。

    题目很简单但对于,半文盲的鱼来说简直难度是地狱级的。

    檀革水没有养过孩子,还真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处理厌学的云安安。

    好在没有过多久就有来敲门,两人下楼吃饭时檀老爷子已经在下面等着。

    云安安有些局促什么时候,让长辈等着都是不礼貌的行为。

    檀老子一看两人下来了,望着有些不安的云安安笑道:“知道你们要来,我昨天就让厨房炖了汤,现在刚刚好”

    落座后郑伯就将檀老爷子,特地让厨房炖的汤摆在了云安安面前。

    和周叔一样郑伯也是在檀家,工作了大半辈子。

    云安安有些不安的心,一下子被金灿的鸡汤安抚下来。

    果然是炖过许久的,汤更是浓后醇香,檀老爷子见云安安喜欢也十分高兴。

    吃过饭后云安安被叫到书房,檀革水听了本想拒绝。

    但是檀老爷子摆了摆手:“我和孙媳妇说说话,你凑什么热闹过年了就松懈了吗?你和徐家的那个合作怎么样了,别以为我老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我好不容易守的家业,别被你这小子给我败光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檀革水只能无奈看着云安安上楼。

    檀家是老宅随处可见十几年前上百年前的痕迹,这么大栋宅子被保存修缮的虽然好。

    不过经历百年的房子,经历过风霜雨大,不管后人是如何爱护还是有些不便。

    云安安望着黑漆漆的长廊,阳光只能微微的透过厚实的,雕花栗木窗不至于看不见。

    只是有些看不清楚,云安安看着前面带路的檀老爷子,还是有不放心想上前去搀扶。

评论
评论内容: